草木有本心 | 左岸读书

草木有本心 | 左岸读书

文/余想车门一开,一阵寒风从地下车库刮来,微冷。他斜躺在车上,脸色通红。估计又喝了几斤白酒,他是不怎么喝酒的,上次在邵阳,他把剩下的半杯红酒往我杯子里倒了一点。我扶着他下来,他忽然拿开我的手,坐在地上,放声大哭,如一个丢失玩具的小孩。他抱着她的干女儿,小声的说着什么。良久,良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