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9日,颇具岭南风格的舞狮暖场之后,超竞互娱董事长朱一航和腾讯互娱自研及综合市场部总经理侯淼,用墨笔分别给两只狮子“点睛”。这只是一场超竞初做电竞教育培训的首期结业典礼而已。但比起此前在北京上海召开的一系列合作发布会,回到主场广东的超竞和腾讯显然更相信这种形式能给双方带来好运——“点睛”与“电竞”同音,寓意点了睛的电竞公司才能生意兴隆。

超竞互娱CEO吴历华接受36氪采访时说:“我们(超竞和腾讯)是强强联合,而不是谁来补谁的问题。”

不过,除了少数业内人士之外,并没有很多人听说过这家2013年成立、却能号称跟腾讯强强联合的超竞互娱。了解多一点的人知道,超竞是国内顶级电子竞技战队EDG的运营公司,EDG战队具有传统优势的《英雄联盟》分部在国内电竞爱好者中享有盛名。

但EDG战队只是超竞公司目前所有业务中最具知名度的部分,而真正的“强强联合”指的是超竞互娱董事长朱一航及其家族背后的珠江系和合生系。朱一航的父亲朱孟依白手起家,曾经做出中国第一家年销售额过百亿的房地产公司合生创展,与恒大、碧桂园、富力、雅居乐并称为地产界“华南五虎”。

被媒体广泛引用过的一句话来自十几年前的万科王石:合生创展才是中国房地产界真正的航空母舰。不管王石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尊敬还是场面上的客套恭维,都足以证明朱孟依家族的地位。

尽管吴历华在采访中强调“超竞是完全独立的公司”,但他也表示超竞业务下的电竞地产、电竞教育等项目都受益于大股东朱一航充足的资金,及其关联的合生地产等资源,这些都是超竞得以快速发展的基础。

2017年12月,腾讯电竞与超竞互娱合作打造的首个泛娱乐电竞综合体就落地于北京朝阳合生汇。朝阳合生汇与EDG战队所在地上海的珠江创意中心,都像是传统商业地产的变种,由写字楼、购物中心根据电竞公司、赛事、俱乐部对软硬件条件的不同要求而改造,慢慢演化为电竞综合体。

电竞游戏是诞生于线上的一种娱乐活动,但吴历华坚持认为,电竞和游戏必然是需要线下的公共物理空间的,由这个空间来满足用户的观赛、社交和娱乐需求。

而这次超竞和腾讯的合作又延伸到了教育层面,第一期为期两个月的“电竞讲师培养计划”培训班在中山大学南方学院举行结业典礼。超竞做电竞教育优先落地的院校,均属于珠江系与各高校投资共建的独立学院:中山大学南方学院、天津财经大学珠江学院、北京科技大学天津学院。

首期45名学员来自于600多个报名者。备受校方困扰的是,这个“电竞讲师培养计划”是针对目前电竞行业高达26万的专业人才缺口,所要培养的是解说、主持、经纪及其他电竞行业从业者,并非真正的电竞职业选手,但仍有相当一部分报名者以为这里是一个通向职业选手之路的青训营,为了追求电竞梦想而来。

电竞从业者的素质和人数供给难以匹配整个行业的快速发展,已经成为业内共识。即便是在超竞的首期“电竞讲师培养计划”结业典礼上,刚接受完培训的学员主持人也太青涩,互相之间接不上话,把男性嘉宾的尊称念错成“女士”,诸如此类的小错误仍然存在。短期的培训班是电竞行业急需的,专业教育和学科教育体系的搭建则需要更多时间和投入。

左起:超竞互娱CEO吴历华、超竞互娱董事长朱一航、腾讯互娱自研及综合市场部总经理侯淼

以下是36氪就电竞教育和地产话题对超竞互娱CEO吴历华和腾讯互娱自研及综合市场部总经理侯淼的专访实录:

侯淼:电竞行业确实有26万人才缺口,需要高素质人才对外证明电竞价值

36氪:电竞行业人才缺口26万的数字是怎么算出来的?

侯淼:其实之前我也很困惑,我觉得缺口怎么会差26万这么多,太多了。但后来我们算了一笔账,我们一年办网吧比赛大概有几千场,还没有算线上比赛,它需要裁判,然后器械调整,还有组织、纪录的角色。一年光是网吧,包括高校,算几千场,每一场算20个相关人员,你去算。这些只是比较草根或者比较低层级的赛事。

然后现在各地政府提出电竞中心、电竞小镇这些概念,包括前两天广州有一个就是类似于高尔夫会所的地方,也辟了一块地方来做电竞。

36氪:就是以前印象中比较高端的会所,它也慢慢在做游戏电竞。

侯淼:对。而且这还是去年的一个量级,它还没有算腾讯电竞生态之外的。我第一次见吴总他们团队时说,吴总是我见过第一个这么高学历来管俱乐部的。我早年只看到腾讯和腾讯的合作公司,加在一起也没有这么多人。但是后来想想,这些层级全部去算,确实有这么大。

我们认为电竞行业将迎来黄金五年,整个发展将加速。但这个加速有各种因素构成,比如说政策扶持,企业的参与度,包括人员的专业度。你人才素质都起不来,人家进来一看,发觉帮你去操盘的这些从业人员素质不够,本来很热情,投入的信心很大,他就会说再等等,等专业的人来了再进来。

36氪:就比如说你要去跟客户谈判招商,你肯定得懂行的人去谈。

侯淼:对,你连自己的业务都讲不清楚,你说不行,反正我就是风口浪尖,我就是电竞Top3。那人家说你的Top3是哪方面Top3?你讲不清楚,人家凭什么要赞助你?

吴历华:电竞产业机会很大,但需要高手去运营

36氪:超竞从战队俱乐部开始,一直做到电竞教育,这个业务逻辑如何理解?

吴历华:整个逻辑其实还是蛮清晰的。一开始,我们确实是从电竞俱乐部作为起点,做了俱乐部以后,我们能去接触到电竞一线,接触到这个新兴行业。其实我们觉得电竞行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清晰的标签或者是目标族群,它很精准。在这个精准族群当中,它的渗透范围必须够大,你光是精准,如果只是一个非常小的小众市场还不行。而电竞是一个年轻人的大众市场。

所以从一开始的电竞俱乐部以后,我们就逐步构思商业模式,最终成立了超竞这样一个集团,超竞集团它的英文名叫supergen,它的全称是super generation,就是超级一代的意思。我们针对这一个特定族群的年轻人,为他们提供平台,提供服务,提供内容,提供产品,这就是超竞集团整体的业务逻辑。

但是当我们在一开始构架这个模式的时候,我们发现几个比较突出的问题。在除了线上以外的一些领域里,有很多缺失,第一个就是职业从业人员非常非常缺乏。你没有高手帮你去运营这些产业是做不大的。所以我们需要在人才培养部分下功夫。

36氪:您刚才说下来,我感觉前面是一种战略思考,但后面就比较像根据业务实际需求来做。

吴历华:对,确实是。

36氪:关于人才教育这一块,你在运营过程中碰到了什么困难?

吴历华:我觉得这就是信息不对称的、资源不对称。我们现在不停扩张,发现电竞机会很大,但问题是整个产业链中有很多空缺,如果在细分市场里没有专业公司去承接链条,链条会断的,链条会很脆弱。这个链条要完整,必须要有各种公司,公司里必须有专业的人才,人从哪里来?一方面是电竞行业里的人通过转型,变成职业从业人员;还有一种是希望能具备一定综合素质,有别的相关行业经验的人,投入到电竞行业里来,但你对电竞行业必须得有一个大致的认知和了解,而这部分是没有一个比较合适的培训、宣讲过程的,所以教育这件事情很重要。

另外,除了对电竞通识教育的认知以外,它还需要有一些专业的、专项的培训。也就说我把专项的一个工作专门教你,教完了以后,你毕业了立马担任相应职位,这种是比较务实的课程,也是需要的。整体教育的需求量是很大很大的。这种问题其实在每一天都有发生,我们在面试的时候,觉得这个人的综合素质非常好,但是你问一下电竞,他一无所知,他很有这个心想去学习、了解,但没有平台给他学习的机会

所以说我觉得必须是从我们这样一线的电竞企业,以及腾讯这样的带有权威性的电竞平台方,大家把优势资源集中在一起,出课件,出老师,出课程。教育是一个比较严肃的东西,你教出去的不管是知识点也好,或者你传递的讯息也好,必须确实得是准确的才行,否则如果只是拿电竞做一个噱头,去招生,去做收入,对于这个行业不会有太大帮助。

侯淼:选择跟超竞合作是因为比别人专业

36氪:在选择合作伙伴方面,为什么要选择超竞?

侯淼:跟超竞的合作,算是一拍即合。

我们做这个行业做了很长时间,十年多的时间,但是以前还没有发展到职业电竞社区。发展到职业电竞后,大概可能五六年前我去看过,也有很多开发商想要做电竞地产。但是存在一个壁垒,他们可能懂地产,但不懂电竞,什么都要腾讯来告诉你。但是其实我们腾讯自己也没做过俱乐部,也没做过电竞地产那些东西。

36氪:电竞像是年轻人的一种文化,地产企业里面得有年轻人,而且年轻人得有决定权。

侯淼:而且得是懂电竞的年轻人,年龄还只是一个属性。我们跟超竞见面的时候,其实后来也有陆陆续续的见过别的俱乐部,他们本身也是地产商。首先我们面对几个问题,第一个就是其他俱乐部会问我们说你们腾讯怎么只跟EDG做电竞地产项目,但我们讲得很清楚,我不是只跟EDG做,EDG是俱乐部,我们不是跟EDG俱乐部做,我们是跟超竞集团这家公司合作,因为超竞能拿出自己的一套规划

36氪:腾讯什么时候跟超竞在公司层面开始接触?

侯淼:2016年底到2017年初,比较密集做各项沟通,6月16日对外公布。其实我去他们公司之前,我对他们的认知就是EDG。所以我第一次见到吴总,回来后跟我们团队讲,你们看这家俱乐部还蛮专业的,人家的管理层跟别的俱乐部就是不一样。

36氪:别的俱乐部是怎么样?

侯淼:首先没有管理层,公司和俱乐部不是一回事。

36氪:没有经理人,没有专业人才?

侯淼:有一些有挂名的经理人,但我觉得可能很难被称为经理人,因为他缺乏相应的管理,吴总他自己从事过一些消费品类的。

吴历华:我做过文化,娱乐圈,然后做过品牌的,然后也做过一些地产运营相关的工作。

侯淼:因为我自己在我们腾讯来讲,也是职业经理人,做经理人需要相应的知识,不是说你只爱这一个就可以。要具备经理人的管理人才,培养驾驭业务综合能力。

所以刚才提到的产业园建设,以前都很散,甚至有些就拿旧的体育馆改,那个交通、配套、设施根本没办法满足我们现在的需要,参差不齐。

在没有腾讯任何参与的情况下,超竞已经做了电竞地产1.0的版本,这就对行业很好的示范,当时看到他们自己的EDG战队基地,还有行业同仁的那些俱乐部和公司,还有熊猫TV, Activition,也在他们珠江创意中心的院子里面。我刚才讲了,管理经营和做俱乐部就不是一回事。那你这些经验能够带到产业里来,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我简单来解读一下前面。第一个,超竞梳理了自己的资源,能够自己去run起来;其次呢,他们这些经验跟我们是能形成互补的,在自己的领域很专业;第三个说超竞给自己的发展规划,跟我们有很多方面能够去契合。这是腾讯选择跟超竞合作的重要原因。

将来电竞地产要去发展的这些场景,比赛场馆只是一种。刚刚提到商超,举个例子,商场里面比如说你到某个店旁边,手机上会弹一条广告信息对吧?那是近场通讯。

再比如说就近组队,就近观赛,这是将来的技术要实现的,但现在的环境无法满足。因为你一到人多的会场,你马上就发现分不到带宽,而且它很难聚焦。比如说打比赛的就是台上的十个人,然后剩下都是观赛的,要去发朋友圈,那我怎么样保证一共100兆的带宽,百分之五六十能够集中在台上的十个人保证他们的使用,这也需要技术方案。

吴历华:我们是强强联合,电竞这件事只能跟腾讯玩

36氪:现在网易等公司也要发力电竞生态,那么超竞会去做网易的电竞生态或者巨人的电竞生态吗?

吴历华:首先,当时在没有和腾讯合作以前,说白了我们是一个自给自足的独立机构。说白了,我是可以挑选任何的一家公司作为我们的合作伙伴。但超竞跟腾讯大家是门当户对,就好像谈恋爱这样,我看上你你也得看上我的过程,我们看过了不同的所谓的生态的机构以后,我们发现这件事情只能是腾讯玩,为什么?腾讯对于整体电竞的重视程度,以及他们的底蕴,这个底蕴在于各个维度,或者是管理机制,或者是市场机制,各种机制,他们对于电竞这件事情的支持和框架,是任何一家其它公司都没有办法去比拟的。

36氪:包括国外的暴雪、V社?

吴历华:都没有办法,在全球范围内。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当然义无反顾地和腾讯去结合进行合作,整体商业模式大家也比较吻合,所以一定会是紧密合作。

侯淼:我认为一个是门当户对,另一方面企业都是有所为有所不为,其实我们也并没有跟超竞说不能跟别的公司合作,没有这么签。当然你自然而然会把自己的优势资源放在最重要的事情上,你的精力和能力总是有限的,总是会优选。就跟投资一样,你会投资最有回报项目的机会。我们做行业的分享,我们是愿意分享经验给所有人包括竞争对手。我们愿意把盘子做大,只要你尊重商业规律,而不是恶意来破坏它。

敢说跟腾讯“门当户对”,超竞互娱的自信从何而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