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王健林的声望来自地产和因之而来的首富身份,但在国外,他的名声则很大程度上来自影视行业。

2016 年 11 月 2 日,王健林成了《好莱坞报道者》的封面人物——创刊 88 年来,王健林是唯一登上封面的华人——在封面报道里,它描述了这位当时世界电影行业里最有权力的人做的事情,包括 26 亿美元收购 AMC 院线、35 亿美元收购传奇影业、10 亿美元收购 Dick Clark Productions、82 亿美元在青岛建了一个全世界最大的电影制片厂。

当时恐怕没人想到,半年后,收购 Dick Clark 的计划宣告流产;数月后的 7 月 4 日,万达电影宣布停牌直到今天;如今,阿里巴巴和文投控股又救火一样,入股了万达电影,万达集团以 78 亿的价格,出售了万达电影 12.77% 股份。

那个曾经意图买下好莱坞的万达电影,已经不复存在。

这次万达拿到的钱不如上次腾讯四家给的多,但交易的目的有类似之处。

2016 年 2 月底,主要业务为影视制作的万达影业计划上市,之后进一步明确上市方案为注入到万达院线——也就是现在的万达电影——之中。为准备上市,万达影业进行了一轮募资,并表示若上市计划未能在一年内完成,万达将从投资者手中回购股票,并向其支付 15%的年化利息。

当时万达影业参与了《煎饼侠》、《滚蛋吧!肿瘤君》、《寻龙诀》等卖座电影,在制作上已经有了足够的底气和资本,加上世界最大的万达院线和依托万达院线成立的五洲发行,没人怀疑万达在电影行业的地位,即便是“三大导”之一的冯小刚,也说华谊在万达面前不过是小公司。

然而,因为 2016 电影行业不景气,不论万达影业还是传奇影业,都没达到预期目标,相关部门也加强监管,重组计划失败。

更大的危机在 6 月降临。

2017 年 6 月,银监会要求排查包括万达在内多家公司的信贷风险,之后银监会发布文件,监管万达六个海外投资项目。

《华尔街日报》表示,监管措施包括:万达在海外并购的公司不能从中国金融机构融资;万达不能以这些公司作为抵押从金融机构融资;被收购企业不能注入万达境内上市公司。

曾经自以为是“文化走出去”典型的万达,不得不从海外大撤退。2017 年 7 月 4 日,当万达电影再次停牌准备上市时,剥离了传奇影业和青岛影投。

只是此时,一年之期已到,不少投资者和机构纷纷撤离,原有的 34 个股东,停牌之前只剩下 23 个。陷入债务麻烦的万达,又添了额外的不得不支付的钱。

万达公告称,这次的战略合作,不止是“回笼资金”,但曾被人调侃“土豪”的王健林,这次的确是缺钱了,而阿里巴巴和文投控股的到来,让万达有了更多时间,也多了故事可以讲。

2018 年 1 月 8 日的投资说明会上,有投资者质疑,万达去年“一直反复提到网络院线已经基本准备就绪,并准备在 2017 年内上线,但最终并未实现”,而万达表示,公司正在开发网络视频平台。

考虑到万达在互联网方面的成就,万达电影的互联网故事很难让人放心,而这次阿里的到来,让万达电影终于可以讲圆了这个“互联网+电影”的故事。

根据协议,万达电影和阿里巴巴将在电影发行、影片投资、在线票务平台、广告以及衍生品推广和销售领域展开战略合作——而这些领域,正是如今阿里电影业务的重点。

先前互联网公司侵入电影行业,意图依靠技术来“降维打击”看起来传统而保守的电影行业,但最终却只是买来不少教训,不论阿里还是腾讯,主控的项目纷纷折戟沉沙。

不过现在的互联网公司,已经不仅有技术,而且有钱,依靠技术没能攻下的阵地,如今终于依靠资本轰开了缺口,不论是这次的阿里,还是在零售行业大举进军的腾讯。

如今在巨头间小心平衡的“Chairman Wang”,两年前乘坐私人飞机驾临好莱坞时,也是这样的气势。

电影曾是王健林的“面子”,如今也拿来换了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