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Phaidon出版了新书《500个设计史上最重要的图像》,本书记录了印刷图像的辉煌历史,也通过一种极为特殊的方式把图形设计历史串联起来,绘制了一幅设计史的完整画卷。本文编译自Rian Dundon在TIMELINE网站发表的文章This is what 500 years of graphic design in print looks like。 

歌剧Wozzeck的海报,1964年Jan Lenica为波兰华沙歌剧院创作

1455年,意大利新兴的城市主义者、作家Enea Silvio Bartolomeo Piccolomini在法兰克福阅读了印刷本《圣经》,这是古登堡印刷的第一版《圣经》。后来,他在给红衣主教Juan Carvajal的信中如是写道:“书籍印刷整齐清晰,易读性强,大人可以不戴眼镜,轻松阅读。”Enea三年后当选为教皇,史称庇护二世。在阅读印刷本《圣经》的那天,他已经在通往神圣的康庄大道了。但是他对印刷品的顿悟可以说肯定是帮助型塑了这位未来教宗的远大志向:庇护二世的小说《鸳鸯艳记(The Tale of Two Lovers)》15世纪就成为了一本畅销书,一版再版至今。

古登堡的成就——第一本大批量生产、可随身携带的大众化书籍——是信息传播史的分水岭。这也是我们当前称为平面设计的欧洲源头。

《古登堡圣经》第469页,约翰内斯·古登堡于1453-1455年出版于德国。

Phaidon的新书《500个设计史上最重要的图像》收集了视觉传播历史长河中的伟大里程碑式作品,将之以一个前无古人的设计类型学方式传达给读者。互相传承的作品强调跨时代的视觉回声,“纳粹标志”(1920年)和Macintosh电脑的“警报图标”(1984年)这两个图像看起来完全无关,但本书找到了它们之间的联系。结论是十分大胆的,本书以非线性的方式串起过去千年以来最重要的视觉信息。诶你能想到Fette Fraktur字体和耐克logo之间有联系吗?

这是一个信息泛滥的时代,图形设计至关重要,它是通过媒介传播信息的方式。从地铁线路图到饼图,伟大的图形设计可以帮助我们从杂乱无章的信息中迅速获得有效信息,塑造我们的日常经验。方式有两种,其一,加强我们快速吸有效信息的能力;其二,迫使我们对现状进行质疑。互联网时代正呼啸而来,图形设计更为重要。

公共剧院的海报,Paula Scher于1995年为美国公共剧院创作。海报上面写道:“引入喧哗,带来Funk”

《包豪斯项目》,该图作者László Moholy-Nagy,创作于1929年。本书共有三位作者:László Moholy-Nagy, Herbert Bayer, Walter Gropius,创作于1922年至1931年。

1928年5月13日,德国共产党中央机关报《红旗报》上刊登该海报,名为5 Finger Hat Die Hand,John Heartfield于1928年所作。

1931年4月《名利场》杂志封面,作者Jean Carlu。这是Mehemed Fehmy Agha作为艺术总监时期(1929年~1936年)在美国康泰纳仕集团的杰出设计。

《字母人》(又称《皮埃罗的字母表》),一种字体设计,设计师未知,创作于1794年。

《奥赛罗》,海报作品。Gunter Rambow于1999年为德国黑森州国家剧院创作。

《贝多芬》,海报作品,Josef Müller-Brockmann于1955年为苏黎世Tonhalle音乐厅创作。版权© Josef Müller-Brockmann Archive

IBM公司标识系统,Paul Rand创作,该公司1956年-1991年都在用这一logo

《日本》,杂志封面,日本工房(或称日本工作室)1934年-1944年出品,版权:福岛县立美术馆© Miwa Natori: 日本,设计师山本阿城,摄影渡边裕雄。

Luchshih Sosok ne Bilo i Nyet,海报作品,1923年Aleksandr Rodchenko创作。

《500个设计史上最重要的图像》,作者Phaidon。所有图片版权由出版商承担。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新书《500个设计史上最重要的图像》:用图像解读平面设计印刷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