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拉斯维加斯时间1月8日14时56分,百度在CES的发布会达到高潮,这股热度源自现场连线的大洋彼岸的北京——北京时间凌晨6时56分,搭载百度Apollo无人驾驶系统的车排成一队,在园区中行驶:

一辆驾驶位空置的L3轿车载人完成了一个平顺的掉头,后面跟着无方向盘的L4小巴士(预计今年量产)、去年9月已经在北京奥林匹克森林公园投入使用的无人驾驶清洁车,甚至还有一辆半人高的自动驾驶送货车,在寒冷的清晨开过来给测试工程师送了条深蓝色围巾。

这是百度首次把各种搭载Apollo系统、不同功能的车型放出来一起秀。根据百度的规划,2018年跟金龙客车合作的无人驾驶微循环巴士将实现量产,2019年推出与江淮、北汽合作的自动驾驶车型;2020年推出与奇瑞合作的自动驾驶车型。

“这就是我们的中国速度,这只是我们的起步阶段,我们的速度越来越快,而且会驶向未来。”陆奇说。

此外,去年11月,Apollo成为科技部首批国家人工智能开放平台后,百度自诩为“国家队”。

这些都从侧面解释了1年前陆奇离开微软,在百度最低谷时加入,究竟看到了什么远景——“百度是中国的谷歌,DuerOS是中国的Alexa,甚至更多。”

他认为AI是结合了算法、软件和硬件能力,具备自动学习能力、可以解决问题的系统,而只有拥有非常多的数据,才能打造自动驾驶系统。中国有超过4亿家庭,2亿辆车和11亿智能手机用户、7.5亿网民源源不断地制造着数据,加之中国政府的政策扶持,中国将在AI上更多更快的推动创新。

所谓的“All in AI”战略,百度的下一步打算,是利用AI改变和创新当前的核心业务,即搜索、手机百度的个性化信息推送,以及爱奇艺的视频娱乐服务。不过当然,核心还是DuerOS人机交互系统以及Apollo无人驾驶系统两大生态平台。

1

从陆奇在发布会上的演讲篇幅来看,显然他对Apollo情有独钟,且在百度的诸多事业部中,智能驾驶事业群组(IDG)是唯一一个由陆奇亲自挂帅担任总经理的部门,包括度秘在内其他事业部总经理都是向陆奇汇报的关系。

至于为什么在陆奇眼中无人驾驶对百度这么重要,此前他接受外媒连线杂志采访时曾解释,“如果要开发能获得知识、做出决策并适应环境的数字化智能,就需要开发汽车系统。在自动驾驶系统中,汽车是第一种主要的商业化应用。”

百度内部人士告诉36氪,陆奇来了之后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开源开放。据36氪了解,2017年4月百度在上海车展上突然宣布阿波罗开源,就是陆奇在开展前一两天临时拍的板。

陆奇认为,正是开源催化了阿波罗平台的迅速迭代,吸引大量开发者涌入:

2017年4月19日,百度在上海车展公布Apollo计划,正式开源。

2017年7月5日,开放Apollo详细线路图,和Apollo1.0版本能力。

2017年9月20日,开放Apollo1.5版本,开放障碍物感知、决策规划、云端仿真、高精地图服务、端到端的深度学习(End-to-End)等五大核心能力。且支持昼夜定车道自动驾驶。

2017年11月16日,百度世界大会发布Apollo小度车载系统和Apollo Pilot,宣布与奇瑞、金龙、北汽、江淮等合作伙伴的量产时间表。

2018年1月8日,在CES上发布Apollo2.0版本。

相对于此前的1.5版本,1月8日新发布的Apollo2.0版本,全面开放了各种模块,适用于简单城市道路的自动驾驶,可识别红绿灯和躲避障碍。

阿波罗平台研发负责人王京傲称, Apollo2.0版本能更精准和快速的转弯、规避障碍,提升了云端仿真和规划决策等能力。由于加入了基于摄像头和雷达的传感器解决方案,2.0版本对障碍物的感知距离从1.5版本的30尺提升到了500尺以上,且精准度高于99%。在新服务下,仿真甄别的安装时间从此前的30分钟缩短到30秒。

根据百度的介绍,Apollo生态合作伙伴超过90家,包括整车及零配件制造商北汽、一汽、奇瑞、金龙客车、博世、大陆、采埃孚;传感器及芯片制造商Velodyne、Intel、英伟达;服务器供应商微软;运输服务提供商首汽约车;自动驾驶系统供应商智行者、Momenta等。

陆奇希望Apollo是一套全球化的系统,因此目前的海外合作伙伴占比接近30%,包括这次CES公布的几个重磅合作:跟Google无人车之父Sebastian Thrun创立的Udacity合作推出的Apollo自动驾驶在线课程,由百度总裁张亚勤主导的与新加坡智能出行公司AMI的合作,以及跟Access LA在2018年底在洛杉矶为当地残障人士推出自动驾驶共享出行的试点服务。

“以前都是停留在研究院层面的纸上谈兵,Apollo开源后突然很多车厂都找过来。”百度智能驾驶事业群组总经理李震宇说。

2

同样值得关注的还有人机交互平台DuerOS。

百度在CES上发了三款搭载DuerOS系统的智能硬件:小鱼在家VS1智能视频音箱、Sengled生迪智能音箱灯和popIn Aladdin智能投影吸顶灯。

一年前的这时候,百度也是在CES发布了DuerOS,当时搭载的硬件就是上一代小鱼在家智能视频机器人。

回顾过往,每一代占据支配地位的硬件设备都有一点共性——踩中了同时期最合理的交互模式。比如苹果手机正是因为定义了触摸屏,成了智能手机的霸主。到了AI这一波浪潮,语音成了更自然的交互模式。

IDC的一份报告显示,2020年前,27%的智能家庭将会拥有智能语音设备,51%的智能汽车和68%的智能手机和智能穿戴设备也会具备语音对话功能。

这就是百度看中的机会,作为AI平台主导的入口级智能硬件,可能为百度在移动时代增长乏力失去的对入口的支配地位。

把控住入口地位的AI平台会是什么形态,百度在CES发布会上描述了一个普通家庭用户24小时的生活情景:早晨起床,问智能音箱天气来搭配衣物。坐在餐桌前,询问智能音箱今天的新闻和路况,通过智能音箱预先发动汽车引擎,中午叫音箱订餐……

可以说,连接的智能家居数量和信息及服务商的规模,决定了AI平台的质量。景鲲表示,过去一年DuerOS增长迅速:合作伙伴层面将语音助手送入了vivo、华为、小米等一线品牌手机,与TCL、创维在电视品类合作,同时将语音助手放入哈曼、SONOS、海尔、美的等品牌的硬件产品。

“DuerOS的设备安装基数的每月同比增长率为148%,每月活跃设备的同比增长率为127%。DuerOS现在是中国最活跃的对话式AI生态体系,我们不仅有设备合作商,还有芯片制造商、系统整合商、内容开发者、开发者平台等等。”景鲲说。

过去一年,百度和科大讯飞基本占据了AI语音平台最大的市场份额,平台的竞争随着智能音箱对市场的教育逐渐激烈。但尽管平台都在比拼谁接入的合作伙伴更多,但 Iot的隐忧在于家电厂商为了追概念一窝蜂的接入平台,而平台的AI底层技术和软硬结合的能力又不足以把硬件推成刚需型产品,那样智能硬件就会再次如两年前般陷入停滞。

所以至少在目前,真正重要的不是平台有多少合作伙伴,而是跟多少硬件厂商达成深度的产品合作、共同研发。跟天猫精灵以99元杀入,通过巨头的资源大规模铺占市场不同,百度的打法是为自己在各个品类寻找深度合作,让他们作为触手为自己攻城掠地,一旦做出爆款,就借势吸引各个品类的厂商接入。

去年收购的渡鸦如今成了百度在音箱品类的标杆,小鱼在家的任务是摸索带屏设备,这次CES新品中与灯具和投影仪厂商的合作方,都是各自品类中的垄断者。

百度希望把这些标杆握紧,这点从小鱼在家如今的唤醒词是“小度小度”就可见一斑。

相对于其他智能音箱平台,百度的优势在于做搜索出身具备天然的知识图谱上的优势,以及百度具备音乐、视频等生态中的内容资源。如果前端的智能硬件能成为爆款,百度就可以用入口级硬件串联起链条后端爱奇艺、百度音乐、百度网盘等百度系的产品穿起来,真正激活此前一直没形成粘性的百度个人帐号体系。甚至或许有一天,蔓延到消费链条的最后一环,百度在BAT中落后的金融支付业务能有新的机会,形成闭环。

前景可期,但目前这一切还仅仅是个开始。

百度的中国速度和野心:年内无人驾驶小巴量产,发布3款AI硬件|CES 201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