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的广告营销,值得被重新定义。在这一新营销世界的总指挥下,很多事情正在被重新定义,至少眼前正在发生着这些事:B站用户需要努力证明自己的价值;传统零售品牌还能从《阴阳师》的抽SSR功能中借鉴出营销新玩法。

另一方面,当生活的巨轮开始运转,有些人还没登上,例如今天一篇文章探讨的,消费升级是一个谎言吗?有些公司凭借好的时机,早已登上了这艘巨轮,但是多多少少都出现了后劲不足的情况:易到经历了一系列危机后,似乎驶入正轨;鲜花市场经历过一年大热后,也需要寻找新的出路了。

商业世界里,不光都是A面的机遇、爆发点、风口,同样也充斥着B面的竞争、疲软、和重复。周一下班路上,试着多面思考商业趋势。

A面:营销迎来新世界,粉丝的价值也被重新定义

营销观察在一年前曾经回顾过2016年的营销变化,其中不少预测在新的一年都得到了印证,有些趋势甚至还会延伸到往后数年。

总的来说,2017年是营销界颇为精彩的一年。虽然其中仍然有不少让人迷茫的部分,譬如一个又一个还没落地的技术词汇;但是,广告营销的能见度开始被更大范围内的受众知晓,人们对它的重要性也有了显著提升。关于2017年的总结,我们对于未来还有哪些期待呢?还能相信数据吗?互联网企业会成为新的广告主吗?整合,是否止步于一种姿态?还有一些新的营销势力也在抬头,这对于未来又有哪些借鉴呢。

2017年12月22日,B站发布《关于2018年1月新番的说明》,宣布在购买的29部正版番剧中,将有8部实行“付费先看”的策略。为配合该策略,B站于2018年1月1日推出了“大会员半价购买”的活动,所有的大会员都享有优先观看最新一集的权利。

随即B站番剧运营组发布的《东京电视台番剧观看说明》,从2018年1月1日起,东京电视台版权的番剧对非付费用户将显示至少1分钟的前贴片广告,且广告不能跳过。而在此之前B站和用户之间就进行过多次的贴片广告的博弈。而粉丝的态度也有些分化。

豆瓣、A站的用户曾被diss为互联网最没价值的用户,这个拷问,这次出现在了B站的用户身上。B站的用户,是时候来证明你们的价值了。

每到年终岁末,日本各大百货公司外一大早就会排起长龙,日本民众摩拳擦掌,只为了在第一时间能抢到新年福袋,火爆程度不亚于美国的黑色星期五。

商家在这些福袋里放入价格种类不一的若干商品,以统一价格出售,而在购买前顾客通常无法知道每个福袋的具体价值。就像买彩票,因此你可能收获惊喜,也可能失望而归。

今年麦当劳、星巴克和无印良品等品牌也在日本推出了自家的福袋。文章亲身做实验,告诉你这些福袋里都有什么。

玩过《阴阳师》这款手游的人都知道,为了抽到顶级式神,很容易对氪金抽 SSR 欲罢不能。不得不佩服游戏产品经理对用户心理的谙熟,但实际上这种营销模式在线下早已得到验证。

虽然雷军多次表示“小米不缺钱”、“小米账上有超过100亿的现金量”、“小米没有资金压力”……但随着小米国际化进程加快,小米新零售的扩张、小米智能生态的布局,以及小米向上游产业链比如芯片的进军,仅靠目前的现金流和之前的融资是不够的。

2000亿美元市值意味着2/5的腾讯,1/2的阿里,2个半百度,3个半京东。鉴于小米目前并无真实的财务数据显示,我们只以一些新闻报道中的数据进行对比,首先是营收,其次是市盈率。所以,2000亿美元,对于雷军来说是野心还是妄想?

B面:当生活的巨轮开始起航,那些登上的和未登上的,过得还好吗?

韬蕴资本进入易到已经有近半年的时间,在一些易到人看来,这是公司起死回生的半年。

这半年里发生了很多事,之前一直被司机诟病的无法提现逐渐得到解决;乐视派驻过来的高管团队逐渐退出,完成了彻底的去乐视化;在这个元旦,易到又宣布大幅下调对司机的佣金,从原来的21%降到了5%。

易到现在的实际控制人、韬蕴资本创始人温晓东第一次公开接受采访。他回应了不久前36氪独家报道的易到向乐视追责的更多细节,谈到了周航和彭钢,谈到了还在继续的补贴大战,谈到了管理的变化,谈到了网约车市场,也谈到了易到这家公司的未来。

恐怕没人会预先想到,2018年第一部10亿的电影会是《前任3》,更不会有人想到,完成10亿票房,《前任3》只用了10天。《前任3》刚上映的时候,排片在当日只是第三位,但从第二天开始,《前任3》便成了单日票房冠军,最终,五天票房超过5亿,不仅超越了前两部的票房总和,也远远甩开了同档期的其他对手,甚至超过了被看成是“宇宙第一IP”的“星战”最新电影《最后的绝地武士》。这是小镇青年的胜利。

“小镇青年”曾经被寄予厚望,认为可以拉动新一轮电影市场增长。2012年前后,商业地产在二三线及以下城市越来越多,随之而来便是电影院的建设。在过去几年里,中国新增的电影院大多集中在二线以下城市,而移动互联网在小城市的普及,让观众接收电影信息、购买电影票更加便利。但种种利好因素,却都没有真正带来小镇观影的爆发。其中则有着更为复杂的原因。

前不久,一篇《所谓中产,就是内心戏太多了》的文章甚是流行。这篇文字冷酷地道出了一个事实:不少自诩为中产的人们,在收入没有明显增加的情况下,一再追求消费的“升级”,增加消费支出,当他们陶醉在自我创造出的中产幻觉之中时,却没有预见即将到来的生活危机。

眼下,消费升级大势已经滚滚而来,在盲目跟风之前,你确定自己已经拿到消费升级的船票了吗?事实上,你能花的钱并没有想象那么多。即使腰包有钱,有的人却也是想花也不敢花。所以应该尽早搞懂自己的经济状况,不要等到被时代抛弃,才恍然大悟。

前几年,"网红鲜花"野兽派和Roseonly话题不断,2017年他们还在风口浪尖吗?

两家都没停止折腾。Roseonly大手笔,签下TFBoys的王俊凯代言,几天前又签下时装摄影师陈漫,是时装、手袋的路子,流量明星带货。野兽派当年因井柏然转发脱颖而出,2017年圣诞节,她们与New Balance出了圣诞联名款。三款爱情主题跑鞋,分别以伪装、诱惑、共生命名,用粉丝们的话来说,很“野兽”。

野兽派和Roseonly战况焦灼的时候,鲜花市场也不断有新玩家入局。 同样成立于2015年的花加flowerplus和花点时间作为新玩家中的佼佼者,走的是一条与野兽派,Roseonly不同的道路。

不管是野兽派、Roseonly还是花加flowerplus、花点时间……我们感兴趣的是,2018年,她们会有什么新玩法?谁,终究只是昙花一现?

在直播、短视频等移动视频形态归于平静之后,以知识问答为主的直播答题几乎是突然之间就引爆了全网,从朋友圈刷屏到服务器宕机,可谓火热的一塌糊涂。而大火的背后,与奖金池的膨胀不无关系,王思聪公子刚在生日当天撒币10万力推冲顶大会,第二天就有喊着撒币谁不会口号的芝士超人率先搞出了101万奖金池的大事情。一时间,直播答题这一移动视频新形态可谓风头无两。甚至,我们将其定义为移动视频新形态,也可能限制了其更大的想象空间。

所以,直播答题的商业逻辑是什么?它未来的想象空间多大,或者更直接一点,未来行业还得烧掉多少钱来给用户交智商税呢?

新闻AB面|B站用户价值被重新定义,传统零售能从《阴阳师》中借鉴到什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