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扎堆的传统音乐节早已不那么性感。

07年,国内的户外音乐节共有24台,发展到14年,这个数字飙升至148台,16年仍以近8%的增速迅速扩张着户外音乐节的市场容量。与迅速扩张的市场容量不同,音乐节产业的却走的慢了一些。以数字来说,15年全年中国音乐产业产值规模超过3000亿,其中音乐节产业的产值为3.39亿,占比仅为千分之一。

从00年的迷笛,到07年的摩登到09年的草莓,张北,传统音乐节市场从过去的一家独大渐渐成了三足鼎立。随后,音乐市场中实体音乐迎来了互联网加持的数字音乐的巨大冲击,但音乐节的形态却并没发生太多改变,阵容相似、体验类似、玩法雷同让更多的音乐节成了市场鸡肋。

如今举办万人以下的小型音乐节,单日成本在200万元左右;而万人以上的大型音乐节,单日成本则需500万元左右。高昂的造价实际上能赚钱的音乐节不足20%。除此之外,还得面临不可控的政策风险。比如:审批和报备没做好而导致5万人砍到3千人、三次被叫停的城市理想音乐节。

好在,这两年的音乐节已经找到了更性感的方式。无论是玩法,还是钱法。而36氪近期接触到的亚洲星光娱乐就希望打造一个更性感音乐节,三亚国际音乐节(ISY)。

从钱法上说,开源节流就是基本方法。开源就是拓宽盈利渠道,节流则是要学会成本转嫁。

开源的方法则是利用人流和精准需求把演出空间作为新的销售渠道,开发围绕IP的衍生品、场限及互动体验设施等硬件的渠道;根据数据显示中国2016年整个演唱会票房35亿左右,周边产品的售卖不足一成。另一方面,打通音乐消费与衣食住行的链条,以挖掘单人消费的多样化场景,利用演出这种可以短视频形成的规模效应来实现品牌共振。

节流则是从源头上降低成本或者降低风险,利用地产、景区甚至城市的文旅升级的方式来建立稳定且长期的合作。这种模式也在被更多的音乐节所采用,据《2016年1-8月音乐节现状及发展趋势综述》显示,在去年1-8月间举办的音乐节中,由事业单位举办的音乐节就占到了20%,而由传媒公司和风景区举办的合计也占据了20%,这个数据还在不断攀升。

而此次亚洲星光与三亚国际音乐的合作道理亦然。国际音乐节的落地是为城市名片打造更明确的场景价值。对于已具备很完善的旅游基础设施和体验的三亚,面对不断老龄化的旅游人口,真正缺乏的是新潮的文化体验和年轻的荷尔蒙。当阳光照在海面上,乐影交织下的新体验是一个新音乐节品牌,也是音乐地产和城市名片的升级。

从玩法上说,横向和纵向的深挖都是音乐节下一个价值高点。横向深挖是抓住精准人群,纵向深挖是与线上进行融合。

举例来说,在2016年激增的音乐节中,电子、动漫、二次元、科技等都成了音乐节的新关键词。中国有嘻哈的火爆,不仅让小众音乐成了C端的狂欢,也让B端资本市场开始重视细分人群的势能,比如16年36氪主办的科技向天漠音乐节,北京科技大学举办的亚杰国际创业音乐节等,甚至有仙剑主题的音乐会一票难求的情况。

而亚洲星光娱乐这次想要打造一个电音节。电音节在国内的市场环境36氪在此前的新风向中已经有了详细分析。而亚洲星光之所以选择成立一个电音节原因如下:1)具有受众基础且增量市场巨大;2)市场竞争相对小,比起已被瓜分殆尽的传统音乐节的头部资源。电音节还具备一定的议价能力;3)而电音节与城市和地产的结合,则利用旅游景点实现了小白用户和电音用户的包容。

对于需要足够包容性环境的电影节和对于需要足够年轻的三亚双方,走在一起也就不难理解。

纵向来说,即可以进一步延展音乐节的线上影响力,实现音乐节的价值空间向移动端产品化转移;进一步延展音乐节的时空影响力,实现规模效益及品牌溢价;同时要为乐迷提供融合音乐、视觉、社会人文和环境感染力的全新综合体验。

目前三亚国际音乐节(ISY)已确定于明年3月2-3日在三亚举行并公布了首批阵容,其中包括Martin Garrix、Dimitri Vegas & Like Mike、Tiësto、Afrojack、R3hab等等,规模方面暂时不受上限。

对于已经积累了5年演出经验和资源的亚洲星光来说,他们需要进一步考虑的是如何把演出的体验感和品牌性做到更强。毕竟,一个国际音乐节品牌的建立不是一日之功。

团队方面,亚洲星光现在有近200人;融资方面,2016年4月完成华谊兄弟、时尚集团、恒信集团、天使投资、向上影业、乐搏资本、一响天开共同投资的Pre-A轮融资;2016年12月完成了合润传媒的A轮战略投资。

赔钱赚吆呼的音乐节背后,音乐节的下一步是细分人群和场景升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