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在当下的社交媒体时代,“网红”似乎已经成为了成名的一个新选择,成名的成本和门槛往往也很低,而衡量的至高标准往往是关注和点击量。在这样的“诱因”之下,形形色色的视频或直播内容开始大量涌出。在为博取关注和点击量而“疯狂”的形势之下,社交媒体平台在这其中是否发挥了合适的监管和约束作用?近日国外社交媒体一位网红上传的一条视频引发了众人的谴责和抨击,让我们再一次看到了熟悉的网络效应模式。本文作者 Robinson Meyer 通过这一事件前因后果的描述,剖析了在这其中各方所存在的失误和责任,而媒体平台监管不力,甚至是趋向于放宽对类似内容的约束权限才是最该让我们感到担忧的地方。

Logan Paul 是一位以拍摄搞笑视频而出名的社交媒体红人,他在 Instagram 上的关注者有 1600 多万人。最近,他去到了富士山西北部山脚处的青木原,那里是一片茂密的森林,有“林海”之称。青木原景色优美,但同时也声名狼藉,因为至少半个世纪以来,这来一直是自杀者选择的热门目的地。Paul 进入森林后不久,就偶然看到了一具男性尸体,显然是自杀身亡。他以此为主题拍摄了一个视频,并以力争幽默的风格来表现,该视频于 12 月 31 日上传到了 YouTube 平台。

“哟,你还好吗?”在视频开始 Paul 对着这具尸体喊道,“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自从这一视频发布以来,我们十分熟悉的网络效应模式开始生效:网络的力量开始发酵,各方的指责和批评蜂拥而至,Paul 在本周二删除了这一长达 15 分钟的视频,进行道歉(防御性、书面形式),然后再次道歉(流泪、视频形式),最后是 YouTube 发布评论。如果视频拍摄的不是以死亡为主题的内容,那对于这些反应,所有人都会觉得很平常,但这样的视频内容恰恰反映出了平台监管不力的事实。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视频本身。Paul 是一位非常活跃的视频博主,他几乎每天都会发布一个新视频,但对于这个视频,他直接告诉了观众它的不同之处。据《纽约杂志》报道,Paul 在视频介绍中说道:“这并不是什么噱头,这是我至今为止发布到这个平台上的最真实的一个视频。我认为这在 YouTube 历史上也绝对是一个标志性的时刻,因为我非常确定,YouTube 上从来没有人这样做过。”

视频开始是一个关于富士山和青木原的简单的介绍,但 Paul 和他的朋友跟着导游几乎是刚进入森林,就遇到了一具男性尸体。

《纽约时报》详细描述了接下来在视频中所看到的内容:

尸体的面部进行了模糊处理,但其余的地方都看的很清楚。Paul 和其他人都感到非常震惊,然后 Paul 催促导游让他赶紧报警。镜头转向这具尸体,之后 Paul 表示这里距停车场只有大约 100 码的距离,他对现场所看到的情景进行了描述,然后推测这次自杀事件应该是最近才发生的事。他向观众道歉,并表示自杀、抑郁和心理疾病绝对不是儿戏。

一行人离开案发地后,拥有拍摄经验并且接受过喜剧演员培训的 Paul 开始做出一些观众十分熟悉的行为:夸张的反应,伴随着紧张的笑声。Paul 和它的朋友似乎是在试图缓和刚才凝重的气氛,但感觉却很快变得怪怪的。在视频最后,Paul 表示,他的笑并不是“对刚才所见到的情况的一种个人感受的抒发”,只是一种应对机制。

这一视频上传后不久,就受到了各方严厉的谴责。《绝命毒师》中杰西·平克曼的扮演者 Aaron Paul 在 Twitter 上表示:“你怎么敢这样!你让我感到恶心,我不敢相信竟然有这么多年轻人追随你,可悲!希望这条视频能让他们清醒过来,你简直就是垃圾,绝对的垃圾。自杀不是儿戏,见鬼去吧你!”

美国时间周一深夜,22 岁的 Paul 发布了第一个道歉声明。“对不起,”他写道,“我之前从来没受到过这样的批评,因为我之前从来没犯过这样的错误。我这样做并不是为了点击量,因为我不需要靠这个来博取点击量。”

第二个道歉声明是在东部时间周二早晨对外发布。Paul 泪流满面,对着镜头表示:“我的判断严重失误,不奢求能得到你们的原谅。我在这只想表达我的歉意,那天在树林里遇到的事情显然是没有提前计划过的。你们在视频中看到的反应都是最原始的,没有经过任何处理。没人知道该做出何种反应,我不应该将这样的视频发布到平台上。”

当天下午,YouTube 也做出了回应,发布声明表示:“我们的心与视频中受害者的家人连在一起。YouTube 禁止以耸人听闻、哗众取宠或是不尊重人的方式发布暴力或血腥内容。如果视频涉及到以上内容,那只有在出于合适的教育或记录信息的前提下才能得到平台的支持。并且在某些情况下,对这些视频的观看者还会进行年龄限制。我们与美国国家预防自杀生命线等安全组织合作,获取相关教育资源,并已经将其纳入我们的 YouTube 安全中心。”

对于一些年龄较大的读者来说,Logan Paul 这个名字可能并不熟悉。但在过去几年时间里,他已经成为网络世界里的一个重要人物,对青少年文化有着不小的影响。据报道,在去年 11 月份,有一万多人同时出现在迪拜的一家商场里,这些人几乎全部都是青少年,而他们聚集到这里就是为了去看 Paul。Paul 和他的弟弟 Jake 可以说是“国际名人”,但他们并不像是音乐或电影名人那样家喻户晓,他们的名气只是体现在 YouTube 和其他青少年聚焦的互联网角落里,而这些可能是大多数成年人永远也不会涉足的地方。

和其他许多网红一样,Logan 兄弟二人能够成名只是因为他们比别人更早抓住了社交媒体平台这一新技术的时机。兄弟二人最早是在 Vine 平台发布时长为 6 秒的视频而获得了关注,随着他们的账号知名度越来越高,兄弟二人也从高中辍学,搬到了洛杉矶。20 岁的 Jake 借助在社交媒体取得的关注,成功加入迪士尼频道推出的《音乐玩家》(Bizaardvark)儿童喜剧系列之中。Paul 则出演了 YouTube 发行的一部反乌托邦电影《消减》(The Thinning)。

但与此同时,也有许多人对 Logan 兄弟持厌烦态度。他们的视频通常是一些愚弄人的恶作剧,故意夹杂一些引人注意的花招。兄弟两人合作的一首说唱歌曲在最令人反感的 Youtube 视频榜单中位列第四位。去年,兄弟二人在纽约住处的邻居们受够了他们的搞怪和恶作剧,并以起诉相威胁。

这样一位爱耍酷的叛逆青年一直都不怎么顾及他人的感受,所以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他会将偶遇一具自杀者尸体这一事件的视频看作是“YouTube 历史上的一个标志性时刻”。

 虽然 Paul 表示他在视频中的反应是真实的。但事实上,正如 Jonah Bromwich 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所写的那样,“要想知道 Paul 的这种个人戏剧性是否真实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就像真人秀里的人物一样,Paul 所在的这一 YouTube 名人网络也是通过这种肥皂剧式的情节而获得关注,所以他们在其中的表现可能是夸张的,也可能是很虚假的表演。”Paul 在青木原看到尸体之后,突然意识到自己处于一种新闻报道的角色之中,他不知道该对此作何反应。其实,大多数美国记者对于自杀事件的报道都会遵守某些约定俗成的原则,其背后有充分的理由,因为自杀似乎会形成一种效仿效应。也就是说,关于一位受害人的“声情并茂”的新闻报道可能会促使其他人做出类似的尝试。Paul 当然不知道这些原则,总之不论是出于何种原因,他恰恰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关于这一事件最令人担忧的地方并不是 Paul 对此冷漠甚至近乎反社会的处理方式,而在于让他成名的不正当的诱因。在视频发布当天,点击次数就超过了 630 万次。这样一位许多美国成年人从来就没听说过的人发布的一条关于自杀者尸体的视频竟然能在 24 小时之内获得数亿百万计的点击量,实在是令人唏嘘不已。

在这其中,没有任何“守门人”阻挡过他,而 YouTube 也是在视频发酵成为众人关注的新闻之后才采取的行动。这样的视频内容之前不仅通过了 YouTube 的审查,竟然还出现在了十大热门视频之中。从最近在 YouTube 发现的各种侵害“儿童安全”的视频之中,我们也能看出在当下这种追求关注和互动的网站中出现了一种黑暗的趋势。由于在线平台不顾一切地追求互动,他们已经开始默许一些反人性化的内容。而最重要的一点在于,这样的平台现在受到越来越多青少年的关注,对青少年文化的影响具有深刻的意义。

你可能会想要去惩罚 Paul,因为他的粗俗和对逝者的不尊重,但正如其他社交媒体红人一样,他也是为了响应我们所设立的这种互动机制。我们在每一位青少年的手中塞上一部智能手机,然后告诉他这可以让他出名。体验过一夜成名的甜头之后,也难怪他们并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关上摄像头,难怪 Paul 的这个视频在被撤下之前,能呈现出病毒式的传播速度。毕竟,这是互联网时代,他们唯一在乎的就是关注。

原文链接:https://www.theatlantic.com/technology/archive/2018/01/a-social-media-stars-error/549479/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拍摄自杀者遗体的美国网红,在挑战社交媒体最后的底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