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于2008年的Evernote,几乎是完全按照彼得·蒂尔《从0到1》里所描述的,走过一条典型的创业公司荆棘之路:先是因为一个极佳的理念和突出的技术,成为明星创业公司,再经历公司战略上的摇摆,短时间内的员工数暴涨继而又裁员,为了挽救业绩更换CEO,挣扎着走向盈利。 

跟许多野心勃勃的独角兽公司一样,Evernote想做的是百年老店,起码它已经走过了第一个10年。目前Evernote在全球有360多位员工,中国区的员工有40多位。跟硅谷其它明星公司,比如Facebook和Twitter相比,这个规模远不算大。这也是为什么在很多人的印象里,Evernote还是一家挣扎在盈利线上的创业公司。

Evernote一度想要通过做在线商店挣钱,比如卖85美金五双袜子。这家公司显然错误估计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和用户对品牌的忠诚度,好在最终它还是回到了正轨。按照Evernote创始人斯泰潘·帕奇科夫(Stepan Pachikov)所设想的,作为知识管理工具,Evernote应该有三层功能,一是记录过去,二是让现有信息之间产生有机的关联,成为一个系统,三是培育出新的创想。

借助全球2亿用户的笔记上传,以及在深度学习和人工智能方面的技术研发,Evernote如今终于走到第二步,建立跨类别的知识网络。基于自然语言学习和图片内容的识别技术,除了让现有信息很好地关联起来,还可以进行深度搜索和推荐。 

36氪和Evernote 全球CEO Chris O’Neill、印象笔记中国CEO 唐毅聊了聊,关于他们对中国市场的看法,以及风波过后的Evernote是否真的那么“慢”。

以下为采访实录,经36氪整理编辑

36氪:大约在两年前,Evernote走入了一个明显的低谷。换CEO、裁员、业绩下滑,这两年内,你们的声量明显比之前小了很多。

Chris O’Neill:Evernote是硅谷第一批独角兽公司,也是其中非常有代表性的一家。它设置了一个非常高的起点,大家对它有一个非常高的期待值。再加上中美这两年技术媒体交流比较多,大家会非常频繁的去看你有没有很大的进展。但技术的发展需要有一个量变与质变的过程。整体来看,印象笔记一直在发展,用户一直在增长,只不过增速没有达到外界的预期。

36氪:那么这两年你们主要做了哪些事情?

Chris O’Neill:我们的创始人最初想把印象笔记作为一个大脑的外挂,所以我们在很多方面会强调大脑的记忆性。如果你记不住太多东西的话,需要第二大脑来帮助你记忆更多的东西。在这个愿景的基础之上,我们已经走到了第二步,在现有的信息之间建立关联。

最近我们会和Siri进行了一些整合,基于现有的一些非结构化数据,进行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让现有的知识形成一个全新的神经网络。

36氪:跟两年前不同,现在你们在中国的对手变得越来越多,譬如大公司体系里的产品有道云笔记,创业公司的产品有石墨文档,这会让你们感觉到越来越大的危机感吗?

唐毅:我们对自己的定义跟这些产品不太一样,会更强调背后的神经学习网络。印象笔记最初创立的时候其实是给苹果做图片类文字识别的外包,就很擅长在非结构化数据中进行提取和再整理。单纯的做一个存储的设备是不具备这样的基因。

36氪:在智能音箱方面,为什么第一个合作伙伴选择了小米?论技术的话,科大讯飞和阿里的技术应该也不弱。

唐毅:小米关注度更多,而且只卖299元,销量非常大。就软件来讲,我们还是希望能够服务到更多用户,积累更多的数据,以帮助我们更好地改善机器学习。

36氪:你们跟小米谈了多久?

唐毅:小米的智能音箱第一版推出之前我们就开始探讨进行合作,第二版就可以支持印象笔记。但集成是一个过程,不是一次性的,任何一家的语音产品都是在进步优化的。语音是内容产生和输入重要途径,从合作者的角度,进入我们平台,首先是输入信息,未来更深入会进行输出分享。

36氪:2017年以来,中国科技圈很多人认为短视频是未来人们消化内容的主要形式,因为它的信息量更大。所以譬如快手、今日头条都在发力短视频内容,也在发展对视频的抓取和分析技术。你们所做的深度学习会对这块有所侧重吗?

唐毅:我们数据的结构特点是,根据用户的使用习惯,不管是在个人和专业工作者、专业工作团队场景下,所希望的数据格式和形式来记录、分享、抓取、协作等等。这个就是非结构性和结构性数据之间的区别。我们觉得数据格式是无需争论,没有意义。用户在这个场景下,他习惯用什么格式,Evernote都可以处理,没必要说视频才是最有价值的。

我们的独特性是在我们这个平台里可以看见一些趋势,比如中国8亿条笔记里有两亿条都是微信存入的。微博微信的用户通常保存内容是在早晨7点到9点,知乎、得到这些高峰是出现在晚上10点至11点。可以看出某个平台是偏碎片化信息,用户可能就在早晨上班路上读。但是需要深度阅读的内容,还是会留到晚上。

36氪:Evernote现在的用户有多少?盈利主要还是靠付费用户对吗?

Chris O’Neill:Evernote在全球有2亿多用户,过去两年付费用户增长了两倍以上。B2B的业务占15%-20%左右,未来这个占比会大幅度的上升。

其中中国用户超过两千万,付费用户增长更快,也是两倍多的用户增长。中国to B的市场与全球市场会有一定的区别, 如果全球的to B付费用户占比是15%-20%,中国的还要略低一些,但是差距并不大。美国免费to B的市场非常少,而中国的这类产品还是有的。

36氪:从创立之初,外界通常认为 Evernote定位的是高端用户,你们如何定义自己的用户?

Chris O’Neill:专业人士、高收入、高教育程度、进取心强、自我管理能力很强,由此带来的高活跃度和高付费率、高协作度,这些都是全球用户的一些特点。在中国会有一些不同,中国用户数据的收集量和笔记的数量要更多,分享得也更多,更加活跃。

唐毅:我们认为中国的产品形态和技术应用可能比全球要再快一些。中国互联网市场正在经历一个非常大的变革,毫无疑问是全球科技创新的第二极。我们现阶段特别需要能够在产品上体现过去五年里的科技变化、用户使用体验的需求变化、业务模式的变化、整个生态环境的变化。

核心功能做好了,产品的使用率一下就上来了。我认为要从产品经理而不是市场经理的角度考虑问题。

36氪:所以说,比起让更多的人去用Evernote,更好地解决现有的这批用户没有解决的问题,才是更重要的吗?

唐毅:不矛盾。我认为最好的就是服务好现有的用户群,让他们去告诉朋友,Evernote已经发展了。我们之前一直安静,因为我们觉得有很多的机会来提高现有产品。你做好产品就能吸引到更多的使用者,既要挖深也要一直拓宽。

36氪:能举一个你们随着中国的科技环境而改变自己的例子吗?

唐毅:第一,中国团队是直接向CEO汇报的;第二,中国是一个完整的团队,服务都是在本地的,我们有相当的自主权来做很多的事情。

36氪:就营收来讲,中国是美国本土之外最大的市场吗?

唐毅:中国在任何一个指标下面都是Evernote排在靠前的市场。印象笔记中国也将在未来进一步本土化,更好地服务中国知识工作者。

注:我是36氪方婷,交流可加微信 qunimeideming,劳请备注姓名、公司、职位。

专访Evernote全球CEO:除了信息存储,还应该建立知识的神经网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