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于丽丽

编辑  洪鹄

入行5年后,成为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主导参与投出快手、英雄互娱、斗鱼、懂球帝、超级猩猩、量子体育等项目——85后曹曦(2017年度36位36岁以下了不起的投资人)依靠的是对风险判断的直觉以及追求纯真的力量。

这种直觉让他在想要的人生还未显现的时刻,靠简单的排除法,为自己赢得时间与可能。而追求纯真则让他更容易接近事情的本源,了解底层社会与运行其中的逻辑。

「了不起的投资人」是36氪的新栏目。我们对它的定位是:找到中国新一代投资人中最出色的,以最大的诚实还原他们对投资、时代、人性以及自我的理解。

我们相信:他们具有远超同辈的卓越,他们正在定义未来。 

1.    正确率

在大学读书的时候,曹曦曾经立志做科学家,但后来他发现,作为一份事业来说,科研当中的不可控因素太多。“就像一个选题,选α,β两个蛋白,去判断谁和C这个受体有关系。没有任何线索,只能赌,结果很可能就是虚掷一两年的时间”,曹曦说,面对这种很难提升选择正确率的局面,他决定放弃直博,奔向远在深圳的腾讯。

腾讯两年,曹曦学会了如何做一名合格的产品经理。后来因为金山有一个好的带团队的机会,他跳了过去,等到再次换跑道时,他又一次开始观察。

当时一些巨头互联网公司势头正劲,要不要换一家大公司继续?他分析了下,在这样的公司,一个个体从事的业务很可能是公司的一种探索,探索就意味着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挂掉。对于公司来说,这不过是1-2年内的众多沉没成本之一,但对于个体来说,却是全部。

鸡蛋装在一个篮子里,不能有效分散风险的事,他都躲之不及。很难说抉择是不是曹曦的禀赋所在,但最终,他找到了可以将这种抉择能力个人价值最大化的一个职业:风险投资。

2011年8月,得益于北大师兄,投资界前辈李国飞的牵线,他进入同创伟业,负责看TMT投资。同创伟业的总部在深圳,直觉到“TMT更多的机会在北京”的曹曦一个人驻扎北京。他也许没有想到,自己去开启的这扇大门,正迎来时代的飓风。

这一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崛起,众多投资机构开始调整战略。TMT领域炙手可热,投资人队伍也迅猛扩容。而前一年创业板开闸的利好更是让深创投、达晨、同创伟业等本土创投机构强势崛起。在曹曦加入的前一年,同创伟业通过IPO退出的项目多达6个。

在同创伟业两年期间,曹曦投出了职业生涯中第一个100倍回报的项目:估值2000万时进入的口袋科技,后来被以20亿的价格卖给了上市公司。

2013年,曹曦加入顶级VC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红杉是一支非常务实高效的基金”。在曹曦看来,这种务实的风格与深圳的气质有些相似——他对这座初闯世界时选择的城市充满感情,“进取、务实、包容、有狼性又讲规则”。

在深圳做产品经理时,曹曦介入了做产品的每个环节:市场调研,产品设计与输出,项目运营与管理都做了尝试,他也做过游戏和社区。“碰到一个新的东西,都会去想为什么别人会喜欢它。”工作之余,他还倒卖过手机——去华强北进货,河北老家的同学负责接应。闭上眼睛,他也能记起在蛇口工业区竖着的大牌子:“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而马上迎来的2014年,后来被证实为私募股权基金史上极其活跃的一年,那一年,风险投资基金的投资数量同比增长81%。如果说,回避风险,看重命中率的天性与直觉是他嗅到时代机会的源动力,那么,步步踩对时代的鼓点,则是曹曦实现人生加速度的最强助攻。

 2.   生命自有其法

加入红杉中国后,曹曦与投资团队迅速投出斗鱼、懂球帝、英雄互娱、快手等项目。

曹曦则把自己运气归结为行业里刚好有一波to c的新公司机会。其实,更准确的说,是2013年之后,互联网开始了对中国文化娱乐行业的重构:无论影视、音乐还是游戏,互联网+的趋势都不可阻挡。与此同时,手机红利也开始在人群中的下沉,逐渐覆盖更广泛的大众用户。

加入红杉不久,曹曦就关注到Twitch在美国大放异彩,谁都没想到它超越Facebook、亚马逊,成了美国峰值流量榜第四的公司。没多久,曹曦找到了斗鱼CEO陈少杰,发现这个玩游戏的老司机,因为游戏联运,弹幕网站,秀场都做过,对产品,用户的理解也非常快,于是,曹曦很快意识到,“这个人合适,做这个事儿也合适。”

作为最早进入的机构,红杉中国A轮独家投进斗鱼。在德勤给出的数据中,这家直播平台2014-2016三年营收累计增长率高达70776%,比排名第二的企业高出近十倍。最近,斗鱼直播也宣布完成D轮融资,并成为游戏直播领域第一家对外宣布盈利的平台。

刚认识英雄互娱的CEO应书岭时,曹曦就觉得在移动游戏这个竞争异常激烈的行业里,应书岭是个不世出的人物,他身上的气魄、格局、野心以及号召力都令人印象深刻,这样特质的人,就算放到春秋战国时代,也肯定会是一方诸侯,他肯定会出来创业的。

一年后,英雄互娱的成立。应书岭的记忆中“他一直在等我创业,没啥顾虑,我提的所有条件他都答应。”这使得红杉中国又一次成为最初的机构投资人之一。

2014年5月,曹曦在长安大戏院一层咖啡厅,见到快手创始人宿华和程一笑时,快手从一款gif动图制作工具转型做视频社交不过一年时间,当时只有几百万用户,日活50万,但曹曦很快嗅出“做对了”的味道,“它是能吸引三四线城市乃至乡村群体自发贡献内容的第二个互联网产品,或者说太多互联网产品起步时,忽视了这部分用户”。很快,红杉就给出了投资意向。

今年3月,快手完成3.5亿美元的D轮融资。

不止一位投资同行提及,曹曦“有着异常敏锐的嗅觉”,“有的创业者,刚出来5天,他就见过了。”浅月资本的陈紫冰告诉36氪。曹曦不否认自己的勤奋,但他认为更重要的是方法:“如果市场一共有5000个项目,你怎样去梳理要见的100个才是关键。”每过一个阶段,他都会去做复盘。比如,产品经理的经历,是不是会让他过度重视产品早期的一些体验?但慢慢他发现相比产品细节,“(早期投资里)往往是更大的逻辑在发挥作用。“

今年3月,曹曦在红杉美国会议上做了一次分享,提到曾有一句电影台词非常打动他——“Life finds a way, 生命自有其法”来自他初中时看的《侏罗纪公园》。他一直很喜欢这句话,做投资以后对这句话有了新的认识。生命自有其法,商业也是自有其法,也一样会在合适的时点自然长出来。很多新公司的诞生,本质上都是因为环境成熟了,基本要素满足了,自然而然长出来的,比如共享单车,本质上就是移动支付和IOT的基础环境变化带来的新产品形态,不是A公司不是B公司,也会有C公司长出来。所以很多时候,做投资需要思考的是有哪些底层的基础变化在发生。需求一直都在那,剩下的就是耐心等着环境变化,新商业模式长出来。

“土壤成熟了,产品就会找到它的路径,长出来“ ,用他更自在的表述方式来说,那就是“这个事儿做对了”

投快手的土壤就是,”手机第一次被铺到了没有被主流娱乐形态覆盖的一群人手中”,曹曦告诉36氪,“你看早期的youtube就明白需求一直在了,只不过美国家庭有使用DV的习惯,而我们直到家家户户有手机,可以随意拍摄视频和上传的时候,这种需求才显现出来。”他今年最津津乐道的项目则是刚刚投完的精品健身房项目超级猩猩,“一个很潮的健身房,氛围就像夜店一样,唯一一个让健身不像在受罪、而会让你特别enjoy的健身房,通过更好的场景和课程设计,把健身这样一个本来反人性的事儿拧过来了。他坚信年轻人会愿意为这种更好的体验买单。超级猩猩的付费模式也一改传统健身房的年卡模式,并且引入了微信预订、支付等手段,成为新零售、新消费场景中的代表公司之一。事情做对了,体现在数据层面就是公司课程的满课率、续课率都异乎寻常地高,常常是一个新课程刚刚推出,几秒钟就被订满。

3 关于“迷之审美”

做早期投资,往往并没有特别多的可量化的数据来辅助判断。那么除了看人,共情能力,也就“能否最快地把自己代入到一个产品的典型人群的典型场景”就至关重要。前产品经理曹曦的秘诀是,训练自己“随时变成一个产品用户群里正态分布图最中间那部分用户的心态”。

在腾讯这个平台,他有幸看到了海量的数据和用户画像,这些观察让他从过去“对一些迷之审美的惊讶”中跳脱出来,“比如弟弟妹妹们QQ空间里那些花哨的打扮,比如三四线城市赌博机或者娃娃机上贴满的还珠格格头像,你要知道用户的需求就是这个样子”。 

2016年9月,当都市白领们因为一篇名为《残酷底层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的文章,才开始窥到快手里的底层世界时,曹曦却早在两年前就看到了其中的爆发性。“上一次看到有这么多大众的人群在贡献内容,还是在Qzone(QQ空间)里”。

在大部分人抱着猎奇的视角审视这些来自底层的人和事, 将之当作谈资和笑料时,曹曦却把自己放进去。“快手里边其实就是普通百姓的状态”。“很多互联网产品是重运营的,运营人员会主观选择自己的倾向,所以你不能指望这些一线城市的人可以了解一个县城的人在干什么,一个村子的人在干什么.”“而快手是反运营的技术驱动型公司,“宿华最喜欢说的一句话是‘不打扰’”。

在曹曦看来,《残酷的底层物语》一文,“作者为了得出自己想要的结论,选择性地取了小概率且吸引眼球的样本,还冠以了错误的标签“。”他认为“太陌生”是快手被此文的“转发党”误解的最重要原因,“快手和背后的世界,大部分转发者并不熟悉”。

曹曦在判断快手这个项目时,需要尝试撇掉自我,去代入那批用户的生活场景,理解他们的需求。日常生活里,他也尽力贴近人群,这个出生在河北廊坊的年轻人,每次回乡,仍然热衷于穿梭在热气腾腾的小城镇里,观察其他小青年们“在看啥聊啥,喜欢什么,沉迷什么,怎样杀时间”。斗鱼这么“一个竞技游戏直播平台”火爆的底层逻辑,在他看来,其实早在90年代的游戏厅里就上演过。“用户自己打,一个币5分钟,来个高手,一个币能打1小时,一帮人围着看”,再往前,和“俩老头下棋、一帮老头围观”也差不多。这样的逻辑根本无法辩驳,因为它深深扎根于每个人的生活经验中。

在曹曦的好朋友,洪泰基金管理合伙人彭创看来,曹曦和很多投资人的语言体系都不同,他是把“降维“做到了极致,“他是真的沉下去能体会而不仅仅是理解大众需求的人。”比如说,曹曦前阵子买了件美团外卖的外套,最近喜欢穿着它四处走走,还在某些高档写字楼被保安拦住——这是一个水瓶座怪咖理解和观察世界的方式。“曹曦是个本我状态的人”。

4  纯真的力量

采访曹曦,几乎每一个问题,他都不会沿着你的思维逻辑线推进。跳跃的,离散的,每一个试图框住他的努力都被证明是徒劳的。这很像他的衣着。几乎没有同事见过曹曦穿过正装,以至于他在红杉主持CEO峰会套了件西装时,大家顿时觉得新鲜。

“做投资的道路上,保持初心和变深刻其实都是挺难的事,而曹曦很难得地,一直在坚持用一种本真的,本源的方式来理解这个世界。”一位和曹曦相熟的同行投资人告诉36氪。

在曹曦3年前主导红杉A轮投进的项目懂球帝APP的开机画面上,坐在足球场边望着场内的孩子,头上悬浮着的一行字:还记得儿时的梦吗?而创始人陈聪告诉他,自己从小的愿望就是踢足球。曹曦说,这个画面背后的纯真,是他被这个“当时只有几万DAU的产品吸引的原因之一”。沈南鹏说过,伟大的公司诞生于纯真的愿望。而他对此深信不疑。

工作日开完会,到家往往都是深夜,但曹曦会坚持上线晃一小时。有天晚上,他点开斗鱼,观看主播发姐(陈一发)的直播,每晚12点,她都会例行唱一首《童话镇》。看着用户在弹幕中感动的反馈,想到很多人和他一样:听完歌,满心愉悦地睡个好觉,而他又曾参与投资了这家公司,它的今天与他有关,曹曦感到由衷的开心。

——但想了想,他又觉得不对,在那一刻,那种开心其实还是一个单纯用户的喜悦。

红杉中国曹曦:生命自有其法|了不起的投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