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方投资的理念是“要寻求改变人类生活的企业”。

阿迪达斯3D打印跑鞋在今年4月公布之初,就赚足了眼球。这个圣诞节,这款3D打印跑鞋正式面世,率先在全球推出4000双用于零售,这也是第一实现量产的3D打印跑鞋。而为其提供3D打印技术的美国硅谷Carbon 公司,日前又完成新一轮2亿美元融资。本轮是D轮融资,投前估值为15亿美元,凯思愽投资旗下的桥美资本将领投1亿美元。阿迪达斯公司也跟投2800万美元。

这家成立于2013年,融资速度像搭乘了火箭,引领全球3D打印技术的独角兽公司,在其创始初期,即被一名眼光独到的中国人发掘并进行投资,他就是凯思博投资管理公司创始人郑方,之后C轮、D轮的融资,凯思博也都有跟进。

郑方表示,“凯思博是唯一的投资Carbon的中国公司。”从披露的几轮投资方来看,包括红杉资本、银湖 Kraftwerk基金、宝马、GE、科技巨头谷歌等,此前共融资2.22亿美元,Carbon正筹划2020年美国上市。

这位投资人郑方毕业于哈佛商学院,曾任摩根大通集团投资经理,是华尔街资深基金经理,投资过阿里、腾讯、美图、唯品会,众安保险、NVIDIA等知名科技公司。

未来200年是个性化回归的时代,押注3D打印和人工智能

郑方对投资具有极大的热情,对历史、哲学都颇有兴趣,他开始逐渐从哲学的角度来审视投资。“投资可以看作是一种哲学的理念,听起来很虚,但实际上所有成功的投资都是都是对人类历史的变革、潜在需求的把控。”郑方说。

比如他看好3D打印产业。

郑方认为,人类对于个性化生产需求的在日益加增,未来200年能让人类实现个性化生产的两项技术,一是3D打印,二是人工智能。

他分析到,人类历史一开始是个性化生产的方式,包括教育也是一对一、小班制的形式。过去200年,随着英国工业化革命兴起,人类进入工业化时代,工业化时代是一个标准化、去个性化的时代。其中福特是个典型的例子,通过流水线的工作使得生产力大幅提高,但个性化也在逐渐消失。

未来两百年又要再次进入个性化时代,但是必须以科技作为载体,3D打印是科技的载体,成本低,又能让个性化的愿望真正实现,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同样看好人工智能,也是出于个性化回归的需求。AI兴起,出现越来越多的机器帮助人类处理简单重复的工作,人类就有更多时间去做创造性、个性化的事。

郑方不断在强调投资“要寻求改变人类生活的企业”。选择投资Carbon,一是基于对人类个性化的发展趋势的判断,二是Carbon这家公司拥有连续液面生长(Continuous Liquid Interface Production,CLIP)的核心打印技术,采用透光透气材料特氟龙引入氧气作为固化抑制剂,使固化过程保持连续性,可以比传统的叠层3D打印方法快25-100倍。3D打印速度的提升,是Carbon的杀手锏,也使得整个3D打印的量产成为可能。

接受采访时,郑方脚上就穿了这款阿迪达斯3D打印跑鞋。他略显兴奋,“我总在跟他们说,现在能体会到什么叫脚底生风了。跑步的时候,空气在里面转,从来不会觉得汗脚。”

3D 打印服务对于球鞋生产的意义是针对更小规模的定制需求,比如限量版的鞋款、根据顾客和运动员体重、步态做了微调的运动鞋产品等等。郑方解释,每个人的脚是不一样的,买一双标准化的鞋,凑合来穿其实很不舒服。以后打印出来的鞋就和你的脚一样贴合,穿上会很舒服。

阿迪达斯这款3D打印的跑鞋,从其结构看,鞋子的纹络,镂空的设计也决定了像以前一样的标准化生产不太现实,但Carbon的CLIP技术正大大提高生产效率。此前据阿迪达斯声明,通过和 Carbon 合作,这双鞋的打印时间有望从 1.5 个小时降低到 20 分钟。 “到时候你到商场吃个饭,鞋子就可以打印好,非常便利。”郑方说到。

3D打印机能否实现工业化大规模生产,将直接影响到人类后工业时代的进程。据《市场观察》(Market Watch)报道, 最晚到 2023 年,耐克及阿迪达斯两大品牌将有 20% 的产品采用个性化生产。 如今拥有CLIP技术的Carbon,正在不断扩大其朋友圈,大客户资源也源源不断。

投资就是要寻找「关键点」

投资美图,郑方的理论是在「赌母系社会的崛起」;投资众安保险,是看到了一个互联网保险的新时代;投资Carbon 3D打印是预判未来个性化时代的回归。郑方说每一次的投资都在找一个关键点。

他创立的凯思博,英文又称keywise,也可以理解为关键点的意思。“从内部的架构来讲,我们可能跟别人不太一样。”投资管理公司多按照行业划分,凯思博是按照关键点划分。

郑方介绍,凯思博的研究人员分为三个组,创新驱动组,投资驱动组,服务驱动组,每一个组的关键点是不一样的。

创新驱动组,关键点是在于创始人以及公司灵魂人物是什么样子,这决定了企业的基因。苹果就带有乔布斯的基因,腾讯就带有马化腾的基因。而创始人的基因对投资判断非常非常重要,比如苹果的成功来源于乔布斯的苛求,以及能够把复杂东西简单化的思路。当年日本电视机遥控器要把许多按键都放在键盘上,乔布斯则考虑的是怎样能够更简洁。使得乔布斯能够反其道而行之,是因为乔布斯是一个冥想主义者,素食家,冥想主义就是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

投资驱动组,关键点是供求不平衡,

服务驱动组,关键点是研究一个公司的组织文化,产品也好,服务也好,是否能够持久具有生命力,以及精细化运作的能力。

“任何事物都是有关键点的,关键点是推动事物变化最主要的因素。即便看似不同的东西,同样具有关键点。当然对关键点的理解还源自于对哲学的认识。”

郑方认为,哲学是具有规律性,哲学其实是一种思维方式。具备哲学的逻辑思维,能够对于趋势判断和人性的解读有更深刻的认识。投资的理念,最终无论是一个产品还是服务,都要满足人们对未来的需求,人类潜在的需求,所有的投资几乎都是这种思路。郑方喜欢读各类书籍,去阿拉伯地区深入了解人类历史,他说正是好奇心驱动他做这些事。

“好奇心驱使我把投资作为终身职业”

从1993年在华尔街开始投资生涯,到如今执掌凯思博十余年,郑方的好奇心一直非常旺盛。

“我好奇所有的事情,睁开眼睛就在观察。”郑方说到,小时候家里养花,他就在想花的生长是不是太阳有关,他当时就把花倒过来了,过两天花就死掉了。“水没有了,就死掉了。因为这事,还差点被家长揍。”

除了好奇心驱使,郑方眼中的投资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他回忆1993年去洛克菲勒公司的时候,洛克菲勒给他的第一个项目,就是麦当劳,当时还去了麦当劳芝加哥总部。为了把麦当劳了解清楚,吃了一个月的麦当劳,早上吃、中午吃、晚上吃。

令郑方印象比较深刻的是,麦当劳有自己的学校,用以培养管理人员来运营上万家企业,能够做到这么多年一直保持高品质,高服务的意识,对一家餐饮企业绝非易事。麦当劳学校输出的是一套管理理念,服务的一致性和产品的稳定性是麦当劳致胜法宝。这正是他当时非常好奇的。

郑方认为,发掘一家好公司,了解其组织文化,并且为其提供资金的支持,帮助其更卓越成长,这能给自己带来满足感,给社会带来好产品和服务,意义非凡。

“而怎样找到好的公司,怎样挖掘出成为参天大树的因子,都让我觉得对探索未来充满好奇,好奇心驱使我把投资作为终身职业。”郑方说。

以下是郑方与36氪采访实录(有删减):

36氪:06年回国创立凯思博是出于怎样的考虑?什么样的背景?

郑方:凯思博在2006年成立,那时候中国加入WTO有几年时间,中国经济逐渐腾飞,国外的投资者对中国市场开始逐渐关注。国内企业有很多出口贸易以及参与国际资源分配的机会,急需找到能够帮助他们做财富管理,又具备有符合西方国家对资产管理专业化的要求。我在美国摩根大通工作过,朋友就鼓励我回来创业。凯思博在国内的投资最主要是关注在先进制造,互联网和医疗三个领域,投资中国新经济。

36氪:最初是什么契机使得您进入投资行业,并一直做了几十年?

郑方:1993年我在美国帮助大卫,洛克菲勒先生做投资分析,后来去美国哈佛大学学习工商管理,毕业之后就在做投资了。我认为投资是非常有意思的事,发现一个好的公司,扶持它成长,不仅给自己带来一些满足感,也会给社会带来好的产品和服务,这又很有意义。记得当时洛克菲勒给我的第一个项目,就是麦当劳,当时还去了麦当劳芝加哥总部。为了把这个事情了解清楚,吃了一个月的麦当劳,早上吃、中午吃、晚上吃。令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麦当劳有自己的学校,培养管理人员和上万家企业,是非常难的,并且这么多年一直保持高品质,高服务的意识。就相当于你发现了一个特别好的树种,你要让它如何成长地更健康,怎样提高免疫力,怎样给它养分让它成长为参天大树,这非常激动、有趣。

36氪:您认为投资这项职业需要具备怎样的特质才能成为成功的捕手?

郑方:我认为有两点,一是好奇心,二是洞察力。好奇心是驱动力,洞察力是对未来的预判。洞察力是知识的积累,人都有探索未来的好奇心,好奇心驱使我把投资作为终身职业。我小时候就喜欢看十万个为什么这类科普的书籍,洞察力则需要知识的积累和现实世界的融汇贯通。现在对高科技投资越来越重要,但成功的投资家不是科学家,不可能了解每个方程式,为了技术找技术更是一种误区。好的投资家是对人性的把握,技术能够转化为产品为人们所用,这项技术就有生命力,否则就没有生命力。

36氪:您投了Carbon公司,这家公司最让您看好的地方是在哪里?

郑方:选择投资Carbon,一是基于对人类个性化的发展趋势的判断,二是Carbon这家公司拥有连续液面生长(Continuous Liquid Interface Production,CLIP)的核心打印技术,采用透光透气材料特氟龙引入氧气作为固化抑制剂,使固化过程保持连续性,可以比传统的叠层3D打印方法快25-100倍。你可以看一下这个动图,就和之前科幻电影里的生长技术似的,现在都已经成现实了。

36氪:目前人工智能领域也非常火爆,凯思博在做怎样的布局?

郑方:人工智能技术的应用落地,我比较看好在教育领域的应用。在美国投了一家教育类的公司,叫AltSchool,由谷歌“google+”项目的前负责人创办,是美国一所颇具实验色彩的学校。它引入人工智能来管理混乱的教学局面,没有班级、年级之分,根据深度学习、机器学习等算法,来记录学习知识的程度,为其定制个性化的学习计划。扎克伯格是该校的早期投资者,此外,乔布斯妻子与Paypal创始人,都是这家公司的主要投资者。

此外,在自动驾驶领域,还投了一家叫Zoox的公司,最近获得加州公路测试的创业公司。国内的话,也在和商汤科技等公司接触。

36氪:投资中是否遇到过一些失败案例?原因是什么。

郑方:还是对事物的理解不够深刻。我们也曾经看好过Dell公司,后来卖掉了。Dell 在pc时代非常成功,流水线和供应链的管理非常好。不过成功使得它自己有点骄傲,对苹果的出现掉以轻心,同时没有认识到移动端对pc端的侵蚀。所以我们认为Dell整个的基因没有去创新自己。当时我们在比较联想和Dell,我们发现联想势头很猛,就06年左右。Dell相对而言,反应速度较慢,对于移动端的投资很少。他没有想到,人们不再满足于买一个便宜的电脑,而要更多满足于我的电脑能带来多少体验。当电脑可以看电视,可以跟朋友聊天时,对于电脑本身而言,便宜就不再是核心需求,而是需要一个能给人带来很多体验的产品。

Carbon投资人郑方:未来200年是个性化回归的时代,押注3D打印和人工智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