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2日-13日第五届WISE大会——“WISE2017新商业大会”如期而至。在充满机遇和挑战的时代,商业时代已经来临。我们认为:新商业是从“基业长青”到“基业长新”,从“大而不倒”到“新而不倒”的商业文明的进化。

作为目前全球排名第一的手机输入法APP,触宝的海外创业之路也是一条不断“跃迁”之路。

很多创业公司认为文化是海外市场和国内市场最大差异,而触宝并不这么想。“其实最大的差异不是文化,而是在用户的结构上。用户的结构差异决定了国内和海外市场打法的不同。”王佳梁说。

现在大部分出海企业主要在做工具类的产品,但都面临着同质化严重的问题。对此,王佳梁认为,要想解决这个问题就要实现“跃迁”。这就需要考虑“跃迁”的三个方面:首先是跃迁的概率,就是你有多大的概率能够实现这个跃迁;其次是跃迁的速度,就是需要多快才能达到跃迁;最后是时间,你在这样的一个跃迁状态下能持续多长时间,你的优势能够保持多长时间。

针对这三个方面的问题,触宝用自己的实例给出了答案。要想增加跃迁的概率,就要有核心的技术。数据决定了跃迁的速度,积累数据的越多,你跃迁的速度就越快。最后,知识产权、专利能够决定你跃迁的时间。

触宝 CEO 王佳梁

以下是触宝 CEO 王佳梁的演讲全文:

刚才在台下,我跟宿华在聊天发现触宝和快手有很多相通之处。比如我们两家公司都不是快公司,快手是七年,触宝是已经有九年了。同时快手是有七亿的用户,我们触宝在海外也是有七亿的用户。快手的DNA超过了一个亿,我们触宝也超过了一个亿。快手的四个创始人都是搞技术的,原来在谷歌;触宝公司联合创始人也是搞技术的,原来是在微软。唯一的区别是快手做国内市场,触宝是做海外市场。

海外市场其实非常难做,很多坑,很多困难,跟国内市场是不太一样的。

2012年12月,我们接到了律师的电话说美国的一家上市公司 Nuance 在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起诉我们有5项专利侵权,发起了337调查。不知道大家是否了解什么叫做337调查,我举个例子。如果说美国的地方法院的专利是常规武器的话,那么337调查就相当于是一种核武器,诉讼的时间非常短。

那时候对我来讲是非常大的打击,我觉得没办法躲过这一劫。当时电影《中国合伙人》正在热映,电影里面主角的公司也面临了一起国际诉讼,当时有一个桥段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就是黄晓明扮演的主角在和解会上慷慨陈词,讲述了他的理想、情怀,最后打动了对方并撤诉了。

这个桥段让我深受启发,虽然我没有黄晓明长的那么帅,但是我的英文肯定比他好。所以说我当时就在想,我能不能同样在和解会议上感动我们的对手,讲讲我们的创业的不易。我之后每天都对着镜子练习我的演讲,有些时候我可能觉得我讲的太好了,把我自己都感动的哭了。

到最后,等到我们真的参加和解会议,发现这个电影情节是不符合现实的。连让我发言的机会都没有,全部都是对方律师态度强硬地表示根本不愿意和解,五分钟不到整个会议就结束了。

既然要打这个官司,要打就要打赢。我就请了美国最好的知识产权的律师事务所飞翰,当时也请了最好的一个专利律师,就是苹果和HTC的一个诉讼律师。那时候我们的费用非常紧缺,美国的专利诉讼不像国内的诉讼,它需要你要把所有的源代码、相关文档都要重新提交给对方,所有的源代码都要提供给律师。那个时候因为我们要省钱,本来他是需要通过我们的律师进行过滤的,最后我就做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我说所有的源代码、邮件全部都不过滤,统统发给对方。

这样做对我们来讲风险是非常大的,但是没办法。对方的律师在收到我们所有的邮件和源代码后就傻眼了,这些资料全部都是中文的,也全部没有注示,其实是有英文的律师还把英文给拼错了,对方律师就非常崩溃不知道怎么翻译,那个时候也没有同传技术。最后通过了不断的努力,不到三个月就无效了对手的一个专利。三个月以后,法官就判定我们不侵犯另外的三个专利。那时只剩一个专利了需要开庭审理,对手已经觉得不可能打赢官司了,他们主动提出了和解。

原来触宝是排名世界第二,但目前我们已经是排名全球第一的手机输入法APP。我们全球共有七亿多用户,日活跃用户已经超过一个亿,我们支持的语言有128种语言。有很多人只是听说过搜狗,其实触宝是海外最大的手机输入法提供商,我们的用户遍布欧美地区,还覆盖了很多东南亚国家。

很多人就会问,触宝作为一家中国公司为什么能够做海外市场。也有很多出海企业问我,海外市场跟国内市场最大的差异是什么。其实最大的差异不是文化,而是在用户的结构上。

中国的用户是一个金字塔的结构,在中国的互联网结构里,中底层的用户数量占比最大,包括所有的BAT、快手等公司都抓住了中底层的用户。但是在海外,大部分受过高等教育的中产阶级才是主力,所以你会看到不管是苹果、谷歌还是特斯拉,这些公司都是从中高端用户做起来的。用户的结构差异决定了国内和海外市场打法的不同。

很多中国出海的公司都是做工具类的APP,因为海外的用户非常注重时间、效率,所以他们需要工具去提升自己的效率。但是在国内,大家看到更多的是一些直播、娱乐、短视频的APP,为什么?因为这些APP针对的用户,时间对他们来讲是过剩的,他们需要消耗更多的时间。而很多的中国公司在出海时,没想清楚用户结构差异就会进入误区,只注意到了文化的区别,但是核心的差异是在用户结构上。

今天即使是工具类的软件,它们在出海时也碰到了很大的瓶颈。比如用户的获取成本越来越高、竞争也越来越激烈,所以现在大家看到的很多出海创业公司有一个新的提法——工具类的产品现在要开始转型或者是我们下一个出海的机会要在娱乐、社交方面,那我觉得这个首先就定义错了。

出海越来越难的核心问题不是人口红利的消失,也不是软件的功能要从工具向娱乐、社交转型,大家一直在考虑下一个风口、市场在哪里,这都是错误的。核心的问题,关键还是在于同质化的竞争太严重。

在中国任何一个旅游市场里,大家都能看到这家店和那家店卖的是一模一样的东西。现在出海的创业公司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你可能先进入这样的国家、市场,但是很快就会有中国同行业的竞争者进入,他跟你们提供的是一模一样的产品。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你的先发优势没有了,别人还可以复制你,可以比你做的更大,这会导致用户成本不断提高。

很多人就会问应该怎么样去解决这个问题?我原先是学物理出身,我想到一个量子物理学的例子叫跃迁。

跃迁是什么概念?在量子物理学中,当一个电子获得光子能量的时候,达到一定程度能量时就会跃迁到更高的能级上,量子的状态是不一样的。如果用在我们的创业里面,那就意味着当你把你的优势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这个时候你的公司、业务就会跃迁到一个新的能级上,在新的轨道上面别人就很难再跟你竞争了。

今天要解决海外创业碰到的成本提升的问题,或者是竞争的问题,我们的确需要用一些新思维。这个新思维在我来看,就是要实现“跃迁”,让你的公司、业务提高到更高的高度。

到底怎么样做到?如果我把跃迁比作是一个三维的向量,那么这里就有几个不同的坐标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首先第一个就是跃迁的概率,就是你有多大的概率能够实现这个跃迁。第二个是跃迁的速度,就是需要多快才能达到跃迁。第三个就是时间,你在这样的一个跃迁状态下能持续多长时间,你的优势能够保持多长时间。

技术就能够决定跃迁的概率。现在中国很多的创业企业都是模式创新,模式创新的公司有一个特点,就是它实现跃迁的概率是很小的。也就是说 100 家 O2O 的公司里面才有可能出现 1 家美团,几十家共享单车的公司里面才会出现一家 ofo 或者是摩拜。这个概率很小,但是如果你有核心的技术,你就能够大大提升你跃迁的概率。

当你能够有核心的技术去实现你优势的时候,那么你跃迁的概率就大大增加了。对触宝而言,通过神经网络、滑行输入等技术,我们能容易地实现跃迁。

另外一个维度,数据决定了跃迁的速度。

刚才所有的演讲者里面都提到了一个数据概念,这个数据对于所有的互联网公司都是非常重要的。每一家都说自己有很多的数据,数据当然是可以不断积累的。你积累数据的越多,你跃迁的速度就越快,尤其是在现在大家基于深度神经网络的学习。其实你的数据量越大,你学习的速度就会越快,对于神经网络而言收敛的速度就会越快。

很多人问我说,触宝做输入法的优势到底在哪里?如果是一家BAT的公司来做可能也会达到我们同样的技术,但是就是因为触宝有海量的数据,所以我们可以比别人领先一年甚至是更多的时间去收敛到更好的结果上面,而这个时间、速度就是我们的优势。

数据最后决定了跃迁的速度,多快程度上,能不能比你的竞争对手更快的达到跃迁的程度。

举个例子,触宝当时在2016年曾经预测了美国的总统大选。媒体都在预测希拉里可能会获胜的时候,我们通过大数据分析了很多用户对特朗普、希拉里的偏好度,以及聊天的偏好度后,发现特朗普在整个用户的舆论方面一直领先于希拉里,通过数据很快的就能够发现问题。

最后知识产权、专利能够决定你跃迁的时间。你到底持续多长时间,当你跃迁到一个更高的能量状态的时候,学物理都知道这样的状态是不稳定的,随时会被别人替代,你也可能只能持续一段时间。这个时候就需要通过你的专利、知识产权去保证你的持续性。

这个在海外是非常重要的,在海外不管是跟三星或者是跟HTC这些国际的品牌厂商合作,他们问的第一个问题永远是你们有没有自己的知识产权,你们有没有自己的IP,有没有自己的专利。正因如此,我们申请了160多项专利,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能够打赢中国第一起软件产品的337调查案,这也是为什么我在演讲的一开始就说我能够打败我的竞争对手。

同样对于触宝而言,也有其他的公司竞争海外市场,这个时候我的专利、知识产权就是我非常好的优势,也能够让我的跃迁保持更长的时间。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现有的输入法技术,能够让触宝从一家单纯的输入法公司跃迁到一家能够实现人工智能、实现更好智能交互的一家公司。

人工智能的核心是要解决两个问题:第一个是让机器如何更好的理解这个世界,这就关系到计算机视觉、图像视觉;另外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如何让机器更好的理解人,这就是人机交互、语音识别,就是需要处理我们的自然语音,而这个恰恰也是触宝跃迁的下一个状态。

最后,我想引用第一个提出跃迁理论模型的物理学家海森堡的名言来结束我的演讲。他说:“提出正确的问题,往往等于解决了问题的一半”。当我们考虑出海、考虑竞争的时候,当我们总是在想着下一个风口到底是什么、想着怎样去获得更新的机会的时候,其实是我们问错了问题。我们更应该问的是:当你不论在什么领域和别人竞争的时候,应该如何实现自己的跃迁。谢谢大家。

触宝王佳梁:如何实现跃迁是海外创业的新思路 | WISE 2017新商业大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