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娃娃机一样,摇摇车也被视作是一个线下流量入口,例如36氪曾经介绍过的小骑手,通过改造传统摇摇车的支付方式来获取儿童消费垂直场景中的流量。

“快乐童摇”创始人胡笃晟看来,流量获取并不难,更重要的在于为,如何获取高质量的流量才是最重要的,儿童娱乐的消费其实并不局限于摇摇车,因此,他的选择是从摇摇车切入,通过铺设多样的娱乐设备来发掘儿童的线下娱乐需求,进而激发更多的流量。

目前快乐童摇已经获得了梅花创投和唐彬森 1550 万元投资。

从现阶段来看,快乐童摇要做的事情是通过大规模铺设设备来抢占市场,我的疑问是,单纯从设备运营的角度来看,快乐童摇和传统的摇摇车运营商之间有什么区别呢?

胡笃晟认为,能够规模化运营是团队的最大优势,也是快乐童摇和传统摇摇车运营商之间的最大区别。实体设备运营是一个重成本投入的事情,因此,传统的运营商最多能够运营 100~300 台左右的机器,这也是传统线下运营商不能成规模发展的重要原因。

快乐童摇降低成本的方法在于,基于自主研发设备的基础上,团队自己在上游集中采购产品零部件,签约的代工厂进行最终组装即可,也就是说,设备的生产成本中,代工厂对于零部件的加价环节被压缩,以摇摇车为例,单台设备成本为 500 元。

而除了设备本身的成本外,线下娱乐本身也是一个重人力运营的事情,主要在设备铺设到后期的运维这两个环节。

在设备铺设方面,团队选择了“众包”的形式去降低运营成本,即在第三方平台上发布任务后,由第三方来“挖掘”可能的点位,团队只需要根据上传的照片和周边设备的铺设密度来判断是否为有效点位,不过点位的有效性仍需要根据后续的运营数据进行回查,对于获取单个点位的成本,则不做具体透露。而在运维上,胡笃晟提到,通过提升核心控件的质量,现在能够做到 1000 台/人的运维。

此外,设备的多样性也是快乐童摇主打的差异化,我们在一开始就提到,快乐童摇要通过铺设多样的娱乐设备来发掘儿童的线下娱乐需求。根据团队提供的数据目前已经铺设了4100 多台,其中摇摇车占到了90%,除了扭蛋机外,团队在下一阶段还将推出多功能游戏机,可以抽象理解为通过多样化的娱乐内容来增加线下用户的粘性,活跃越高,则变现的价值越大。

此外,多样化的设备也是能够去和传统线下摇摇车运营商抢存量市场份额的途径。一般来说,在和第三方运营商固定分成的情况下,母婴店、社区超市等门店店主并没有太大的内驱力去更换摇摇车运营商,虽然“收编”旧设备也是一个可行的途径,但成本过高,因此用其他功能设备“弯道超车”是一个可行选择。

不过儿童娱乐的特殊性在于,由于支付对象为家长,如何通过产品设计来打破家长对于扭蛋机、游戏机“易沉迷”的刻板印象也是需要考虑的事情。

在下一阶段,团队将主要拓展南方市场,团队方面创始人胡笃晟曾创立O2O项目“阿姨厨房”。

儿童线下娱乐怎么切,「快乐童摇」想从摇摇车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