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看起来不太像一家风险投资机构,更像是一家教育机构,更或者是一家从事会务服务的公司——事实上,后两个身份也正是这家另类投资机构并不讳谈的标签。

成立于2015年5月,蓝象资本几乎是中国最早的一家专攻教育领域的VC。其创始团队宁柏宇、沈文博等人均出身自好未来战略投资部,而后其引进的LP也均为教育领域内的机构或个人。这份基因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蓝象将成为教育投资行业海量资源的聚合体。

蓝象试图将教育早期投资“以产品逻辑运营”,这也是这家机构极为特殊又有趣的一点:比如其所有天使轮项目的估值一律为1000万,不还价,蓝象占股3%或8%;所有被投企业都会享受6个月的标准化投后服务,包括在商业模式、用户估摸、再融资等方面的全方位助力,其中每一个时间节点及服务主题也都是预设好的;同时,蓝象还扮演着各类社群和行业活动的运营者角色。

成立两年半以来,蓝象有一份不错的成绩单:在总共投出的40个项目中,近10个的估值已增长至投入时的10倍,两个项目以并购形式退出。

11月14日,蓝象资本宣布,其刚刚募集完成总额3亿元人民币的“愿景基金”,将重点关注泛A轮阶段的教育公司,主要LP为教育行业的上市公司或B轮后独角兽公司。宁柏宇接受了36氪的专访,我们聊了聊教育投资行业及这家机构的过去两年半历程。宁柏宇说,对于教育投资,他拥有着比2015年时更强烈的乐观,“如果我能活到100岁,至少还要用40年来干教育投资。”

第一期基金刚成立就收到400份BP

36氪:先说说你们的新基金吧,募了多久?LP有哪些?

宁柏宇:这期愿景基金(新基金)前后募了半年,主要的LP是教育领域内的几家上市公司和独角兽,比如好未来、网龙、威创股份、VIPKID、沪江等。

36氪:在愿景基金之前,蓝象已经有蓝象营基金,区别在哪?

宁柏宇:概括一下:前者是教育首投,后者是教育合投。

蓝象营基金是2015年5月我们决定做早期投资时就募到的,LP是好未来的3位创始人。接下来几年,我们相继募到二期、三期,每一期的总额都是3000万。

蓝象营的特点是:专注天使轮、种子轮的投资,额度为30万或80万。

愿景基金的投资额度会大一些,主要针对泛A轮的企业。教育行业经过前几年的发展,现在不仅需要钱,还需要上市渠道,这也是我们选择上市企业作为LP的原因。另外,蓝象的优势在于产业侧的资源,规划中的愿景基金希望能多和其他机构合作,我们侧重产业资源,他们更多提供资金上的资源。

36氪:2015年决定做一家专注早期的教育基金,事后有人复盘,那也是在线教育由热转冷的一年。

宁柏宇:我认为那更像是一个低潮期,或者说是波谷阶段。在好未来时期,我就注意到一个趋势:2015年左右,很多成熟型在线教育公司已经到了中后期,当时还是有大量的初创教育公司在成立,而再把眼光放长远一些,教育行业必然是未来家庭支出中的重要部分。正是需要资本的时候。

36氪:所以当时毫无犹疑?

宁柏宇:没有犹疑,我们很乐观。

一方面,蓝象的团队很好。我和沈文博(蓝象资本合伙人)以前在好未来都是总经理,他当时挂的职务是张邦鑫(好未来CEO)助理,我是投资战略部副总经理,在进入好未来之前,我在新东方工作过5年,是第一批教师培训师。现在,蓝象的3个合伙人从职业履历上也有天然的互补:我干培训出身,从K12到大学阶段,我熟透了那套体系;文博是干互联网的;后来加入的张爱志原来是跨考网创始人,对考研和职业教育很熟。

另一方面,蓝象最初是好未来内部的一个创业项目,不存在新基金募资难的问题。但后来确实是看好教育投资,但同时认识到,一个早期投资机构依附在一家教育上市公司里确实有很多不方便、不协调的地方,所以决定出来。在这一点上,邦鑫也是支持的。

还有,我们有一个学习对标的对象:美国的Y Combinator基金。这家机构是过去10年间风投回报最高的公司之一,它通过投资、孵化数百家创业公司,比如Airbnb、Dropbox,解决了创业者的素质和创业需求不匹配的问题。这也是蓝象对自己的定位。

我们在2015年5月发布第一期产品时,就收到了近400份BP。

“如果你只是渴望成功,我不建议你选做教育”

36氪:蓝象喜欢什么样的创业者?

宁柏宇:年龄最好是28到32岁,最好有过一段成功的经历。因为教育不完全是科技创业,需要有超强的组织管理能力。

同时,要有迅速拥抱互联网新技术的能力,并能吸引到产品、技术和市场方面都强悍的合伙人加入,综合素质也是我们看重的方面。

最后,初心非常重要。比如,你会特别同情那些无法接受平等教育的人,想去帮他们。

36氪:相较于渴望成功的“野心”,哪个更重要?

宁柏宇:还是初心。如果你只是极度渴望成功,并希望通过创业来实现,那我建议你不要选教育。

36氪:有同行说,蓝象把所有的钱都压在教育上,风险不小。毕竟,这是一个收益不那么快的行业。

宁柏宇:我们的收益还不错。两年半过去,蓝象营一、二期基金的账面回报分别是2倍和1.8倍。

另外,这是一道选择题。就像你说的,教育行业发展相对不会那么快,这一点我们在做蓝象之前就知道了。如果急于求快,为什么不去投TMT?

36氪:不求快回报,求什么?

宁柏宇:长期、稳定、还不错的回报。我们的LP全都是和教育相关的机构或个人,他们非常了解教育行业的特点,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有充分的共识。

另外,我们几个合伙人都是中年人,有过一些履历,不急着挣快钱。

用“产品化思维”运营基金

36氪:作为一家早期投资机构,蓝象的优势有哪些?

宁柏宇:品牌;案源;服务和口碑——一言以蔽之:因为我们更垂直,所以行业资源的优势明显。

36氪:这似乎不够make sense,很多机构都会提供类似的投后服务吧。

宁柏宇:蓝象的投后是主动发起的,一般机构的投后是响应式的。这是本质的差异。

创业者往往有三个层面的需求:钱和资源、创业知识的辅导,以及缓解创业的孤独感。对照这三点,蓝象创业营是以标准化运营的投后服务。你可以这么理解,我们是以做产品的思维来做投后。

比如我们规定好:投后的项目每两周开一次“一对一”沟通会,即蓝象的合伙人和创始人一对一见面;每个月要有一次进度迭代会,第一个月的主题是产品和市场的匹配度问题,第二月是规模增长的问题,第三个月就直接带创始人引荐其他投资机构了。

同时,我们还会为每家公司创设一个私董会,针对不同的项目选择5—6个成熟教育公司的企业家,做4个小时的深度沟通。这些企业家也希望了解新的行业动向,所以和初创公司可以说是互相需要。久而久之,蓝象营也成了教育行业的社交圈。其实,这也是借鉴了YC基金的模式。

我们会用大量的应届生和实习生,去承担社群运营、活动执行等方面的工作。我们还投了一些垂直媒体和社群,来办各种各样的行业论坛和活动。我去年演讲了47场。

36氪:这种模块化的运作,决定了蓝象投资时的纪律性吗?

宁柏宇:根据我们设定好的模块,大多数环节往直接往里套就可以了。在投资前,我们还有“未来工场”做创业孵化器,蓝象投了后,我们有桃李资本来做FA。

纪律性是我们追求的。对于极早期的项目,撒面非常重要,蓝象对天使轮的项目,投资额度一律是30万或80万,被投企业的估值统一是1000万。不还价。

36氪:如何保证每个都是1000万的估值?

宁柏宇:初创企业的估值的标准不是很严格,大多是心理价位。

你算一下,我们只占很少的股份。一定程度上,我们是想为了让这些企业拥有蓝象在教育和资本圈的资源,你甚至可以理解这是一种“服务费”。蓝象的一个自我标签是:教育、投资教育行业的创业者。

“6亿人”和“8亿人”的投资逻辑

36氪:蓝象对教育投资的顶层逻辑是什么?

宁柏宇:寻找教育中的人口结构性问题。

到2022年,中国会有14亿人,简单来分:6亿是富裕、上层中产阶级,8亿是城市普通中产、城市其他以及农村人口,这两者对教育的需求不同。前者需要教育升级,比如各类素质教育,所以我们会投画画、围棋以及留学游学产品。后者需求是教育公平,所以我们倡导K12阶段的教育信息化,会投一些面向B端的提升教学效能的产品。

根据这个大逻辑,我们再分年龄段、学科、产品模式去看。

36氪:你们的投资侧重在“6亿人”还是“8亿人“?

宁柏宇:之前“6亿人”的项目比较多,“8亿人”是我们下一阶段的重点。目前,国家正在重点解决的就是公立学校的信息化提升问题。

36氪:理想中的投资标的,应该具备什么特质?

宁柏宇:蓝海孤品。

36氪:所以如果一个赛道里的老大被其他家投了,你们就放弃这个赛道?

宁柏预:也不是这个意思。“蓝海孤品”是最佳选择,但教育行业有自身的特点,任何一个分赛道里虽有诞生老大、老二的可能,但老三老四就没有出路了吗?不是的,它们也可以活得不错。

36氪:未来还看好哪些赛道?

宁柏宇:目前来看,教育培训是比较成熟的。其中有三类被验证可行:线下的连锁培训机构、在线的B2C学科教育、兴趣和知识付费平台。

还有就像我刚才说的,教育公平是未来的一个创业方向。这方面多数是面向B端的,比如学校信息化:基建、SASS、家长教师的服务系统等。

36氪:对未来还像2015年时那么乐观吗?

宁柏宇:过去两年半,我们有近10个案子的估值已经过亿:做英语听说学习的“智慧流”估值已达1.8亿,做幼儿园教学资源分享的“幼师口袋”已获得了全国三分之一的幼师用户。

我们现在不仅有2015年的乐观,而是更乐观。如果我能活到100岁,至少还要用40年来干教育投资。

蓝象资本发布3亿“愿景基金”,他们如何用产品思维来运作一家VC|36氪专访宁柏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