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文章大多在讨论一些事物的边界:网易做电商的边界、电商自营品类的边界,以及一款价值上不那么正确的手游边界在哪里。对边界的延伸与探讨,某种程度上也在重新定义这个行业。

还有一些更新了我们的认识,明面上双11是剁手的日子,但是暗地里居然滋生着一条庞大严密的灰色地带;继杭州以网红圣地重新让大众认识了这个城市后,深圳也以一桩隐秘的生意带出了它不为人知的真实一面。

红榜:那些闷声发大财的秘密生意

在阿里带动了两年关于“新零售”的讨论之后,丁磊提出的“新消费”多少有点要另立山头的意思。我们可以看到,阿里提出新零售之后,就有一大堆的动作去诠释这个概念,那丁磊的“新消费”概念也会布局很多来让它推广开来吗?目前我们看到的,从服装到情趣用品,从家居再到跟线下实体酒店合作,严选一直在扩张边界。所以,有什么是严选不会做的?

一年利润不翻几番,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混深圳“华南城”的。最近一两年,中国企业纷纷看到了海外市场的空间,无论出海自己做还是收购合资,都变得越来越频繁。但是,华南城的这些公司,其实早就在出海,早就在悄悄赚钱。这个地方,秘密地发生着什么?爆发的风口来自哪个事件?对赌、膨胀和自我更新后,哪些企业存活下来了,然而归根结底,为什么是深圳?一篇文章带你探寻深圳的隐秘生意。

美国东部时间11月13日,乐信向美国证监会(SEC)递交了IPO招股书。据招股书,乐信计划在纳斯达克IPO上市,股票代码为“LX”,拟筹资5亿美元。成功上市后,乐信也将成为中国分期电商第一股。乐信的贷款规模和贷款余额增长很快。作为早起分期市场两大主要玩家,乐信和趣店自然要被拿来比较。与争议不断的趣店不同,乐信在业务规划上选择了更稳妥、更体系化的一条路,因此,乐信的某些数据和趣店比起来不免有些暗淡。乐信具体是如何开展自己的业务呢?它和趣店最大的不同在哪里?它的发展前景又如何?

黑榜:明面上与暗地里的较量

今年的双11的战果斐然,明面上,是消费者的剁手狂欢;而暗地里,成为黑灰产的撸货盛宴。这个产业早已有之,今年的动静则格外大。整条产业链中扮演角色的主要有卡商、收货商、黑客。简单来讲就是卡商是弹药抢购软件,收获商卡商提供账号,黑客提供软件,撸客抢货抢券,收货商收赃并销赃。

看完这些是不是觉得自己过了一个假双11?平台的态度呢,以往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流量就代表着利润,代表着好看的数据。不过今年动静之大未来又会不会有新的变数?

去年年初,唐德影视花了6千万美金,从荷兰公司Talpa手里买下《中国好声音》原版模式第5-8季的版权。现在,Talpa 发来函件,以唐德未支付第二期尾款为由,单方面宣布要收回授权。所以,唐德为何要延迟打钱呢?当初的唐德和talpa,曾经你侬我侬,如今又为何“离婚”呢?今年的《中国好声音》还有戏吗?他俩还能复合吗?不过,要是没有人买《好声音》,唐德要那模式干嘛?

PK榜:国外模式的中国化演绎

虽然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仅有1%,但是亚马逊的影响真是无处不在。阿里和网易还在讨论到底是新零售还是新消费的时候,亚马逊已经咔咔咔推出一堆新物种了。这次,它又更新了电商自营品类的边界:家居和运动服饰。服饰类模式虽然已经被电商自营跑通了,但是更强调专业性、技术性的运动服饰看看亚马逊是如何做到的吧,以及亚马逊的自营模式能给国内的电商平台哪些启发?

2017年的现象级游戏非《绝地求生:大逃杀》莫属。但由于政策监管等原因,“大逃杀”恐怕将难以获得出版运营许可。即使这样,腾讯、网易、小米等大厂已纷纷入局“吃鸡”,至少开发了5款手游产品。也许你还没有一一体验过,但是文章尽可能详细的列举了几家大厂各自游戏的特点。没有国服版过瘾的时候,玩一把这几家的也是可以的,但是还是不要太沉迷吧,因为有可能国内这些变种的游戏也会一不小心面临下架的风险。

商业红黑榜|现在都流行闷声发大财?深圳、双11、网易背后那些隐秘的生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