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0日,新能源出行生态运营商时空电动,展出了其新款纯电动乘用车东风·时空E17。东风·时空E17也将加入到时空电动于今年4月发布的清洁能源汽车推广计划“蓝色大道”中。

时空电动与东风汽车合作推出的东风·时空E17,该车型已于今年4月进入工信部发布的第十批《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

动力方面,东风· 时空E17搭载时空动力电池,实测续航里程最高已达到490KM。除私家车之外,其也可广泛应用于出租车、网约车等高频出行车辆。时空高密度动力电池,采用特斯拉同类三元锂电芯,能量密度超过新国标,已有2亿公里实途检验。

在能源补给方面,作为“蓝色大道”计划投放市场的新车型,东风·时空E17是采用“时空移动电网”换电,3-5分钟可以完成整个换电过程。目前,整个“时空移动电网”已在杭州、苏州、长沙全城覆盖,未来也将这一套补充体系扩张至全国中心城市。

时空电动自今年4月以来推出“蓝色大道”计划,蓝色大道三大示范城市杭州、苏州和长沙,移动电网已基本成型,总换电能力可支撑近6000辆车快车运营。此外,蓝色大道项目即将在南昌、贵阳、大连等中心城市落地,实际落地城市将达到十个以上。

今年时空电动重磅发布蓝色大道品牌,蓝色大道计划五年时间,建设一张全国移动电网,推广25万辆电动汽车。据了解,时空电动在杭州已投放新能源汽车近2000辆,建设换电站近30座。全国移动电网支撑下,纯电动车辆跑出近2亿公里的真实运营里程。除了东风汽车之外,时空电动与滴滴出行、浙江物产等公司都保持着合作关系。

时空电动布局产业上游始于2009年,2013年正式成立,形成出行生态(蓝色大道)、电池制造、整车研发和汽车金融四个业务板块,业务覆盖电动汽车全产业链。

以下是时空电动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陈峰的访谈原文:

陈峰:各位下午好!我们公司也算是从2013年开始到现在在汽车行业里面是非常年轻的公司了,但是从出行的角度来讲的话,我们跟滴滴的年龄差不多,大家都是创新型公司来改变出行的方式,我们现在从最早开始的,从制造开始,从电池PACK开始,到后面的整车,包括联合了东风、日产一起来做新能源车,现在我们慢慢慢慢开始进入到出行的领域。我们最大的应该说特点来讲,我们一直从创业之初到现在坚持了做换电的方式来推行电动汽车,这个就是我觉得我们最大的特点。我们觉得从去年开始我们基本上把公司的整个大的战略基本上成型,这个模型也得到了验证,我们从今年开始就,应该说去年下半年开始,全国各地在拓展,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去复制,其实现在基本上就是一个模式比较清晰,拓展,现在大家陆陆续续媒体上也看到,包括前段时间北汽还发过一个“擎天柱计划”,我们没有发布“擎天柱计划”,但是我们已经把类似的活干的差不多了,我们一直在做这个事,但是今天主要还是跟大家互动,很多我们的资料在网上应该都能看到。谢谢大家!

问:以前看过资料,你们是国内少数主推换电模式的公司,现在实现了盈利,我想问一下咱们是怎么实现盈利的?怎么做到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盈利的?现在状况怎么样?

陈峰:实现盈利是这样的,任何一个模式,我们是去年开始在单站实现盈利,今年我们的目标是单程实现盈利,你在全网实现盈利,肯定只要发展就是有问题的,因为每个新的城市进入,从开始的投入到产出、到盈亏平衡,基本上都要很漫长的时间。换电模式其实说白了,我们说以前刚开始创业的时候年纪轻不懂事,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要颠覆这个、颠覆那个,最后你发现其实商业模式基本上没有太大的变化,因为所有的互联网也好,因为所有的新的技术、新的通讯的方式,其实就解决了一个效率的问题,效率更高。我们的换电网络,我觉得做换电你会发现,其实就是一个加油站的商业模式嘛,你没有什么很先进,也不是说先进,原来没有这个商业模式你开创了一个商业模式,他就是原来加油站的商业模式,加油站商业模式换电模式要盈利其实也看到了,比如说你把电池当能量块的话,你要用你这个能量块的客户足够多才能盈利。如果说我设计了一个服务,比方说一个站一天我能服务300台车,但是最后你只有30台车过来,那会有影响。我们是两条腿走路,一方面我们是在建设我们的换电网络,同时其实我们自己也在创造我们的,也不是说我们自己,我们也联合了很多倡导我们的客户。换电、充电之争一直都有,我们从2010年开始参与国家电网的换电模式,在杭州做出租车,到后来做着做着国家电网2013年宣布退出不干了,其实当时也很受伤。他不干了当时电池的成本是完全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当时我印象是4千多块钱一度电,现在肯定2千以内,而且这个是最大的预测都没有预测电池的价格下降这么快。当时大家都认为所有的车都得换电,充电也认为所有的车都得充电,换电是胡扯的,所以我们现在开玩笑,在我们这个行业里面,一个换电派、一个充电派的擦肩而过,互相鄙视一下对方,都骂对方傻。其实我们发现到今天为止,不要互相去攻击,到后来我们也在反省,其实不需要所有的车都去换电,但是换电肯定有它的市场,2C的车充电就OK了,2B的车,我们以前城市高频用的车,就是每天跑的很多了,对换电绝对是刚需。其实说白了,换电我们真正解决的客户的需求是什么,解决客户的需求实际上就是效率的问题,只有对效率有刚需的,他对换电就有刚需,私人用车队换电是没有刚需的,就跟我们的手机一样,你一天你用了完全没有问题,你让他来充,iPhone手机从来不用换电的,但是如果说一个每天跑200公里以上的,他换电绝对是刚需。我们自己的话说,做到现在为止,这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工程,你说怎么盈利。

我们自己建立了一个模型,我们的测算其实非常保守,包括电费我们现在8毛钱件一度电来做的,现在其他城市拓展过程中我们发现,其实很多地方的电费远远低于我们的想象,甚至像福建政府发布了一个文件,集中式的充换电站电费3毛2,大连3毛7,这个一下子就觉得,你想想看,成本降下来了,换电站的成本核心三大块,设备的折旧其实都还是少的,有一个变压器出来折旧,其实说了小区里的变压器,这个东西一样的,他可以用20年一点问题都没有了,我们按照10年折旧都没有问题。但是如果说人工是当期开销的、电费当期要开销的,还有换电的时候你换那个备用电池一定要进去,这个才是三大成本中心呢,但是备用电池你知道,电池价格下来了,我们这个又下来了。其实我们三大成本里面,电费、电池、人工,惟一不变的是人工,你想想看我们觉得做比较简单。当然这个里面还是要你的用户和你的站要匹配,不能说我建了100个站,但是我只有10个站的用户,你肯定亏了,我们是找几个场景,最核心的场景就是说,我们说什么样的车对高频用户是有需求的,大巴车有需求,这就是公交车他每天跑了很多了,出租车有需求,北汽占用了出租车市场,这个是相当牛的,出租车的字表我们想拿也拿不到。第二个到第三个,网约车的市场,这个市场我们是重兵在布局的,我们是跟滴滴成立合资公司落做这个事。第四个是物流车的市场。物流车的市场原来其实是没有想象那么好,但是接下来我相信物流车的市场逐步逐步的会像出行的市场一样开始集中了,现在你知道了货拉拉、58速运,已经有这种感觉了,到一定程度以后,货车就个人买货车挂到平台上去运货,就变成我们现在的滴滴司机买车去跑滴滴一个道理,这个就是我们目前的一个探索。

问:你们去年4月份剥离了电机的用户,去年5月份剥离了电池包的用户,我想问一下,很多整车企业都在纷纷入股电机和电池包的用户,我想问一下,很多整车都在纷纷入股电机、电池包,你们剥离这些资产是为了避免关联交易呢?另外,你们和东风有整车制造的代工合作,你们代工合作里面会不会有出现一个问题就是说,…(01:42:45),另外,你们下一步造车这块是什么样的模式,找人代工模式,还是说打造品牌?

陈峰:其实我觉得我们公司名称里面叫“时空电动汽车”,但其实我们一直,那天还在讨论这个事,其实我们不做车,我们不是一个做新能源汽车的公司,因为新能源和车我们对自己的感触就是说,我们做新能源汽车肯定做不到全国前三名,我们现在做的其实是应该讲,各位在做电脑的,我会做戴尔的,不会做苹果的,不会做IBM的,我们做的是intel,而不是说品牌电脑。这里面你会发现其实我跟康迪的合作、我跟东风的合作,不是代工的问题。这就是他们的车,一方面我们只是他们的零部件供应商,我们的电池PACK、我们的电芯、我们的其他零部件只是供应给他们,代工比方说富士康和小米的代工模式,所有的零部件由下面采购,采购完的交给富士康,富士康大了手机再还给小米。

问:现在有很多滴滴快车司机端的车,就是打破一个平台。

陈峰:没有,那个是东风平台,东风骏风,品牌包括所有东西都是动,都是我们的。

问:现你们现在把电芯和电池包业务都已经剥离了,现在你们再去跟他们合作还有什么可以去跟他们合作?

陈峰:没有剥离,电池包没有剥离,电芯是剥离的。

问:去年5月份有一家公司找你们发公告。

陈峰:没成功,要很多机遇嘛,你一看就明白了,哪个就是…(01:45:15),6月份出来新政了就没法干了,在那个之前,第一是创业板,那个之前你看我们的估值也好,这个就是按照不超过他上一轮的总资产来设计的,我不是说卖了,我是把上市公司买了,只是后来6月份重组新规出来以后,我们所有的东西就没法干了,你创业板没办法来做借壳,因为他有5个指标,后来我们就中指标。

PACK业务这么核心的业务我怎么剥离。

问:请教您一个技术问题,之前了解到咱们换电这块现在公司的技术路线,像北汽那边他们用的是底盘换电的,…(01:46:10)是侧面换电,现在力帆他们支撑说换电2.0版的技术,是后箱式换电(音),目前…换电设备是充电换电的一种,充电换电对整车的设计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陈峰:第一个,分箱式换电,你们有没有去看他换电的现场,力帆他换电其实就是把车造完的以后看哪些空间可以放电池,他分箱的,他是2.0也好、3.0也好,这个是每个人都自己说的,关键怎么看。他现在的车有8箱电池,前引擎盖打开有4箱,后4箱把后门打开,把后座翻起来再换4箱电池,你说哪个方便、哪个简单,大家一看便知,这个不探讨。

第二个,我们跟北汽之间,他是底盘换电,我们侧箱换电,这个不存在好与坏的问题,我们跟北汽之间这种方式,我觉得最大的区别在于,一个车是一整套电池,我们跟他的区别就是说,他不能做到跨平台的换电,跨车的平台,比方说他大车,EV260和EC180之间就不能换电,我们侧箱上下也好、侧也好这个也不重要,这个核心就是我们是把电池做成一个标准化的单元模块,就是E230那是两箱,我们这两天推出E17是四箱,电池是一个电池,一样,跨车型之间我们是可以更换的,这个我认为效率是肯定不一样的。包括接换电站,他如果两个车型去,那电池包得要两套,这个投入产出我认为是很难的,当然他如果说能够说服全中国的车的投放量达到一定的程度,那我就得…(01:48:33)。目前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还只是在北京做的比较多,在外面做的不多,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北汽我们也接触,我们也希望跟他们有这方面的合作,但是目前他们也没有给我们很好的反馈,他们还说要研究一下,因为毕竟他们已经有合作伙伴了,他们主体比较多,他们有北汽、有电巴、有奥动(音),奥动其实是蔡东兴自己投资的公司,奥动是运营公司,电巴是设备制造商,北汽是整车制造商,这里面核心就看奥动能不能赚钱,奥动就好比是一个运营商,运营商赚不到钱他持续发展的动力就没有了,这个都是一样的。像我们为什么能够一下子今年年底能够扩到10个城市,就是我们的合作伙伴发现,刚开始也是觉得是不是能够挣钱,但是做着做着发现,这个车整个模式是能挣到钱的,那个时候根本就不用去催他,他会来找你的,这个基本上是这么个模式,所以我们之间不大一样。

像北汽,其实我们三家,我们换电的技术是有不同,但是你看我们的场景是完全不同的,我们主导网约车,北汽是出租车,力帆是分时租赁,这三个不大一样的,我们的滴滴绑在一起,在流动的角度来讲,肯定我们是有最大优势的,当然不是说北汽第一,不跟他合作了,他们好象也没有往这方面去靠。

问:也问了他们的技术人员,说底盘换电的优势就是对于小车而言整车的通过性比侧面换电好得多,我想问是不是这样?另外,关于换电设备,如果侧面换电我看好像比前车箱那个机械抓取的形式,但是这个对于器械的精密度要求非常高,好像我听内部人员说有抓到凋落的情况,我们设备能达到也一步吗?

陈峰:第一个,机械的抓取,他的精密度其实现在是不难的,你现场去看机械手抓取换电视频,他到了那个地方还有个拍照的过程,一张照片,拍照其实就是一个定位的过程,定位直接过去抓取,抓取出来以后下面有一个托盘了,不会凋落的,因为国家电网在找那个地方,那个东西其实,一个不他的成本比较高,第二个当时也是国家电网主导的,后来国家电网不干了也没有必要,我们其实有自动的、半自动的、有人工,没必要永远这么高大上的东西,做展示展示是可以的,毕竟这是一个生意,你最后还是要看看能不能赚钱。如果说我全自动的、我人工的,最后我的人工一个都不能少,那我还用人工,这是最便宜的,半自动的是提高效率的,比如说我原来只能换200台车,半自动可以换400台车,我就判断我这个搬自动设备能不能赚到钱,这样就知道怎么去干。我们是把它当成生意,包括李斌未来也要做换电,我昨天晚上还在跟他们聊,他们就不把这个当成生意,他们当成一个他们把车卖出去以后的一个客户提升体验的辅助措施,觉得它是在搞新能源一样,搞的个充电模范。当然诉求是不一样的,他们也一定做得高大上一点,我们这个,又叫MOOC就行了,能之前这是最重要的,因为你不能挣钱的事你说的再好也没有用。外观的美观也好、干吗也好,你挣了钱都可以弄好的。技术角度说,你说哪个更好呢?说实话我说的难听一点,包括我们自己的车,现在都是汽油车基础上改过来的,你说有多好,不存在哪个更好的问题。我们接下来做的就是说,这个时代不会太久远,一定要根据你的换电方式重新设计一个新的底盘,这个过程中出来的东西肯定是最好的东西,正向设计是最好的,现在都是现有的汽油车基础上换一个,变成一个电动车,这个怎么改都是有硬伤的,包括底盘换电也好、侧面换电也好,肯定不如一个正向设计的东西。

问:您刚刚提到了自主设计的过程,目前除三点技术之外也和车企合作造车,想请问您,合作造车在未来我们的商业模块里是占多大比例,重点应该是在哪儿?

陈峰:这个系列上你可以把我们理解成为一个,我们做的是一个安卓的事,我们再怎么合作不会去做车,我们只是希望对方在研发他们新的电动车的时候,如果说看中我们这块市场,看中高频应用市场的话,他们能够把我们换电的标准设计出去,就是说未来他出来的车只要用我这个换电的标准就可以了,而且我会把这个标准无偿提供给他们,我不会说借着他造车这个事情去。就像安卓一样,不会自己去做手机,我们现在推广的是我们这个标准,比方说全国有1/2城市有我们的换电网络以后,我可以告诉车企说你只要用我这个标准,以后你卖你的电动车,你的客户是没有对能源补充有後顾之忧的,哪怕是2C的车,我们也欢迎他到我们这儿换电,2B的车更加不用讲了,我们要做的是这个事。所以我们说我们的核心是蓝色大道,而不是造车的。

为什么车厂不停的去对接、去联系?是希望车厂能够出来,档次更高的、体验更好的使用我们蓝色大道这个换电方式的产品,这才是我们最核心的诉求,所以我们现在开始,不光政府,我们还有其他车厂,我们在不停的推进。陆陆续续你会看到其他车厂出来的,用我们这个换电方式的。

问:请问你们涉及一些合资品牌吗,国外的一些品牌?

陈峰:日产本来就是合资品牌,明年我们就有一款日产的稍微告诉点轩逸,我们一直在准备这个,因为轩逸核心还是为了滴滴服务的,因为轩逸在滴滴上面属于第一用车,量特别大,我们把它变成电动车。

我是36氪汽车小组负责人卢姿伊,负责特斯拉、无人驾驶、新能源、车联网、出行及后市场,欢迎直接与我联系,微信:17701221940

时空电动汽车创始人、董事长陈峰:我们不是一个做新能源汽车的公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