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送到了,而你却不在家? 

时间错配、妥投率低、重复派送,反映出现有快递模式下的一组矛盾——包裹数量高速增长而快递员有限,无法满足业务量增长产生的派件需求。 

根据尼尔森和阿里研究院发布的《快递最后100米服务趋势报告》,一组关于快递数量的数据是:近年快递量年平均增速超50%,2016年快递总量已达312.9亿件,年人均使用22.6个快递,到今年上半年已超过一天1亿件快递量。 

另一组关于快递员的数据是,目前快递员数量200万+,平均每个快递员每天派件150-200件左右。在行业效率没有变化的情况下,快递行业的人员需求到2020年将变为400万+。

“单纯依靠快递员人数的增加无法解决越来越严重的派送难问题,只能通过快递收派链条的结构性变化来解决。” 「熊猫快收」创始人武宏刚告诉36氪。 

「熊猫快收」创立于2015年,定位于物流末端分发及社区连锁微仓服务平台,主要通过向社区小店输出包裹管理SaaS软件,用共享空间的方式解决因快递派件量大和用户时差造成的快递某端100米难题。站点功能包括:包裹自提、便民服务、商品体验及社区拼货。

当取快递变成消费者的高频行为,“快递代收”的价值愈加显现。包裹批量进店-店员系统录入-用户进店自提,一个站点日处理包裹量300件,减少了快递员的工作,从结构上提升了行业效率。

根据「熊猫快收」提供的数据,目前已覆盖近100个城市,业务网点10000多个,日活网点近2000家,日均快递近20万单,终端用户近300万人,预计双十一期间包裹量将突破500万单。

当网点还是单个的孤岛,未形成网络效应之前,熊猫快收首先考虑的是单点的盈利。在布点之前,会评估房租成本、人工成本以及集中到小区的快件量,当快递的收益能够基本覆盖人工和场地成本时,才会考虑布局专营门店。

“离用户越近,价值就越大。” 武宏刚告诉36氪,大家都在思考如何通过快递的流量变现,只是变现的方式不太一样。 

在流量变现的尝试上,「熊猫快收」首先选择了水果品类,采取前店后仓模式,运营线下版的拼多多——小区拼好货。预售模式下,用户可以在线上完成拼团,线下提货。由于有线下实体店作为支撑,可以在店内进行预售、试吃体验,也可以作为前置仓和售后退换点。这样一来,省去了包装成本,集中配送下,物流成本也降低了很多。

 此外,「熊猫快收」引入了来伊份、蓝月亮等快消品牌,提供基于社区市场的品牌展示、试吃试用、微仓储和代销直销服务。2018年,计划逐步向国内主流电商平台和垂直电商开放包括冷链社区微仓在内的全链条服务。

值得一提的是,「熊猫快收」是快递末端100米赛道上少数实现盈亏平衡的公司。

在同一赛道上,36氪报道了蓝店(2000万A轮融资)、小象驿站(千万级Pre-A轮融资)、收发室科技(数千万元A轮融资)等。目前,各家正在跑马圈地的阶段,竞争的关键在于运营能力、上下游资源获取以及扩张速度。

三通一达、顺丰等快递公司同样重视快递末端市场,他们的进入会对竞争格局产生怎样的影响?对此熊猫快收认为,行业的竞争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快递公司自己做,第三方平台也在做;第二阶段,快递公司入股第三方平台,进入代理人战争;第三阶段,剩下一两家头部公司。目前,正处在第一阶段向第二阶段过渡的过程中。

「熊猫快收」已在2015年11月获得来自戈壁创投、南京某国有资金的数百万天使轮融资,以及2017年7月来自58创始人姚劲波和宝驾租车创始人李如彬的数百万天使轮+投资。目前正在寻求3000万A轮融资。

快递末端100米格局未定,「熊猫快收」已覆盖近百个城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