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氪获悉,时间交易平台秒啊于一个月内完成三轮融资,分别为洪泰基金、朗玛峰创投的近千万元天使轮融资;映客的千万级人民币融资;映客与宣亚国际的3000万元A+轮融资。秒啊CEO透露,B轮融资也已处于最后阶段。此前,秒啊曾获慕岩的种子轮融资。

秒啊产品(网页+APP)于2016年底上线,简单地说,秒啊会挖掘和签约具有变现潜质的人,包括网红、明星、创业者、企业家、艺术家、专家等,预购买他的时间,在平台上进行公开发售,粉丝和投资者可以购买、行权、交易。

通俗地说,在秒啊平台上,你可以付费购买偶像的一条“祝xx生日快乐”的线上视频,一次线下共进午餐,甚至一首他为你写的歌,一切权益被量化为以秒计费的时间。也可以作为投资入手,在秒啊平台上监测涨跌,买卖交易。

36氪认为,秒啊之所以能够快速获得资本肯定,主要因为其创新的模式、底层的交易逻辑、清晰和已初步验证的收入模型、和较大的想象空间,且因为先发优势和一定的资本、资源门槛,几个同类竞品的体量和收入与秒啊差距较大。

能验证粉丝经济的产品——他的一秒到底值多少钱?

粉丝经济和流量变现是被市场说到嘴软的概念,但如何快速验证一个明星粉丝的真实活跃度、变现能力和市场价值?秒啊正在通过把“时间量化成资产,以社会实时交易展现价值”做到这些。

秒啊有二十多人的技术团队,自行研发了底层算法,通过监测全网数据,如百度指数、微博指数、粉丝数量、活跃度等,依照权重计算一个明星的粉丝变现能力数值作为参考,并在与明星或经济公司说明模式逻辑后,以相对低价签约买断其240小时的时间,明星可以先拿到50%的首付。

为了保证上线平台的明星的变现门槛,明星需要先在自己的朋友圈进行其25%时间的测试,完成后才能进入公开平台发售。目前秒啊平台共上线了170+明星,包括奉佑生、慕岩、朱晔、姜华等企业家,钱枫、关喆、左小祖咒等艺人,于大宝(国足球员)、高地平(电竞选手Gogoing)陈秋实(《我是演说家》选手)等牛人,时间均在上线时被一抢而空。秒啊还储备了近300艺人未上线,陆续放出,每周上新,其中包括韩国的全球知名偶像。

行权内容基本可分为线上、线下两类。线上包括聊天、语音、回复、录制视频等,线下则有吃饭、唱歌、符合明星红人的技能活动等,线上1秒起售,线下2小时起售。行权预约后明星必须在3个月内兑现。在所有购买时间全部被执行前,不会增发。

可观到有点吓人的数字是,秒啊上线两星期,充值到账金额达到了2亿元人民币,现在则已超过10亿元,每个月交易额在3-5亿元,每日的换手在3%-5%,充值资金存管于新浪支付监管。目前秒啊没有投入过市场推广,完全依靠明星与红人资深的流量。

秒啊的盈利模式也很直接,收取明星百分之二十的服务费和千分之三的交易佣金,自2017年6月后的一年盈利预计为1亿元人民币。秒啊CEO季小武向36氪举了国足选手于大宝的例子,秒啊以1000元/小时签约他,中韩大战后,于大宝身价飙涨,涨至30000元每小时。

CMO梁杰表示,秒啊有三类用户。40%是黏性粉丝,为行权而购买;30%是 长线投资者,看好一些明星的爆发潜质;30%是短线想赚快钱的投机者。

秒啊的壮大可能会解决这些问题——技能分享、直播变现、甚至明星经济

从行权这端来看,秒啊与在行这样的技能分享平台有近似之处,但逻辑上更通顺。首先是以时间为标尺量化,行权规范更清晰、种类也更多;其次是价格受到市场验证和调整,并非谁都可以随意开价。

有趣的是秒啊的CEO季小武也曾于13年创立了国内最早的移动互联网时间和技能的分享济平台快约科技,36氪也曾对其进行过报道,事实证明,单纯的技能共享或众包很难快标准化和规模化盈利。

同时,映客对秒啊的两轮投资背后是一个清晰的逻辑——直播与网红的变现路径探索。直播平台收入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打赏收入一直处于疲软和下滑的状态。“感谢XX送了我游轮”这件事是消费粉丝,不是真正的互动,付费行权则是,甚至可以跟随偶像赚钱,不难想象直播下方出现秒啊的交易入口。

但流量网红其在秒啊平台其实不占绝对比重,季小武向36氪举了一个例子。他们的一位用户先与朱晔见面,与他交流业务,又与左小祖咒吃饭,碰撞出了一首名为《我的公众号》的歌。季小武表示这些交流是有趣而平等的。

一件更值得关注的事是知名音乐人刘洲和他旗下的音乐人、中国有嘻哈冠军GAI已经将全约签给了秒啊。虽然目前是初步的尝试,但这意味着秒啊上未来交易的不只会是“一起吃火锅”这样的“空闲时间”,还会有“约歌一首”这样的“工作时间”。(写一首歌可以被量化为8小时)这意味着日后要刘洲写歌、找GAI表演,只能通过秒啊。

大明星经济时代已经过去了,如今的艺人经济都以分散的工作室模式为主,此前36氪也曾采访过艺直约这样希望以数据搭建平台,解决信息不对称,直接连通艺人与品牌广告方的项目。以此类比,秒啊除了服务C端粉丝和投资者,也可能会满足B端需求。

季小武CEO说:“上班是批发你的时间,我们目前做的是批发你的时间,零售给粉丝。”显然,未来这些批发与零售之间,还存在多种可能。

未来想象空间——更开放的市场可能和行权场景的搭建

可以想见秒啊未来发展为开放平台,每个认为自己的时间价值能公开买卖的人都可以通过私募-公募这个过程进入时间交易。例如秒啊CEO季小武表示:医生、律师这样的专业人士也会是一种想象,现在医生的时间是黄牛党在交易,为什么不交给秒啊?但这还是很长的一条路。

近期可以看到的新增版块是校园,单独的产品已在筹备中,以低价签约有潜力的校园红人,是秒啊在明星孵化的可布局。此外,针对粉丝行权部分,秒啊不仅会定期举办各类线下活动,还投资了全明星餐厅等场所,网络综艺节目与网剧等。可能你会看到GAI来做饭直播,还可以吃到他为你煮的一碗面。

目前,秒啊的竞品基本与秒啊形态高度类似,你好时间已经停止运营,我们曾报道的e秒时空梭都仍处在产品搭建阶段,收入与盈利距秒啊差距较大。

团队方面,CEO季小武是连续创业者、投资人,06年联合创办粉娱中国(娱乐门户),估值过亿被收购,09年创办红科网安,13年创办快约科技,14年成为爱投资本联合创始人;COO吴凡是UU客旅游创始人;CMO梁杰是连续创业者,原这里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总监,长江私董会联合创始人,孙行者来了大学生兼职社区联合创始人;CTO刘小京是中国船级社早期员工,原打车宝、UU客技术总监、联合创始人。

36氪认为,时间买卖乍听之下很玄,实则与知识付费、技能共享、明星经济都有逻辑共通的部分,且加入了交易属性,在收入上已经得到初步印证。我们会持续关注秒啊与同类项目的发展。

36氪独家 | 一月内融资三轮,粉丝充值10亿元,在「秒啊」你可以买卖GAI的时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