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 如果你对经济学有一定的了解,你一定知道“理性人”这个词。传统经济学中的很多理论固然经典,但是一有人的参与,大约任何事情都会变得复杂吧。现实生活远比经济学多重条件规定下的环境要复杂、混乱得多。真实世界中的我们,远远没有很多经济学家,或者我们自己想像中的那么理性。今年的经济学诺贝尔奖获得者是美国经济学家理查德·塞勒。诺贝尔经济学奖评审委员会成员彼得·加登福斯说,塞勒使经济分析变得更符合人性,他的理论能够帮助人们作出更好的经济决策。这也增进了我们对很多经济学概念的理解。风险,或许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客观。本文编译自the conversation的原题为“Explainer: how our understanding of risk is changing ”的文章

传统经济学对风险的看法认为,人们做出何种决定取决于他们对风险的“耐受程度”,即他们的风险偏好。此处的风险包含了两重含义:某件事情发生的几率(比如掷骰子掷出一个六的几率),以及该结果的成本(你投入的成本大小)。

但是我们对于风险的看法已经变了。现在我们知道,每个人对风险的感知和偏好受一系列因素的影响,个人背景、情绪、年龄等等都可能影响你的风险的认知。

比如说,投资股票和证券时,风险越高,收益越高。过去100年里,美国股市平均的年度真实回报率是8%,而风险较低的其他证券回报率是1%。

无论在哪个阶段,股票的回报(蓝色)都要远高于短期国债(红色)和十年期债券(绿色)的回报

不过,尽管回报率低,投资者还是更偏好比较安全的证券。这个现象被称作“风险溢价之谜”。也就是说,如果投资者都是理智的,应该有更多人将钱投进股市,换取较高的回报。

前景理论的解释是,人们会高估小概率事件发生的可能,同时,人们对损失比对获得更敏感(白捡的100元所带来的快乐,难以抵消丢失100元所带来的痛苦。),这就意味着买彩票中大奖这种稀有的事,发生的概率会被高估。而这些小概率事件实际发生的概率,比人们想的低得多。

大多数人对损失比对收益更敏感(前景理论中提及的损失效应)

这也说明,如果玩抛硬币,“字朝上赢10块,花朝上输10块”,这样的游戏玩的人就不多,但是如果“字朝上赢20块,花朝上输10块”,很多人都会赌一把。

风险认知受到什么因素影响

目前的研究显示,影响人们对风险的感知和接受程度的因素有很多。比如,缺乏睡眠就会让人愿意冒更大的风险,因为睡眠不足会影响人进行逻辑思考的能力。

生活经历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如果一个人有经历过经济大萧条或者大繁荣,这会影响他对风险的感知。经历了经济大萧条的人,对于股市未来的走向看法可能比较悲观,持股的可能性也会因此减小。

这是因为人们在决策的时候,是根据自己(有限)的经验来做出判断,而非对风险和回报、现在与未来作出客观的分析。

其他的研究显示,一般人在面临选择是,在选项背后结果不确定的情况下,会根据“经验法则”来做出决定。在投资的时候,一般人可能就只是选“潜在回报最高、潜在损失最低”的选项,却根本不考虑这个选项发生的概率大小。

对风险的感知也会受到情绪状态的影响:包括你了解到风险存在的方式(是朋友告知的还是在新闻上看到的等等)。研究者发现,风险的来源对人们的风险认知也有影响。例如,如果你受到的威胁来自某一个人(比如羞辱或者不认可你),比起客观力量带来的威胁,人是感知是不一样的。

对风险的态度跟文化差异也不无关系。举个例子,有一项研究显示,中国人比美国人对风险的耐受程度高,这跟我们两国人惯常的看法恰好相反。有些研究者还制作了世界人民风险耐受地图。

最后要提到的一点是,人们对风险的感知一般有两个维度:“恐惧风险”一般与缺乏控制感、灾难性毁灭性后果有关;“未知风险”一般与人们知之甚少的、新的、不受控制的活动有关。

以下的图表显示,恐怖主义在这两个维度的“得分”都很高,枪支只在“恐惧风险”方面得分高,而转基因食品只在“未知风险”上得分高。

最近,行为经济学的思维方式对“风险溢价”作出了解释:投资者对损失比对获得更敏感,他们厌恶损失,投资的时候更倾向于关注短期收益。因此,在面对短期损失时,投资者可能会反应过激,从而拒绝投资高风险的股票,除非该股票收益极高。

研究者基于以上现象做了个为期14天的实验,其中,参与投资者可以交易平台测试版进行投资。一半投资者可以看到单个股票或者投资组合价格每秒的变化,而另一半投资者只能看到价格每四小时的变动。

研究的主要发现是,每四小时看到价格变动信息的投资者,在高风险资产上的投资额比看到价格实时变动的投资者要高33%。结果是,每四小时组的投资者收益高了53%。

越是频繁能接触到投资变动信息,投资者越容易出现短视,对损失越敏感。

传统经济学认为,获取的信息越多越好。但这些研究结果表明,接触信息的更多,投资的表现越差。这是因为信息越多,投资者在短期损失面前,反应过激的可能性也越大。

这些意味着什么

对风险有了这些新认识后,我们对不同的背景条件的理解也会受到相应的影响,不管是房地产市场、劳动力市场还是顾客对服务的态度、医疗方案的选择,甚至是美国总统选举的赢家。

研究也发现,愿意承担风险的人跟华尔街交易者的特征是相当吻合的——年轻、聪明、男性、富有并且受教育程度高。

好玩的是,人们的身体特征,比如体重和食指和无名指的比例,都可以用来预测他们对风险的耐受程度,这是身体特征的背后决定因素——基因和激素的影响——会影响人对风险的认知。

现在,保险公司受到行为学研究的启发,在做客户侧写的时候也更多地观察他们的行为特征,以便根据风险确定相应的保额。也许有一天,这些特征会成为参保标准的一部分,你在申请参保的时候,或许就需要填写手指比例,要做性格测试了。

原文链接:https://theconversation.com/explainer-how-our-understanding-of-risk-is-changing-79501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行为经济学:面对风险,人类的想法其实很复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