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智能手机普及率的上升,手机维修生意也渐渐在各个城市越来越多。传统的手机维修零件分销层级和大多零售品一样,工厂生产后,经过大宗贸易商、各级代理商、批发商之后,再进入到维修小店。

创立于深圳的通讯圈从自营电商入手,希望通过撮合工厂和小B端客户,做手机维修零件的B2B电商平台。

通讯圈创始人刘立志告诉36氪,中国手机维修件大多由深圳的华强北发货,当其他地区的维修小店从当地代理的手上进货时,往往已经是经过三、四手的零件了,深圳其他地区的零售商接触不到华强北货源的原因除了距离较远以外,货量较少也是其无法和工厂端直接对接的原因之一。而市场上电子配件的品质参差不齐,随着代理商和批发商层级的增多,中间存在的欺诈性信息也会增多,因此除了价格以外,货品质量、退货流程等因素都导致了维修端显性和隐性成本的增加。

通讯圈平台和许多电商平台一样,简单来说就是希望代替传统的多级代理,直接连接下游B端和上游工厂端。

最初的通讯圈1.0版本以信息圈的形式上线,类似于从业者的社交平台。同时用户和工厂都可以把手里的货源发布到平台上,用户之间互相出货买货,类似于手机零件领域的闲鱼和转转。

之后通讯圈上线了其2.0版本产品,加入了内容模块。平台上有许多维修师自己上传的以及通讯圈原创的一些手机维修技术教学视频。由于手机维修行业知识更新频率高,平台希望通过自营内容平台的模式吸引圈内流量。目前平台上的视频已经有600多部。

但是C2C的模式无法根本解决手机维修件交易中的信息不对称情况,因此在今年10月中旬上线的3.0版本中,通讯圈加入了其“拼单”的自营板块,开始了纯自营的B2B电商模式。

平台从工厂端直接进货并屯在深圳的仓库,之后会有平台上的技术人员进行检测,合格后会在其电商平台上进行售卖。目前平台和德邦、顺丰以及圆通三家快递公司合作,在小B端企业下单后直接邮寄。

通讯圈APP界面

刘立志告诉36氪,通讯圈app上的注册用户人数在20000人左右,其中70%的用户来自深圳,从10月中旬上线到现在的半个月时间,平台的交易额达到了65万元,付费人数达到了550人左右,大部分都是小额试验性的下单,第一次下单后的复购人数达到了300人左右,平均客单价200元。

目前平台的售后系统还在完善中,由于电子配件行业售后的自然退货率大概在7%-8%左右,因此平台上的SKU只上线了10种左右,大部分都是类似于无尘布这种没有功能性的产品。刘立志表示,他在手机零售行业有14年的从业经验,自己在山东有一家手机零件的贸易公司,经营的SKU品类大概有几百种,在平台售后系统完善后,短时间内的SKU应该可以很快增加到70-100种,之后可以覆盖大部分维修零件品类。目前通讯圈在深圳有一个200平米左右的仓库用于囤货。

通讯圈目前主要靠货品差价、平台服务费进行盈利。

目前通讯圈没有做过大规模推广。进行的推广主要是在华强北买了一块广告牌,并且为华强北区域内的几家外卖店提供纸巾,通过户外广告和纸巾上的广告进行推广。

数据显示,中国的2800多个县城、地级市中,每个地域都有50-100个维修点,每个点一年的维修流水大概在20W左右。由此算来,中国三四线城市的手机维修市场大概是在千亿级左右。再算上一二线城市及省会城市,中国的手机维修市场应该足够承载独角兽级的企业。然而手机维修行业渠道分散,地域、工厂、经销商、零售商等中间玩家都各自有自己的渠道和方法进行货物流通,因此如果希望改变传统市场业态,只靠一家企业很难独自撑起整个行业,更多的同类竞品对市场教育和业务普及其实是有好处的,这也是B2B平台的价值所在。

最近手机回收和手机维修类的企业在2015年的O2O热潮之后也有重新兴起的势头,手机回收类起步较早的企业如回收宝机蜜在近期都完成了新一轮的融资,36氪之前报道过的机派好维修等企业也都发展良好。

刘立志认为,手机维修件零售行业的核心竞争力其实是服务以及售后。而自营电商在产品质量、售后、客服方面都可以进行自我把控。创始人方面,刘立志本身拥有14年的手机维修件行业的从业经验以及较成功的创业经验,另一位合伙人本身是投资和企业管理出身,对于项目把控,企业管理及互联网技术等有一定的资源及经验。

通讯圈目前团队有16人,其中产品开发6人、运营4人、仓库管理6人。

目前平台正在寻求600-9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愿意出让10%-15%的股权。资金主要将用于渠道运营、渠道强化、技术开发、新客户开发等方向。

从华强北到维修商,「通讯圈」想建立内容+自营模式的去中间化手机零件B2B平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