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贷之家统计数据显示,截止到2017年10月,一共产生了5949个网贷平台,目前仍在正常运营的平台剩1974个,问题平台累计3974个。可预见到明年6月整改大限之前,网贷平台的数量还将不断减少。行业内人士估计,按照监管合规要求,整改之后网贷平台的数量将稳定在几百家左右。

有意思的是,在当前网贷平台并不景气的周期里,仍然不断有新的平台出现。前宜人贷CTO段念认为,在监管的环境下创办网贷平台反而可能有竞争力,因此,在2016年4月,段念创办了P2P平台“花虾金融”。

在进入互联网金融行业之前,段念曾供职于华为、Google、豆瓣等互联网公司,历任工程师、工程副总裁等职位。2015年是宜人贷的纽交所上市的年份,段念加入宜人贷,经历了中国网贷第一股上市的过程。从宜人贷离开,段念并没有回到工程师的角色,而是在2016年4月加入华夏信财,从0到1创办了花虾金融并担任CEO一职。

我们在讨论一个项目的商业前景时,大前提是这个项目所在行业具有足够新项目成长的存量市场,或者具有增长潜力,否则没有成长空间、赛道过短,独角兽不可期,上市更难,讨论其商业模式也没有意义。

2016年正是监管收紧的年份,为什么花虾金融选择在互联网金融整体低迷、震荡的时候选择起步呢?

段念认为,监管之下,合规经营的企业更有竞争优势,草莽时代行业缺乏从业标准,恶性竞争发生时,合规平台不得不面临劣币驱逐良币的艰难处境。另一方面,中国的消费金融市场存量庞大,增量可观,即便是网贷平台百家争鸣,整体市场空间足以容纳多家大公司并存。

由于中国传统金融体系下渗有限,传统金融互联网化与互联网起步的金融业务二者并行发生,这为新兴行业提供了机遇。Wind数据显示,2016年第一季度中国人均持有信用卡数量为0.3张,受限于央行征信体系覆盖率,依赖央行征信体系做风控的传统金融机构无法扩大服务半径,留下了大量可供新兴互金机构挖掘的优质客群。

P2P并非中国首创,英美是P2P的发源地,英国有Zopa,美国有LendingClub、Ondeck。成熟市场的上市公司常常被作为对标企业,从已上市企业的股价来看,市场对这些企业还有许多疑虑。段念认为,尽管商业模式相同,网贷在中外面临完全不同的市场环境,中外网贷不能简单地对标分析。在英美等金融体系发展完善的国家,优质客群已经被分割完毕,新兴的互联网金融企业只能服务次级客群。 中国的市场环境截然不同,大量未被传统金融机构服务到的白板客户是网贷平台的机遇。

不过,段念表示,长期来看,P2P平台的利润空间会被不断压缩,一旦资产质量被验证,低成本的资金会入场,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持牌机构会不断压缩P2P平台的利润空间。

段念认为,长期来看,网贷行业会剩下三类平台,一是具有巨大流量或者场景优势的平台,一二线互联网公司具有天然的流量优势,第二类是持牌金融机构,尤其是城商行、农商行,这类机构具有低成本资金的优势,在地方实体经济不景气情况下,具有强烈的动力利用互联网走出地方,寻找新的资产,第三是垂直领域的2B金融企业,如供应链金融等。

“可投资资产在100万以下的投资人,在资产配置时可选择其实非常有限,网贷平台仍然是普通投资人资产配置的重要补充。”即便当前的环境对网贷行业并不十分友好,段念仍然表示对网贷行业长期存在的信心。

那么,摆在现存P2P平台面前的发展路径还有什么呢?段念认为P2P平台可以有三个发展方向:服务客群进一步下沉,挖掘次级人群;其次是寻找更多类别的资产;还有一个方向,为中小银行提供互联网金融业务的技术服务。

对花虾金融来说,拓展更多类别的资产以及技术输出都是正在尝试中的方向。

互金整改期入局,花虾金融CEO段念认为行业洗牌后将剩下三类网贷平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