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创投环境下,哪种GP更受LP的欢迎?

步长资产管理中心总裁姒亭佑的答案是:具有“成功CEO的精神,懂国内、懂国际、懂投资、能带来行业资源”五要素。姒亭佑认为,这是在“存量投资”转向“增量投资”的语境下,新时代GP们的“应有之义”。他本人更欣赏那些”对未来有洞见力、能够创造风口的GP。”

对于当下盛行的海外投资,姒亭佑持审慎态度:全球化的布局是必须的,但也须谨防,一些海外项目如在当地就未被看好,中国投资人跑进去,“踩到坑的机会很大。”

步长资管中心管理着多家知名家族资产,现已在全球投资80余个基金、280余家企业。尤其专注在医疗健康和互联网产业,喜马拉雅FM、陌陌、小米、大众点评、滴滴等均是其直投案例。

11月5日,在由鲸准、人民创投、智投汇、母基金研究中心、领投会中国投资人中心等机构联合主办的中国私募基金峰会现场,姒亭佑接受了36氪的专访。以下自述摘编于36氪访谈及他在圆桌环节的对谈内容。

新时代GP应具“五要素”

我们在选GP的时候一个逻辑:过去十年的成功案例在未来不可再重复,这是我个人的一个判断。如果再拿过去的成功案例,我们非常不喜欢这种基金。为什么?因为它没有预见未来。

过去十年的高速增长、量化宽松的经济的大环境改变了;以供给侧改革为例,国家的相关政策也变了。过去在当时的政策环境之下产生的一些套利和机会,目前也不存在了。

过去是存量的投资,当时资产的价格不是特别高,你投进去以后,拿到中间的价差足够大,包括律师、会计师都已经进去了,你不需要做特别多的投后管理。但现在,套利的交易已经结束。

GP可以分成两个:一个是在金融服务业,一个是产业服务。对我们来讲,我们常常讲企业随着经济发展越来越大,CEO的脑袋要随时更换,但是同样现在的产业经济还有产业的改变,我们GP的脑袋是不是也应该升级换代?

我们希望看到GP对未来要有判断,我们也确实看到了一些GP已经升级,正在进入3.0时代。

GP在未来会慢慢被这个市场重组,我不能讲被淘汰。但是我认为此时此刻,我们更希望看到的是对未来的洞见力,我认为未来的竞争是危险的竞争。对未来有洞见的GP我们是喜欢的。

如果是你有产业背景,可以带资源协助它,能够协助企业快速增长,我们认为这种在未来的赛道上面跑出来的机会更大。

整体来说,我们更喜欢具备以下品质的GP:成功CEO的精神,懂国内、懂国际、懂投资、能带来行业资源。

最后补充一句,讲到风口,我常常讲只要是风口都太晚了,只要是风口来了以后,都是别人在4-5年前做的布局,所以我们更希望看到能够创造风口的GP,它是走在所有人前面,你看到的所有这些风口,都是前面的GP做了大量的布局之后,才出现的风口,所以我们更喜欢的是这些创造风口的GP。

境外投资谨防“采坑”

从家族基金的投资逻辑来讲,首先它是要做延续的,单一家族办公室的话更要考虑资产配置。我们现在目前投了有80多个基金,直投的项目也有280多个。在做直投的时候,我们的逻辑是GDP以下的行业就不看了,GDP以上的要看标准线以上,所以我们要先确定趋势是正确的。

其次,我们会把的资产放在不同的领域,目前主要在全产业链的布局,同时我们也会去做全球化的布局。

现在国内的资产价格特别高,我们的政府引导基金、各个产业基金母基金也特别多,但好的资产其实并不多,所以价格定得特别高。我们还有一个问题:如果你现在投进去,4-5年要在中国退出,未来上市公司的PE危险是往下降还是往上升?我个人认为往下降的机会比较大,如果现在你投的估值比较高,大家还在追高,我真要问GP一个问题:你如何保证你的投资回报率?

但投资也是一个非常本土化的一件事,所以很多投资机构说跑到美国去,找到一个好的项目,完了以后直接投进去。但如果当地的基金不投,顶级基金不投,行业的人也不投,天使也不投,中国人跑进去就投,我认为你踩到坑的机会很大。

另外从投资阶段上来说,从VC到PE我们会做全布局,主要的原因是经济是一个全周期的,我们希望在我们更大的布局的情况之下,可以看到更多的好资产和项目。

在我们了解的领域,我们会领投,不了解的领域我们会找顶尖的基金合作。就比如说滴滴的时候,我们投进去了3亿,现在估值是500亿美元,不是说我们厉害,而是我们GP厉害。

过去10年的成功已不可复制,VC3.0时代的GP须具“五要素”|专访步长资管总裁姒亭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