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SNH48总决选已落幕,鞠婧祎蝉联冠军,获得27万+的总票数,紧随其后的李艺彤和黄婷婷分别获得25万+和16万+的票数,无论是前三甲还是总入围人数甚至于全体参选人员的票数都创了历史新高,在去年收入轻松过亿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而这背后是粉丝堆出来的真金白银。

在SNH48刚成立之时,粉丝男女比例为8:2,基本是宅男的天下。而今,随着女性消费能力的崛起,男女粉丝比例已被拉平至6:4。显然,在偶像养成经济这块,女性的消费能力和商业价值潜力更大。

网上流传着一个“经典”公式,对比商业价值,少女>少妇>孩子>老人>狗>男人。虽然调侃,但也真实。感情陪伴式的养成系偶像更贴合女性的心理需求,冲动性消费在女性身上已得到多次验证。在二次元宅男基数本就薄弱的中国,女性向男团可能会发挥出数倍于女团的优势。SNH48的管理团队显然已明了这一趋势,其常务副总单旻靓、剧场负责人范逸白于2016年成立上海铂熠文化,着手孵化第一个男团项目X-TIME,并于去年底推出了组合UNIT-T,共7名成员。

目前,市面已涌现出多个本土男团,UNIQ、极客少年团、H2K、ZERO-G、X玖少年团等以及尚在孵化中的团队均想卡位男团市场,但除现象级组合TFBOYS名声大噪外,其余的多数不温不火,带不起流量。

范逸白表示,这是由于同质化竞争引起的,音乐内容跟不上,团队运营和营销不到位,想突破讲究“快”的B端主流媒体市场,是很难的。

参照SNH48的运营模式,X-TIME将自身定位为剧场型的跨次元大型养成系男子偶像团体,走自下而上的深度粉丝运营路线。在音乐内容方面,与韩国知名娱乐公司CJ传媒合作使用其曲库资源,降低音乐开发成本。

这当中有几个关键词,”养成系“是团队定位,”自下而上“是运营策略而”剧场型“则是表现形式。”跨次元“即虚拟偶像是新尝试。

比起男子组合,范逸白更想将其称之为男子团体,因为该团体人数是流动的。X-TIME采取的是金字塔结构,底部是练习生资源,与大型培训机构以及CJ娱乐合作,搭建练习生蓄水池,常年开放招募渠道输送练习生,接受海外培训,目前已培养出一期练习生共11人。腰部由4个UNIT组成,每组7人,现已推出UNIT-T。最终会推选出头部的7人组合成UNIT-X,这7人的培养模式将与传统的艺人经纪接轨,得到头部资源。每一阶层均是流动的,而每位成员的去与留则掌握在粉丝手中。

偶像饭的就是人设,每一位成员除固定人设外还会有其独特的定位,通过每周固定的剧场公演、线下活动各类见面会培养各自的核心粉丝群体,此外,还会通过真人漫画等非常垂直的渠道进行内容营销,增强粉丝粘性。再由金字塔式的竞争机制让粉丝心甘情愿为爱豆掏钱,提高转化率。

“中国的造星产业强调快,曝光快、变现快,明星多数是通过与B端合作拿到代言、资源实现其商业价值,而这些需要主流媒体的助推。所以传统的明星想方设法的制造话题,参加各类综艺节目和电视剧拍摄。SNH48早期建团时,并不受主流媒体待见,圈外的影响力也不大,但即便如此,在没有传统资源加持的情况下,它仍能通过各类剧场活动收入过亿,因为它的直接变现渠道来自C端用户,擅长用各类在线垂直渠道去深度运营粉丝经济,走的是自下而上的路线。”范逸白向36氪表示。

有了庞大的粉丝基础,剧场公演门票、周边衍生品、发行的专辑、MV、线下见面会、票选活动等变现方式自然水到渠成。

跨次元虚拟形象是团队的新尝试,也是为了迎合95后二次元核心群体。在中国,二次元与三次元实际上是割裂的,没有形成联动效应。虚拟偶像还未形成完整的商业链条,天花板较低。此次铂熠文化与洛天依创始人之一的杨非联手,打造“7+1”版的“真人+虚拟偶像”男子团体,由三次元向二次元导流,培养虚拟偶像。每组带一个形象的虚拟偶像,待时机成熟,计划推出一支由虚拟偶像组成的团队,同样使用CJ的曲库资源。

“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未来的偶像一定是多元的,朝着虚拟化形象逐步演变。“毕竟人设总会塌,虚拟偶像显然饭起来更保险保值。

X-TIME的金字塔体系已经开始运作,明年爱奇艺的几档大型综艺目前也正在接洽中,届时将会是一场男团混战。

男色时代来临,狠抓粉丝经济,X-TIME有望成为男版SNH4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