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5年至今,IP的概念在国内由陌生变得过热,几乎每个漫画CP方都做着全版权运营、开发衍生品的梦。对标日本成熟的制作委员会模式,也有团队想在原创IP的孵化期就接入,同时匹配衍生品变现的方案。但中国的市场与用户还远没有成熟,内容孵化周期长、又是一门烧钱的生意,我们开始看到一些玩家着手生产消费品级别的“轻周边”。

36氪曾采访过的巧克力盒娱乐就在今年根据市场调整了战略,模式从孵化开发IP、全版权运营的CP方,转向搭建平台,为市场中大量的存量IP对接有合作需求的企业与品牌。不再过多地碰内容,而是专心地攻渠道。

一方面,国内的IP极其缺乏商业变现能力,大量有认知度的IP仍依靠内容直接收入过活;另一方面,所有的实体商品、传统企业都在追求跨界合作与营销。我们能看到卖酒的江小白,卖坚果的三只松鼠等等,通过IP形象发力,随处可见的衣食住行都常出现合作款。

但这仅是少量头部品牌的日常,更多的中小企业并没有渠道引入IP合作。很难想象一个国内二三线城市的巧克力品牌去拿迪士尼的版权,但假设他与本土的同道大叔合作,无论是IP的现阶段生命力还是性价比都明显更高。面对这样信息不对称的市场现状,巧克力盒娱乐希望在上游建立IP库、在下游对接企业,帮助IP变现、为企业提供解决方案。通过为两端提供标准化服务,巧克力盒想将轻量级的衍生品生意规模化。

目前巧克力盒娱乐的合作的娱乐IP形象有20多个,包括同道、牛轰轰、张小盒、炮炮兵、小明、麦拉风等网红动漫类IP,腾讯互娱企业的《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等影游类IP,中信童书旗下的《小兔子睡不着》《花格子大象》《点亮自然》《加菲猫全集》等绘本类IP。蔡星告诉36氪,许多知名IP不仅变现无门,连自己的图库也没有,巧克力盒会提供咨询服务,把他们的IP信息数据化、产品化。

蔡星表示,中国有大量商业品牌、及上万家中小型IP衍生消费品的生产销售企业,他们在有IP化运营的想法后,不知道该与谁合作,怎样落地。巧克力盒会梳理B端需求,提供标准的「产品包」与「IP库」,帮助企业的品牌、产品找到适合的生产、营销合作标的,为企业导入流量、借势营销、品牌曝光、提升调性。

目前,巧克力盒娱乐已经完成了「御宅超市城IP」与「家乐氏集团品客薯片」、「同道大叔IP」与「滴滴快车」等合作案例,还为电影的宣发、少儿图书的形象应用,服装店、餐饮店等的线下活动,城市公交卡卡面等场景提供了IP授权。

以服务「同道大叔IP」为例,今年10月起,巧克力盒娱乐帮助同道设计了多款形象和宣言车贴,与滴滴快车合作,在云贵川渝四个地区投放2000辆主题版快车,滴滴还投放了价值300多万的同道大叔星座福利打车红包,并定制同道12星座主题皮肤,和在星座车内增加实体红包,鼓励用户进行线上内容传播。三方都投入了大量媒体资源,蔡星告诉36氪,这一合作在双十一假期期间的直接覆盖达日均330万人次。且这一合作有潜力长线发展,这些车贴可以替换,成为滴滴固定的动漫主题车。

巧克力盒在这类案例中承担这类似4A公司的职能,收取全案费用,与快消品合作则会在授权金的基础上获取销售分成。不过这样的模式仍然较重,蔡星表示,深度服务头部企业之后的下一步是建立SaaS化工具,把IP的综合信息、授权方式以数据呈现出来,让企业勾选需求,实现腰部IP和中小企业的线上标准化对接,收取服务费。目前这一系统还在完善阶段。

蔡星希望巧克力盒娱乐能成为中国的电通公司,为IP商业化提供服务,为企业匹配内容,并认为巧克力盒能够借此帮助中小型IP衍生消费品生产销售企业成长为未来的奥飞,后者业务涉及IP授权、图书发行、玩具等衍生产品开发制造,市值已超过200亿元人民币。

团队方面,创始人、CEO蔡星曾创办青元素传播机构,策划出版多部新媒体影视短片,曾作为国家电网、中联部、爱德曼国际公关等机构的独家新媒体视频支持机构;COO洪鸿志是前大业传媒高级运营总监,曾主导迪士尼、哆啦A梦等形象授权、Hello Kitty新媒体主题乐园授权、EA&SEGA游戏独家代理运营、《奔跑吧兄弟》引进授权、洛宝贝形象运营授权等项目;VP陈燕敏是前梦之城动漫公司高级销售总监,曾主导阿狸、罗小黑等IP销售、授权工作。

大量IP变现无门的今天,「巧克力盒娱乐」想从标准化解决方案做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