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段子、卖情怀、排长队,说到底都不如品质。

又一家网红餐厅倒下了。近日,沪上自媒体“上海百分百”曝出,网红餐厅“赵小姐不等位”6家连锁店已全部关门,网友神评论:这下真不用再等位了。

2013年,“赵小姐不等位”在上海长乐路开了首家门店,其背后的老板“赵小姐”曾是上海台一知名的主持人,丈夫为悬疑小说家那多,两人都是微博上的“红人”,拥有百万粉丝。

“赵小姐不等位”主打创意类盐烤菜品,凭借粉丝优势和营销手段,开业后非常火爆,很快就开了几家分店。据曾经“拔过草”的消费者说法,一两年前,一到饭点餐厅就排长队,一两个小时能等上位就不错了,名副其实的网红店。

开业时,“赵小姐不等位”主要是借助大众对这类创意餐厅和明星效应的“新鲜感”。老板是名人跨界,餐厅背后还有个浪漫的故事、每道菜的名字都充满情怀、将门店装修弄成吸引人的主题形式,比如“以旅行为主题的日月光门店”和“以八音盒为主题的叮咚店”,以各种方式在社交媒体上刷存在感。

然而,最初的火爆并没有支撑这家网红餐厅走得更远,从微博网友的评论来看,“赵小姐不等位”营销的攻势并不能弥补口味上的不足,“难吃又贵”是食客们对餐厅的普遍评价。招牌菜只有价格直击灵魂,盐烤菜品咸到发指。很多网友表示,这种餐厅去凑一次热闹就够了,没有想吃第二次的欲望,饭店不能靠炒作,得靠味道说话。

那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赵小姐不等位”起初就源于一个新鲜的创意,随着时间流逝,无论是消费者还是他本人对这个创意的新鲜感都会过去。

上海武康路曾经是网红店的聚集地,但是今年已经变得冷清了许多,昔日沿着马路排队买网红面包和冰淇淋的熙熙攘攘的人群不见了,各种网红店铺也都相继关门。武康路的变迁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网红店的发展,爆红过后,一地鸡毛。

这些网红店的套路都差不多,以新鲜感和社交媒体的话题来吸引年轻人的注意,如【丧茶】般讲段子,如【很高兴遇见你】般讲文艺和情怀,如【鲍师傅】般耗尽生命排队,颇有种”没来过网红店,就不配谈青春”的意思。如果能在茫茫人海中排上热门店,就成为了朋友圈里人人点赞的对象。

2015年,韩寒开了第一家很高兴遇见你,开业当天有人排了7个小时的队,这家店从店名到菜名都很韩寒,什么“你没有吃过我的豆腐”、“岳父汉堡”、“导演的咸猪手”,最适合发朋友圈。然而新奇了一阵子,没有什么新菜推出,加上价格小贵,光顾的人就少了很多。

在餐饮圈子里,先做出一个网红餐饮IP,然后再吸引资本已经成为最流行的经营方式之一。然而,随着社交媒体的流行,一代又一代的网红店又冒了出来,将年轻人的注意力吸走想要将一间餐厅开下去,绝不是靠花式菜名与社交媒体的几张图片,只有噱头是不够的。

餐饮界资深人士田立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餐饮行业表面上看门槛比较低,但外行进来开店,一旦扩张就会暴露创业者缺乏餐饮从业经验的不足。

“赵小姐不等位”的老板那多在经营了4年后意识到,想要留住现代人的新鲜感,需要不断开发新的受到认可的菜品,每个季度都要研究出十几个新菜谱。而这种持续的运营和管理能力恰恰是过度依赖营销而轻视产品质量与创新的网红店所缺失。

网红店缺失运营和管理能力绝不仅仅体现在开发菜品上,还在物流、供应链、食品安全方面暴露无遗。快速扩张背后经常会存在,加盟品牌杂乱、无集中供应渠道、餐品口味不一、安全把控缺失的情况。

经常排队3小时+的上海网红面包店Farine因涉嫌使用过期发霉面粉,今年三月被查封,4名负责人被带走。网红餐厅”一笼小确幸”上海11家门店在今年7月全部扑街,关闭的原因与违规操作导致的食品安全问题有关,71人发生食物中毒。

如果连最基本的供应原料和食品安全都搞不定,甚至是会对消费者的安全产生非常不好的影响,再有趣、再有情怀又有什么用呢?毕竟这些只是食物的附加值,而非经营一家餐厅的核心。

想做好餐饮这门生意,终究要回归到长久满足消费者的“口腹之欲”上,除了卖力的营销外,还需要源源不断的新菜单、可靠的供应链和让人放心的原材料。

在很高兴遇见你的墙上有这么一句话:“很多人走进我的生活,很少有人走进我的生命”。这句话送给网红餐厅也管用,走进了大多数人的生活,却没在他们生命留下什么痕迹,不够走心啊。

创业不易,希望剩下的网红店们挺住!

那些年,你曾用生命排过队的网红店,已经有一小批提前离场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