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已经逐渐接近了尾声,总结起2017年的欧美流行乐坛,可能很多人第一反应都是今年是美国乐坛“阳盛阴衰”的一年。纵览今年的billboard单曲榜,以男性为主导的嘻哈音乐占据了半壁江山,而今年女solo歌手们最后的翻牌希望,几乎都被压在了11月发专的“霉霉”Taylor Swift身上。

作为今年最受瞩目的待发行专辑之一,Taylor Swift这张让全球粉丝等了3年的《Reputation》,一举一动都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从早前的清空社交媒体,到一张张拍不到正脸的“神秘”街拍,可以说在官宣之前霉霉和其团队一直在竭尽所能营造“TS6”的神秘感,吊足了粉丝胃口。而在专辑官宣及首单发行之后,此前的“饥饿营销“带来的巨大流量也让整个团队的宣传计划得以稳步进行。

而正如她此前总是站在流行乐坛的最前沿一样,这一回的Taylor,带来的不仅是一张全新概念的音乐专辑,还有一个专属她和她粉丝的“Instagram”。

在这里,直播给“霉霉”看

Taylor此次推出的手机app,名为The Swift Life,与知名软件开发商Glu合作,是一款专门针对其粉丝的社交软件。粉丝可以在app上发布自己和Taylor有关的照片与视频,并与其他粉丝互动,功能类似著名社交媒体“Instagram”。目前,该应用已在苹果app store新加坡区上线,预计年底登陆全球应用市场。

作为一款主打粉丝社交的定制app,Taylor在The Swift Life中内置了一套全新的专属个人表情包——Taymoji,表情包素材取自3年前的《1989》和新专辑《Rreputation》已发布的两只MV。为了提高app的趣味性和用户粘性,粉丝们要获得所有Taymoji只能在使用app过程中一步步解锁收集。

Taymoji

除了发布照片视频和交朋友之外,对于粉丝而言The Swift Life与主流社交平台的区别在于可以获取Taylor的最新独家照片、视频。日前,随app一起上架的还有一段Taylor在去年刚开始筹备新专辑时的私密视频。这些独家信息无疑能够为The Swift Life带来更多的粉丝流量。

然而,Taylor为这个独家app还憋了一个“大招”。为了给即将上架的The Swift Life宣传,Taylor本人多次在粉丝的ins直播中”闪现“并留言互动。在app上架之后,粉丝们的信息发布或者直播将不止是单纯的社交行为,可能更多的是为了得到爱豆的一次亲临,偶像的随机“翻牌”将成为“霉粉”们在使用app的过程中最大的期待。

如此阵仗之下,Taylor这次涉足科技产品,似乎并不是一次简单的玩票。

当明星IP碰上科技产品

当然,娱乐明星与科技公司联手推出科技产品其实并不是什么新鲜事。比如,上文提到的Glu这家公司,在与知名艺人合作这件事上可以说是老江湖了。但与The Swift Life主打的粉丝社交不同,之前的几个案例多以玩法更简单、反馈更及时的游戏为主。

2014年,Glu公司与金·卡戴珊联手推出养成游戏《金·卡戴珊:好莱坞》。在游戏中人们可以通过装扮和约会来模拟卡戴珊的好莱坞名流生活,游戏一经推出便迅速走红,并维持了较长的热度。曾登顶当年7月全球iOS游戏下载榜,这一次成功也让Glu公司初尝明星IP的甜头。

《金·卡戴珊:好莱坞》

随后的2015年,Glu与“水果姐姐”Katy Perry合作推出了音乐类养成游戏《Katy Perry:Pop》,以求复制上一年的辉煌,但可惜效果并不尽如人意。尽管在水果姐身上受到了挫折,但Glu公司并没有停下深挖明星IP价值的脚步,依然在之后推出了与“小甜甜”布兰妮以及卡戴珊另两位姐妹的IP游戏。

《Katy Perry:Pop》

至于为什么对于明星IP如此乐衷,Glu 公司CEO表示:“围绕明星IP开发的游戏效益要高于影视剧类IP游戏,因为大家都想体验真实存在的游戏角色。”

除了游戏之外,明星IP也曾在硬件市场上集中出现。在国内市场,韩庚、周杰伦、崔健等不同定位的艺人都曾推出过自己的手机品牌,其中的主打卖点既非配置也不是外形,而是其内置的各种明星周边:如随机装载的明星照片、视频、主题等。

韩庚和庚phone手机

但这些产品最终都难逃雷声大雨点小且最终从市场上销声匿迹的命运。以韩庚为例,2013年韩庚以“庚phone不跟风”为口号推出庚phone手机,内置韩庚app,可实时掌握韩庚的最新动态,售价2000元以上。但在受到粉丝短时间的追捧之后,性价比太低带来大量圈钱质疑,价格迅速跳水,产品以失败告终。

音乐人自媒体化的新时代要来了?

在众多“前车”纷纷失利的背景下,Taylor这次杀入科技领域,有多大胜算呢?

对比卡戴珊、水果姐的游戏策略,可以发现Taylor选择了一个更有潜力也更冒险的切入点——社交。Glu推出的卡戴珊、水果姐的养成游戏更多是借助明星的IP来作为游戏本身的卖点,而The Swift Life则是绕开推特、微博等传统社交媒体在粉丝与Taylor之间搭建了一座桥梁——既是粉丝获取Taylor最新资讯的平台,也是Taylor及其团队对粉丝进行集中运营维护的平台。两者根本的区别在于:一个是科技公司借助IP推广产品,一个是艺人借助平台运营粉丝。

在媒介大爆炸的时代,信息分发变得日趋精准化和碎片化,大众偶像时代的没落已成必然,粉丝群体的分布也日益圈层化。粉丝圈层化对于整个流行乐坛的新人发展或许不是好事,但对于已经拥有足量粉丝资源的艺人来说,则无异于为他们将粉丝聚拢并集中维护提供了便利。

对于大多数音乐人来说,这一时代最明显的变化便是音乐人的自媒体化,微博或者推特成为艺人对外发布资讯和与粉丝互动的重要平台,交流成本大大降低。最典型的案例莫过于薛之谦的“歌凭人火”,从段子手身份作为切入点,持续建立自身的人格标签,并将微博段子带来的流量引入到音乐作品上,成功“曲线救国”。

薛之谦

在传统媒体影响力日渐下降的背景下,单凭优质的作品实现大范围吸粉并不容易。在众媒时代,借助社交媒体的力量,使得构建一个以艺人为中心的粉丝生态圈成为可能,也可以成为艺人宣发与粉丝消费的双向平台。

对于坐拥大量粉丝资源的头部艺人(例如Taylor)来说,成立一个自己的互动平台可以进一步绕开传统社交媒体实现与粉丝更垂直的互动。可以说,Taylor这次推出的定制app是音乐人自媒体化的一次“实物性”探索,甚至可以大胆地猜想,自立社交app之后的Taylor说不定真会自立音乐流媒体呢?

文 | 胡克撕

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转载及商务合作,请联系我们。

音乐先声现已入驻36氪、界面、虎嗅、钛媒体、知乎、今日头条、天天快报、百度百家、一点资讯、搜狐、网易等自媒体平台。

Taylor Swift做了一个instagram, 自己当起了“流量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