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第一财经,36氪经授权发布。

共青赛龙突死事件,仍在发酵。第一财经独家获悉,江西共青城不日将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开共青赛龙事件的全过程。

第一财经从官方渠道了解到,共青城前副市长詹政正在紧急返回江西共青城的途中,而共青城和九江市方面正在抓紧准备资料并等待人马到齐,以应对即将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事件的政府应对和发布会事宜将归口九江市委宣传部统一协调,但发布会具体召开时间待定。

在有媒体之前对共青赛龙突死事件的报道中,重组子公司共青赛龙,还是重组母公司深圳赛龙,语焉不详。

第一财经记者从共青城赛龙内部人士以及参与共青赛龙部分重组过程的官员两方面了解的情况表明,身背重债的共青赛龙在本质上其实并不独立,共青赛龙的重组必然涉及母公司深圳赛龙;而几次重组无疾而终,与公司的治理不无关系。

共青赛龙的非独立性为这次危机埋下了伏笔:“共青赛龙其实只是一个生产基地,销售和经营全部通过深圳母公司来进行的,资金和账务走向,全部都在公司总部,”第一财经采访到的共青赛龙内部分管经营的人士表示。

而第一财经通过天眼查查询发现,深圳赛龙的法定代表人,已经于2014年9月由代小权更改为王和忠。“王和忠是代小权的妹夫,”上述知情人士透露。据了解,代小权卸下深圳赛龙的法人代表,与深圳赛龙方面频繁的债务纠纷和诉讼有关,“可能还是为了规避一些风险。”

10月31日,共青城官方发布信息称,共青赛龙自2010年至2013年四年累计亏损3.07亿元。严重资不抵债,资产负债率超200%,仅其在江西省内负债即达7.36亿元。这表明,共青赛龙在江西的总资产只有3个多亿。

第一财经采访的一位参与赛龙部分重组过程的官员表示,大多数银行借款协议都有深圳赛龙作为共同还款人或连带责任人。

但第一财经记者通过天眼查查询的法院判决信息显示,仍有一部分银行借款深圳赛龙不负有连带赔偿责任。

比如,2017年7月一则农行共青支行与共青赛龙的借款诉讼判决显示,共青赛龙所欠前者4461万元借款和利息,只有1946万元由深圳赛龙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华荣律师事务所律师许峰表示,子公司拥有独立的法人人格,母公司以其出资额为限对子公司的负债承担责任。共青赛龙财务上不独立,表明整个集团公司的治理存在暇疵。

10月31日,共青城发布官方信息:共青赛龙存在会计信息不真实,存在资金被关联公司通过其他应收款、预付账款、应收帐款等科目占用或抽走资金的情况。

资产在深圳,而负债在共青,对于共青市政府和江西省内的债权人来说,尽管法理上深圳赛龙逃脱不了连带清偿责任,但对于重组来说,只能从整个集团层面进行重组,才能解决江西的问题,而这,对于共青市政府,多少有些鞭长莫及。

共青赛龙事件追踪:前副市长急返共青城,为召开发布会而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