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在文艺圈和娱乐圈纵横驰骋有一阵子了,并且跨界多个领域,能创作歌曲,还能指挥音乐,会写小说,还能写电影剧本,还会写诗歌,出过诗集。在万圣节到来之际,MIT(麻省理工)也很应景地推出一个很“万圣节”的礼物——AI会讲鬼故事了。

它的名字你大概很熟悉

这个AI的名字叫Shelley,是世界上第一个与人类合作创作恐怖故事的AI

Shelley的中文译名就叫叫雪莱。看到这儿,你是不是想到一个伟大的诗人?他和拜伦齐名,写过《西风颂》等脍炙人口的诗歌,1822年7月8日在回家途中,斯贝齐亚海上突起风暴,雪莱覆舟溺死, 时年不满三十周岁。按托斯卡纳当地法律规定,任何海上漂来的物体都必须烧掉,然后雪莱被他的好朋友拜伦等人安排火化。据说,他的心脏特别大,烧了三个小时还没烧毁,他的朋友屈劳尼迅速从火焰中把它抢出,屈劳尼几乎被烧成重伤。后来这颗心脏被安葬于罗马新教墓地,墓碑上刻有“众心之心”的字样。两年后,他的好朋友拜伦死在了希腊战场上,时年36岁;而在一年前,他的另一个好朋友济慈也死了,只有25岁。

然后我好像懂了——为什么给这个AI起个名字叫雪莱。

其实并不是这个样子,Shelley的命名源于19世纪小说家玛丽·雪莱(Mary Shelley),她写过《弗兰肯斯坦》,这是一个著名的恐怖科幻小说。不过她还是跟诗人雪莱有关系的,她是后者的第二任妻子。婚后6年,诗人雪莱淹死在了大海上。

Shelley是怎么创造出来的?

花边结束,说正事:

MIT的研究人员从社交新闻网站Reddit收集的故事来训练AI,r/nosleep版块专门用来分享原始的诡异故事。它从这里学习了超过14万个恐怖故事,并能够根据它学到的东西生成随机的片段,或者根据文本续写恐怖故事。

Shelley在Twitter上每小时都会发布一个新的恐怖故事。开发人员介绍:“到目前为止,雪莱与Twitter用户共同撰写了超过100个故事,其中一些真的很吓人。”

感兴趣的话你可以到Shelley的官网上看看。

研究人员表示,这个项目是为了研究围绕人与AI关系的一些担忧。去年万圣节时,MIT也做了一个类似的项目,是利用神经网络生成可怕的图像。

Shelley的工作成果

从Shelley的作品来看,大多都是比较短的段子。它明白怎么去营造一个恐怖的氛围,给人带入到情境当中,但是在剧情的叙述上都比较简单。

比如这则题为《婴儿》的故事

当我再次听到电话铃声时,我跑到楼梯上。当我跑下楼梯的时候,我开始听到哭声。走到楼梯的角落时我打开手机的闪光灯,看到那个正在啼哭的婴儿越来越近了。我爬到他的前面,使劲地踢他。结果,楼梯上的哭声,变成了一种柔和的金属声。

这是Shelley最初独自创作的部分。显然,Shelley是明白怎么制造悬念和营造氛围的。不过,它最初创作的故事大多也就这么长。然后,在与Twitter网友的互动中,它会不断完善这个故事,创作出几个不同的版本。这类似于“故事接龙”。对于一个给定的故事,一个网友最多可以回复三条。

我们看下《婴儿》与网友互动后创作的其中一个版本:

当我再次听到电话铃声时,我跑到楼梯上。当我跑下楼梯的时候,我开始听到哭声。走到楼梯的角落时我打开手机的闪光灯,看到那个正在啼哭的婴儿越来越近了。我爬到他的前面,使劲地踢他。结果,楼梯上的哭声,变成了一种柔和的金属声。突然间,声音了消失。有别针悄悄地落到地上。然后,婴儿的尖叫声突起,让我毛骨悚然。我能感觉到我的肩膀在颤抖,随后我感觉自己被刺伤了脖子,一切都变黑了。我醒来时,甚至都不能鼓起勇气动一下。当我试图移动我的手臂时,我听到有人靠近我的家门。我吓坏了。我看见他手里拿着斧头,一手拿着一块肉,另一只手拿着一块肉。

文中黑体的部分是Shelley可以看出,它会抛出一些恐怖的情景,并让故事延续下去。但是这并不构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看下另一个版本:

当我再次听到电话铃声时,我跑到楼梯上。当我跑下楼梯的时候,我开始听到哭声。走到楼梯的角落时我打开手机的闪光灯,看到那个正在啼哭的婴儿越来越近了。我爬到他的前面,使劲地踢他。结果,楼梯上的哭声,变成了一种柔和的金属声。乌云遮住了太阳,所有的鸟鸣都消失了。一阵寒意悄悄潜入了空气当中中。我身后的某个地方传来一阵安静的滴答声。它变得越来越密集,好像越来越近了。我仔细听这个声音。我听到了。天啊,它是从我后面来的。镜子不停地哭了一整夜。我开始猛踢它。它尖叫着,裂开了缝,缝隙里露出一个被苍蝇覆盖的女孩,浑身是血。

这个版本比上面那个要好一些。不过,最后出彩的地方也是Twitter网友的创作。上面那个版本中也是这样。

Shelley抛出的原始故事很多都还不错,叙述情节和渲染氛围上都比较到位。

然而,就我所看到的而言,在后续与网友的互动中,多数时候,Shelley则更善于营造恐怖的氛围,而在构建真正骇人的情节方面,还是网友更胜一筹。不过,偶尔Shelley也能续写一些足够恐怖的情节。比如这个《一动不动》(unmoving)的故事:

我的身体突然被走廊里的什么人拉进一个房间。我看了看四周,他们站在房间的角落里,盯着我看,一动不动。我觉得他们的眼睛在盯着我,但我看不清他们,因为房间太暗了。待在那里,感觉就像一种永恒的感觉,这所房子看起来越来越黑。我的心脏开始跳得越来越快。“你在哪里?你在哪里?”我在门边站着,对着黑暗又大喊了一遍。“我们在这里,孩子。”这个声音很熟悉,因为太熟悉了,我想到了可能是谁在吓我。然而,他再也不可能是我的家人了。“喂?”我又一次呼喊,但这次我能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那个声音是从起居室里传来的。“你要死了。我们在这儿呆了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听完我很害怕,我问道:“为什么我要死了?”

在这个故事中,显然Shelley的接龙要更成功一些,超过了互动的网友。它写出了故事中最吓人也是最关键的情节。

一个你总想看一眼安慰下自己的老话题

这时候,你自然而然会想到这个问题:机器真的能取代人类作家吗?

MIT媒体实验室的副教授Iyad Rahwan告诉我们:“人类的作者在短期内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今天,人工智能算法可以生成高度结构化的内容,比如关于市场开发报告,或者体育比赛的报道。它们还可以生成一些不那么结构化、更有创意的内容,比如短的文本片段。但是算法在生成复杂的叙述方面仍然不是很好。人工智能想要做到J·K·罗琳或史蒂芬·金的程度还有一段距离。”

不过,他也说到:“更远的未来会发生什么,没人能够保证——机器可能最终能构造复杂的故事,在小说里探索新的创意空间。”

翻译过来,教授的话大意就是,今天还很好,明天死不了,后天不一定,如果你是个文学创作者的话。

好了,自我安慰的话就到此结束了。(唉,我也是个码字的人。。。)

多说一句,Shelley写的这些段子还是让我有些惊喜的。讲AI故事的时候,科技新闻工作者有时候会用一种震惊体的感觉吸引读者。对于Shelley,我没有这种感觉。不过,它还是超出了我的意外,比我预想的要更好。打个比方,ABCD四档,我以为它能做到C就不错了,结果它做到了B。虽然它远没有达到一种很老辣的程度,但是没有受过基本训练的普通人,讲起恐怖故事来也很难比Shelley更好。

MIT的万圣节“礼物”,竟然是一个会讲鬼故事的AI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