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市场已经进入下半场了,小的公司已经没有机会了,走向海外是从夹缝中寻求突破,前人铺路,尽快出海,”在36氪日前举办的“WISEx新出海行业峰会”上,赤子城创始人、CEO刘春河这样建议小微开发者。

在刘春河看来,目前是中国创业者的大航海时代。欧洲的大航海时代,奠定了现代世界的基本格局。如今中华民族的复兴,也在为中国企业提供“航海”的机会。另外,中国已经在互联网领域领先,这也为中国公司出海提供了动力。

他还认为,出海是一个必然的选择,但出海的路上一定不容易。赤子城当初取得成功的原因之一,就是很专注。公司会专注于一个国家,甚至是一个城市。所以,他也建议选择出海的企业能够做到专注。

刘春河认为,小微开发者们现在去做出海难度一定要比三年之前难,需要渠道、大数据,前人的经验,包括资本的支持,而现在已经有一些这样的第三方平台可以提供这样的服务给到众多开发者们,他建议小微开发者在选择合作的时候最好能选择开发者出身的平台,因为更能感同身受,给开发者们更好的服务。

赤子城创始人、CEO刘春河

以下为赤子城创始人、CEO刘春河的演讲实录(有删减):    

大家好!我是来自赤子城的刘春河,我的花名叫仓颉,很多人会很尊敬的称我为仓老师。我先做一个调查,现在在座的同学们,做出海的有多少,做出海行业的有多少,举一下手,这么少,大部分人是做国内的,做出海的你们举手的程序员有多少,就一个。

我今天就跟大家讲一讲一个程序员是如何做海外的事儿以及我们做了怎样的布局,有哪些思考,跟大家一块分享分享。

今天我演讲的题目是《小微开发者出海机会在哪儿》,刚刚举手的那几位,我们认为每一个独立的程序员都是一个小微开发者,大部分商业的体系里面,最大、最多数的组成部分就是程序员,出海也是这样。

中国创业者的大航海时代

这个时代我们称为中国创业者的大航海时代,大航海时代有一些特点:第一个规模大,现在出海的企业非常多,已经有6927家;出海的产品也非常多,达到14943款。第二个覆盖的范围广,包括游戏、工具、共享单车、网络文学、电影、医疗、硬件等。第三个出海的区域也非常广泛,包括欧美、日韩、东南亚、拉美、非洲等。这都是出海目前的状态。

我们认为出海的前景广阔,所以不能看小的细的困难,要看大的格局。2017年Q3,全球移动应用累计消费达170亿美元,同比增长28%。预计四年后,市场规模将超过1000亿美元。

只不过,任何行业发展最大的机会就在阶段红利上。中国互联网公司过去发展的20年里,我们认为大公司抓住了这样的机会就是因为阶段性的红利,而全球互联网在很多其他国家也有这样的阶段性红利。

阶段性红利有人口红利等,而红利叠加就是目前最根本的机会。为什么是中国出海?为什么是中国人拥有这样的机会,背后的逻辑是什么?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大家觉得这句话对不对,我们应该为这句话鼓一下掌。我之前在一个场合讲过这样的一句话,在欧洲进行大航海时代的时候,我们会发现那是欧洲人的民族复兴,欧洲的大航海时代诞生了我们认为是现代世界的基本格局。

在今天,中国已经领先了,尤其是在互联网领域。我们现在既然领先就要通向海外,所以民族复兴是泛互联网蓬勃发展背后的逻辑,这个是原动力。海外有市场,是中国的机会。为什么不是日本、韩国?因为中国领先,而且我们现在与中国民族复兴匹配的就是中华民族发展起来一定要有泛互联网网络公司。

开发者的出海机会在哪儿?

开发者的机会在哪儿?一个就是区域上,新兴市场上有很大的机会,尤其是一带一路覆盖了沿线的国家,中东、东南亚;在方向上,我们刚才有很多的老板讲了工具的机会。

我们认为内容泛娱乐是这几年出海的主流,尤其是在直播、网络文学、音乐领域,这些都有很多相匹配的公司目前在全球各个国家发展,而且非常的领先。

对于工具的发展,我有两个观点,一个是工具必死;另外一个就是工具未死。工具必死是长远来看的状态,工具未死是目前的状态。Solo系统有全球超过6亿的工具用户,依然还很赚钱。但是单纯做工具没有未来,需要转型,怎么转?我们就必须精细化的运营,要有清晰变现的逻辑,要赚钱。

小微开发者该怎么做?

我们要看对于小微开发者来说,既然有这么多的海外发展机会,讲的这么具体,我们该怎么做?从夹缝之中寻求突破,如果在座的各位是做国内的,我建议大家可以尝试一下海外。

中国的市场已经进入下半场了,下半场不像传统行业一样垄断,下半场还有另外一个词叫做屠宰厂,小的公司已经没有机会了,走向海外是从夹缝中寻求突破,前人铺路,尽快出海,这些逻辑就不跟大家讲了,我们已经踩过很多坑了,有很多的经验。

赤子城可以为小为开发者做什么?

我们公司的名字叫做赤子城,看上去是一个特别具有中国传统文化的名字,它来源于道德经,赤子城就是赤子之心的意思,赤子城我们做了四件事:第一件事就是我们有一堆产品。第二个有广告平台。第三个我们积累了很多的数据,最后有基金可以去做投资。

首先从数字上来看,赤子城从工具产品上突破六亿用户,从广告平台突破了十亿用户,而且我们是获得了Google Play两项全球最佳的称号。赤子城做这四件事是有逻辑的,它的逻辑其实是一个四位一体的结构。

这个结构最根本就是我们有产品,产品是我们的源泉。我们有了Solo,这只是一个轻量级的操作系统,轻量级的操作系统相当于是我们看家的产品,有了这个看家产品我们就搞了很多系列产品,最后形成了20多款全球化产品。

第二个是我们有一个平台,平台就是广告平台。为什么要做广告?原因很简单,就是我们发现仅仅做产品和工具是很难扛风险的。我们要有一个平台性的业务,平台性的业务就是我们目前正在做的广告业务,Solo Ads是一个服务于小微开发者的第三方广告平台。

所有出海的公司,如果大家要出海,一定要选择一个渠道的合作伙伴,比如说我要获客,我要赚钱。就可以找Solo Ads,我们是基于技术,基于产品做的这样的一个平台。

如果大家现在去做出海难度一定要比三年之前难,为什么?因为没有提前做,Solo在2013年开始做,不早不晚。如果那个时候做晚了,就变成红海了。在过去的四五年里面,Solo用了一个非常快的速度打造了这样的一个生态系统,Solo System,Solo Ads,Solo Aware的数据。

我们还有一个投资平台,叫做大航海基金。在海外投了一家印度公司,前一段时间上市了。我们还投资了印度最大的校园分期的平台,后来小米也投了,增长速度很快。

所以Solo是从开发者中来到开发者中去。我本身就是一个程序员,我们非常了解程序员。有很多的服务于程序员的平台,很多都是利欲熏心的,有很多做广告的就想从程序员赚钱,我们不是这样的。

如果大家要出海,选择合作伙伴不管是推广还是变现,一定要选择程序员出身的开发者,比如说Solo。我们服务于小微出发的开发者,有数据,有渠道,还有经验,最后还有资本的支持。

给小微开发者的几点建议

最后给小微开发者的几点建议,我们认为出海这件事情是一个必然选择,人生没有这样的几个大机会。

我们很庆幸,在三四年前发现了这样的一个机会,在当时出海不是机会,为什么?因为所有的人都在做国内,那时候在2012年、2013年的时候,国内移动互联网很火,随便的一个移动商业都可以做到几亿美金,但是你们回过头来看看,历史云烟,也就是四五年的时间。

在Solo刚开始做海外的时候,只有两家公司做海外市场,一家叫做久邦数码,一家叫做猎豹。这两家都是做国内国外,而赤子城只做海外,而且在做的过程里面我们发现专注的力量,一定要专注,甚至到今天为止我们只专注于一个国家,专注于一个城市。我们推广的时候不是按国家去推广的,我们是按城市去做推广的,按街道去做推广的,这就是由粗放到细化的过程。

在当时非常的艰难,我们也遇到了非常多的困难,当时团队最少只有4个人。产品一上线很快就被美国的技术论坛叫SDA发现了之后,有大量的网红给我们做评测。后来过了几个月,有一个澳大利亚人抄袭我们的Solo,后来我们跟应用商店投诉,最后把他们给干掉了。

所以从赤子城成长的过程来看,我们真心觉得它是一个完全从零开始,从小微的创业团队开始走到今天的团队,我们没有背景,最早没有投资,全部是靠着自己滚雪球的形式发展。到今天赤子城能够成为一个平台化的公司,能够成为第三方的公司,感谢小微的力量,目前我们的合作伙伴都是小微,收入组成都是小的开发者贡献的,我们也非常的感谢小微的开发者。

今天非常感谢大家花时间来听我演讲,最后讲一句话,大家可以跟我一块去喊一下,叫做“学挖掘机到蓝翔,出海就找赤子城”。谢谢,如果大家有合作可以加我微信过来找我。

赤子城刘春河:小微开发者走向海外是从夹缝中寻求突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