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是歌手》的时候,你为什么哭不出来?

问这个问题,我们无意来探讨节目营销,而是来想从设备的角度做个小思考:

家里的电视已经很高清了,歌手唱副歌时的青筋暴起都依稀可见,但我们哭不出来,总感觉差点火候,找不到像音乐会那样的临场感。那么,对于目前的影音娱乐节目而言,硬件方面的还有哪些因素仍存在限制,使得观赏体验有所打折呢?

主打消费级智能音响的音磅认为,围绕耳朵的升级可能是个解决方案。

创始人傅缨茗表示,围绕视觉的升级已经非常多了,4K 分辨率、超薄超大屏… …似乎成了所有电视厂商的宣传标配,但是关乎耳朵的升级却相对滞后,成熟度不如电视领域那么高。

国人不是不喜欢音频设备,2016 年中国蓝牙音箱数量在 1.3 亿台,复合增长率达 27.50%;而智能音箱 2016 年的数量在 2500 万台,复合增长率达到了 150.60%,但到了 0.6 亿台的传统音响这,它的复合增长率却成了负的 29.30%。(注:音响包括功放、周边设备、扬声器、调音台、麦克风、显示设备等等)

在傅缨茗看来,传统音响设备即便入门级别的费用也相对昂贵,同时想加入新功能又得购置新设备,设备之间的兼容性也存在不少问题,使得传统音响使用频次并不理想。

音磅的切入点是对传统音响智能化、互联网化升级,降低使用门槛,丰富功能和内容。傅缨茗告诉36氪,音磅的智能音响主要做了硬件、软件和内容三方面的优化:

硬件端,将音响架构整合为一体机型态,不需要传统布线,同时通过 DSP 芯片算法和声学设计来实现小型机身内搭载多种交互模块(声控、手势控制等)和功能(功放、环绕、卡拉OK等);

软件层面,一是基于其自主研发的硬件平台开发的操作系统(配合外显就能观看音磅内的影音内容);另外对应的手机 APP 可以实现设备调音、上云、功能更新等;

内容层面,则是聚合了咪咕音乐、网易云音乐、全民 K 歌等音乐内容;喜马拉雅、荔枝FM、蜻蜓FM的音频内容;芒果tv、爱奇艺、腾讯视频、咪咕视频等的视频内容;以及腾讯游戏、咪咕游戏等的游戏内容。

一般这类硬件项目对于技术的先进性要求不高,对于创业公司而言,要想跑出来,主要围绕产品和市场两个方面下功夫,其中渠道至关重要。

产品的关键点中,最基础的是“产”、“研”。“产”决定市场的接受度和生命周期,比如是否易用、实用、好用;“研”决定项目的成长性,比如能否打造出爆品(往往是这类项目的突破点)、能否不断迭代新品形成小生态圈、以及模式和产品路线能否持续。

具体到音磅,傅缨茗告诉36氪,其供应链合作方为视源股份、盛科电子;技术合作(硬件核心模块)则有国科微、海思等公司。从起产品线来看,目前落地的有两款:旗舰型,定价 4299 元;标准型,定价 3299。不过傅缨茗也透露,目前音磅拟上市的两款新品,一个主打小户型、小空间;一个主打偏中低端的普及型产品,二者定价会下探到千元左右。

音磅旗舰型产品(图片来自官网)

对于硬件品牌而言,市场定位、品牌营销和渠道建设至关重要。音磅主要面向年纪处于 25 到 50 岁的家庭用户,这类群体月收入中等偏上,对生活品质有一定追求,对新奇酷的产品也有较高接受度。

品牌方面,音磅强调其在相同价位的音质水准,设计方面主打新国货特色,比如上述两款产品,外形取意古琴,获得了红点和 IF 设计奖,试图走出类似小音箱中“猫王”这样的爆品。

渠道方面,音磅除了主流电商平台,也在有赞、二更、逻辑思维等自媒体电商渠道上进行营销,比如曾与逻辑思维合作新品独家首发;同时线下也与联想、海航等企业客户合作直营渠道,同时也发展了 12 个省和地区的代理。

傅缨茗表示,目前其渠道线上占比 40%,直营占比 30%,剩下主要为代理商。而在销量方面,以旗舰型为例,去年卖出了几千台,今年销售额有望达到 2600 万元。

音磅团队目前有 40 多个人,核心创始团队中,创始人傅缨茗为管理学博士,有 10 年以上广电系统手机电视标准企业的核心高管经历,负责管理和渠道整合;硬件负责人杨益军为工学博士、北京市创新科技人才,对高保真扬声器单元等领域经验丰富;软件负责人高云鹏曾任职于联众、微博等互联网公司,产品开发经验 10 年以上;品牌负责人罗洪泽曾任华为、奇虎360、酷派等公司品牌顾问。

据悉,音磅正进行 Pre-A 轮融资,金额在 1500 到 2000 万元,主要用于产品研发、品牌推广和渠道建设。

看腻 4K、1080P 以后,主打听觉升级的消费级智能「音响」会跑出爆款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