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Kinect是一款影响深远的产品,现在它已经正式停产了。科技作者Mark Wilson认为,虽然产品已死,不过Kinect的影响仍然存在,核心技术会继续生存下去,被其它产品使用。 

Kinect正式停产。最开始时,Kinect是为Xbox 360开发的,自2010年推出以来,微软的“分水岭深度”(watershed depth)摄像头和语音识别麦克风已经卖了3500万套。现在微软不再生产了,零售商清空库存就再也不会卖了。未来,Xbox客户仍然可以使用Kinect,至于微软会不会继续支持开发者工具,现在还不知道。几天前,Kincet创造者Alexa Kipman、Xbox设备营销总经理Matthew Lapsen在接受采访时证实了这一消息。

许多以来,微软已经慢慢忽略Kinect,Xbox团队重新将目光聚焦传统游戏,与PS4抗衡,而不是继续将实验性技术拓展到娱乐版块。作为独立产品Kinect虽然已经告别市场,但是它的核心传感器并没有死亡。微软将Kinect v4(很快就是v5)装进AR头盔HoloLens,而且HoloLens正是Kipman开发的。不只如此,Kinect专家团队还开发了许多重要技术,比如Cortana语音助手、Windows Hello生物面部ID系统、还有一套环境感知用户界面(微软认为未来是GGV的天下,也就是凝视、手势、语音系统,新界面正是为这样的未来准备的)。

2010年微软推出Kinect,花了5亿美元宣传。Kinect用不可见的红外点构建一个迪斯科球,然后在光球内绘制房间,将房间映射到3D空间,这样就可以追踪用户的身体动作了。Kinect看起来完美,它可以让用户离开沙发。系统支持语音命令,当你叫一声“Xbox On”时,它就会打开Xbox One游戏机。

当时,我曾与一些记者抢先试用Kinect,许多人认为它是微软开发的任天堂Wii杀手,不过我却认为Kinect的野心远不止这么一点点。微软想消除人体与人机界面之间的界线,目前的键盘、鼠标、触摸屏都有限制,微软想解除限制。

当时我在文章中说:“微软Kinect非常特殊,它与我使用过的软件、硬件套件完全不同。Kinect可以根据用户调整匹配。我并没有向Kinect学习,而是Kinect向我学习……我从没想到过计算机居然可以理解我,了解得如此深刻,就像有血有肉的人一样。”

在随后的几年里,除了iPhone,在硬件市场Kinect可以说是最有影响力(至少可以说是最有先见之明)的产品,这样说并不夸张。按照微软的说法,从技术上讲,它是第一款内置机器学习技术的消费级设备。从功能上看,后来有许多产品模仿Kinect。2010年,苹果推出Siri语音助手,它抄袭了Kinect语音控制功能,谷歌推出了3D追踪系统Project Tango。

在智能手机市场,视觉和语音系统已经无处不在,它正在朝着家庭渗透。Amazon Echo将语音助手带到我祖父母的客厅,不久前亚马逊还推出了Echo Show,它为Alexa添加了摄像头。Nest Cam也应该感谢Kinect,因为Kinect首当其冲,招来许多批评,人们担心它会为“隐私入侵”打开新的大门,这个罪名被Kinect背上。

Kipman谈到消费者隐私问题时说:“你一点一滴赢得信任,但是失去时却是一堆一堆失去的。2010年Kinect使用了新技术,赢得许多信任。任何坏事,不论是多是少,都会让你失去大堆的信任。”让Xbox消费者远离的不是信任、也不是隐私,而是变化多端的粉丝群,如果他们认为技术的创新是以牺牲乐趣作为代价的,他们就会改变态度,进而导致消费者流失。 

发明家VS消费者

当我报道说Kinect将会停产时,Golan Levin吓了一跳,他是卡内基梅隆大学Studio for Creative Inquiry的主管。Golan Levin掌管一个实验室,和许多实验室一样,他们在项目中使用Kinect,比如实验艺术(experimental art)项目,开发下一代UI原型。对于研究社区来说,Kinect是一个重要工具。

Golan Levin措辞严谨,他继续说:“你知道,我们都要关注资本效应。如果产品不能赚到钱,微软真的应该支持吗?不要抱有这样的期待。开发一个工具,居然被许多不同的应用使用,它无处不在,成为创意实验、文化发展、二次创新的重要平台,影响许多领域,但它无法为核心业务提供帮助,听起来真让人伤心。”

他还说:“有人做出决定,认为卖的Kinect游戏不够多,真是遗憾。”在某种程度上看这样的说法是正确的。

为什么Kinect没有在市场上大获成功?“玩家”可能是原因之一。虽然Kinect设备有一些功能缺陷,比如有延迟,有时无法听清用户说什么,但是作为Xbox 360附件它很快就造成巨大影响。可惜360并没有出现真正出色的游戏。Kiect没有大作,也就是投资1亿美元的游戏,比如《使命召唤》、《侠盗猎车手》。

无奈之下,微软只好制定一套切合实际的计划。为什么微软这样做?它希望开发者向Kinect游戏投入大量精力是值得的,希望他们加倍下注,将Kinect捆绑到每一台Xbox One。这样就可以建立一个庞大的市场。微软设计Xbox One时留下一部分RAM和处理器计算力,一直保留,专门给Kinect使用,换言之,游戏开发者无法调用这些资源。

Xbox One推出时,微软说它是一台客厅电脑,可以控制游戏、机顶盒,某一天甚至还可以控制整个家庭,它要将语音命令与手势控制带给每一个人。在创新UI方面,索尼完美反击,在战略上胜取。Xbox One发布之后只有3周,索尼CEO Jack Tretton在E3游戏展发表演讲,他说索尼会“关注游戏者想要的东西”。怎么做啊?例如,索尼不会对系统资源进行限制,PS4开发者可以使用所有资源。

Tretton当时的讲话还触及Xbox One的另一个问题,他承诺索尼是一家将玩家放在第一位的公司,索尼将PS4的价格下调。在Reddit留言板上,这种宣言到处流传,一些核心游戏玩家将它当成战斗口号。几年之后,PS4的销量远超Xbox One,销量比是2比1。微软也将Xbox One价格下调,从芯片中释放更大的计算力,不再捆绑Kinect,解放专用系统资源。购买Xbox时可以不买Kinect,对于Kinect游戏开发者来说市场不再可靠。

Lapsen说:“推出Xbox One时,我们希望有了Kinect能获得最佳体验。这是我们推出Xbox One的目标。和所有新发布的产品一样,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持续监控,不断学习,不断调整。”然而从Xbox的目标来看,微软似乎更关心多边形性能,而不是新的人机界面模式。所以微软决定将人力资源划给其它产品。

Levin与其它一些研究人员相当推崇Kinect的“forward-looking”(向前看)技术。Levin说:“Kinect告诉我们你可以使用便宜的深度摄像头,这是一个重要信号。有几千个应用使用深度感知技术,Kinect深度摄像头为这些应用提供支持。”他还认为,正是因为有了Kinect硬件,才会有Faceshift这样的公司出现。用3D技术追踪人脸,作为生物识别安全系统,这条路很光明,最终苹果收购了Faceshift,用面部识别替代指纹。为了发挥技术的优势,苹果更进一步,将Kinect核心技术植入iPhone X,2013年苹果收购了PrimeSense,这是一家以色列公司,它开发3D追踪技术,微软获得技术授权,用在Kinect设备中。

Levin继续解释说:“Kinect带来无穷的可能性,面部识别只是其中之一。例如,它会对计算机研究、机器人研究、交互媒体艺术造成巨大影响,交互媒体艺术是我研究的领域。“Levin的一些学生用Kinect拍摄点画3D纪录片,后来又扩大技术的应用范围,用它制作互动影片,在纽约地铁车厢内播放。Levin还说,除了独立的Kinect,市场上还有其它深度感知摄像头。Levin称,一些博物馆放置Kinect互动艺术品,用于展览,它们也许会跑到eBay买一些备用设备。 

Kinect进化

对于玩家和研究人员来说,Kinect可能已经走到了尽头,但它不会彻底消失。大企业的开发工作一般不会由单个产品的命运决定。微软的一些关键技术(比如Cortana)是由Kinect派生的,除此之外,Kinect还是一个重要的传感器平台,公司会继续投资。

我与Alex Kipman在Skype上聊天,他拿出一些白板,介绍自己过去10年的生活,2007年开发Kinect,近年又开发了HoloLens。

Kipman说:“我们会研究眼前的问题,使用技术的频率越来越高。我们说:‘看,如果我们向这些技术投入更多时间,两条路就会有一条渐渐清晰。第一条路,我们继续投入更多时间,以机器的方式与机器互动,研究屏幕之后的技术,第二条路,我们训练机器,让它在我们的世界和模拟世界拥有更好的互动能力,教会它们如何共存。”

“作为人类,我们选择第二条路。”

某一天,计算机可能会真正理解人类存在,为了便于理解,Kipman用“3X3网格”解释自己的观点。在X轴上,有输入、输出和触觉;在Y轴上,有人、环境和对象。后面的方格比前面的难很多。追踪人体很难?很难。追踪环境呢?要识别所有细微差异比追踪人难10倍。追踪对象呢?要追踪环境中对象的所有纹理与差异又有多难?比追踪人难100倍。

Kipman说他们关注最简单的方块,也就是解决“1X1方格”的问题——人类输入问题。Kipman的意思就是让计算机理解手势与语音。

随着时间的推移,Kinect越来越出色。最开始时系统可视角度只有50度,后来变成80度,再到120度,HoloLens安装的V4传感器可视角度就是120度。还有一点很重要,它的能耗越来越低,从50W降到25W,现在只有1.5W。

因为Kinect稳步改进,所以微软可以将Kinect装进小设备,让用户穿戴。Kipman说他们已经知道如何解决1X1方格的问题,现在要更进一步了。2015年,微软展示HoloLens,它解决的是“10X10”问题:环境输出。什么意思?就是说HoloLens不只可以看到人,还能看到空间。它可以识别空间,允许用户将信息输出到空间,用全息方式拖放对象。

Kipman说:“这就是HoloLens前进的方向。除了要理解人类输入,还要从输出角度理解人。现在我们可以将光子放进人眼,让人眼看到全息图。我们还可以让对象漂浮。它的体验完全不同,与我们将对象钉在真实世界完全不同。也就是说我们可以理解环境。”

接下来怎么做?随着HoloLens研发工作的深入,Kinect传感器必须更好。微软说,还未发布的V5版Kinect能耗不到1.5W,相比第一代Kinect能耗效率提高了50倍。有了AI技术的帮助,微软可以继续解决更难的问题:对象触觉(Object haptic)。在最极端的情况下,它就像是《星际迷航》电影中的Holodeck。我们不只可以操纵光子,还可以操纵物质。这种技术谷歌与MIT媒体实验室已经演示过,数字与对象融为一体。

Kipman解释说:“将表格填满,让它更普及更流行,远景在这里,我们会保持耐心,我个人也会用余生用来解决此问题,这就是我们的追求。我们要用技术武装人,让技术的使用更加人性化。”

原文链接:https://www.fastcodesign.com/90147868/exclusive-microsoft-has-stopped-manufacturing-the-kinect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微软体感设备 Kinect 停产了,不过其核心技术和影响力还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