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作者:陆一夫,36氪经授权发布。

在强调结果多于过程的竞赛里,没有人会记得第二名;但对于共享单车行业来说,第三名已经称得上是赢家之一。10月24日,永安行宣布全资收购哈罗单车,成为共享单车的首宗并购案,合并后新公司将继续由哈罗单车团队负责,而股东则包括永安行、蚂蚁金服和哈罗单车等。

这宗并购案背后,是共享单车走进寒冬季节的先兆。自今年6月以来,多家共享单车平台相继出现经营困难和倒闭潮,这个被视作是2017年最大的风口瞬间风光不再。曾几何时,共享单车在资本市场的接棒下迅速刷新融资纪录,摩拜和ofo在过去一年里已经完成17亿美元的融资,而一些区域性的平台也得到数千万美元的注资,短时间内共享单车铺满全国各地,攻占大街小巷。

但风口之下,是ofo和摩拜占据了接近95%的市场份额,双寡头的垄断格局注定第二梯队的玩家已基本失去进入终局的资格,眼下只剩下被收购和倒闭两个选择。

随着共享单车行业即将完成整合洗牌,随之而来的是盈利模式的难题。由于背靠着雄厚的资本,两大头部平台展开了激烈的拉锯战,双方不断加大车辆投放密度的同时以补贴的形式试图圈走用户,这导致租赁收入迟迟未能覆盖车辆的硬件和运营成本。

对于盈利问题,摩拜率先交出的答案是向网约车延伸—在短短一个月时间里,摩拜先后和首约汽车、嘀嗒拼车达成战略合作,将业务版图延伸至中长途出行场景。不过这一跨界合作的前景却难以预料,艾媒咨询CEO张毅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从调查情况看共享单车和网约车之间并不存在明显的协同关系,前者大部分用户是中低端用户,与网约车用户重叠的部分可能低于10%。

尽管资本有意推动摩拜和ofo合并,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双方并不愿意就此罢休。据《第一财经》报道,两家公司甚至很有可能在未来一段时间宣布新一轮融资,而发展重点将是一线城市以外的其他市场。

弱者联盟?

原本网约车的市场格局早已确定,不过近期入场的搅局者越来越多,除了美团点评外,摩拜单车已成为滴滴的下一个挑战者。

9月27日,首汽约车与摩拜单车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将在APP接入、服务互通、用户对接、品牌营销和技术研发等领域展开合作;时隔一个月后,摩拜和嘀嗒拼车宣布达成类似的合作,双方同样在APP接入实现服务互通,构成低价的“骑乘骑”出行服务。摩拜方面透露,未来摩拜单车将与嘀嗒拼车携手打造“5元+1元”轻价出行,最终实现6元畅行全城。

从移动出行的需求分布不难看出,共享单车位处出行需求的最底部,无论是覆盖的人群和使用频率均远高于网约车。目前滴滴的日订单量已经超过2500万,再加上其他平台的订单数,国内网约车市场的日订单量在3000万以内,但是仅仅ofo一家的日订单数已经达到3200万,远高于网约车的使用频率。

接入首汽约车和嘀嗒拼车,是摩拜向大出行方向进军的标志,也是“高频打低频”为其他网约车平台导流的一次尝试。有媒体报道,除了首汽约车外,摩拜还在跟曹操专车等网约车洽谈,目前摩拜已经成立了一个独立的出行服务部门,专门负责网约车业务,该部门将会是“独立主体、独立业务、并独立融资”。

摩拜创始人之一的王晓峰出身于Uber中国,摩拜向网约车进军也是顺理成章,不过这样的跨界联手却并不一定如想像中契合。根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7年中国共享单车行业研究报告》显示,不论是低频还是高频用户,共享单车的使用场景集中在家/公司/商圈到地铁站/公交站间的往返,而且68%的用户选择共享单车作为“公交+地铁”出行工具组合中的一环。

使用场景存在明显的差异性,注定共享单车和网约车之间并不存在明显的协同关系,更重要的是首约汽车、曹操专车等价格比滴滴出行昂贵不少,这也许并不符合共享单车的用户属性—猎豹全球智库提供的数据显示,不管是摩拜还是ofo的用户都喜欢在手机中安装滴滴出行。

艾媒咨询CEO张毅向时代周报记者指出,共享单车和网约车的交集很小,前者大部分用户是中低端用户,与网约车用户重叠的部分甚至可能低于10%。针对上述疑问,时代周报记者向摩拜方面发出采访函,不过摩拜相关负责人拒绝对此作出回复。

值得一提的是,即使摩拜联合滴滴之外的所有网约车平台,也难以撼动目前的网约车格局,这样的“反滴滴联盟”更像是另一个的“腾百万”组合—2014年8月,腾讯、百度、万达三家公司就电商层面达成战略合作,三方首期出资高达50亿元全力发展O2O电商商务模式,但最终却不了了之。

跨界求生

摩拜积极介入网约车的原因,莫过于当下共享单车已经走入当年网约车同样遭遇过的困局—无序竞争让共享单车难以实现盈利,新政的出台也封锁了大规模铺货的机会。自从今年8月交通部等十部委联合出台共享单车《指导意见》后,北京、上海、广州等7座城市已经颁布“禁投令”,严格限制共享单车过量投放,这不但让第二梯队的平台失去入场机会,同时也制约了ofo和摩拜的推进空间。

为此共享单车平台纷纷转战海外市场,甚至是贫困村。日前,摩拜宣布首批20辆单车正式投放至山西临汾永和县阁底乡奇奇里村,成为全国首个摩拜单车抵达县一级的破例。

在张毅看来,共享单车本身是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仅需要通过收取骑行费用就能收回成本,但是目前市场竞争过于激烈,ofo和摩拜几乎以免费的形式进行“清场”,双方拉锯不下导致盈利拐点迟迟未能出现。

ofo的早期投资者朱啸虎也已经改口,称“ofo与摩拜唯有合并才有出路、才能盈利”。他表示,现在市场上资金太多,摩拜和ofo都能拿到钱,想靠融资压死对方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未来市场肯定要追求效率的,(是否合并)还需要再观察一段时间。”

张毅认为,共享单车在整合的过程中降低无序竞争,有助于提高运营效率。按照ofo和摩拜披露的数据计算,前者每辆车每天的使用次数约为3.2次,而摩拜则为4.3次左右,尚未达到收回成本的使用频率。“合并后平台可以控制车辆的投放密度,从而提高每辆单车的使用频率,才能在商业模式上说得通。至于广告以及营销方面的收入,也需要建立在租赁收入之上。”张毅说。

与积极介入网约车的摩拜相比,ofo主要将精力投入在运营上—由于滴滴已经成为第一大股东,ofo已不需要考虑跨界的问题,如何打赢与摩拜的这场拉锯战才是其首要目标。

杀入终局

随着资金和人才源源不断地向头部玩家涌入,再加上全国各地陆续共享单车“禁投”政策,共享单车已经明显形成了双寡头格局。根据ofo公布的数据显示,ofo已在全球连接超过1000万辆共享单车,日订单超3200万,进入17个国家超180座城市,而摩拜同样已进入全球8个国家超过180个城市,运营着超过700万辆智能共享单车,日订单量超过3000万,双方的差距并不大。

但对于第二梯队的玩家来说,寡头垄断下的唯一出路就只有倒闭或者被收购。6月13日,仅成立不足半年的悟空单车宣布正式终止服务,成为第一家倒下的共享单车平台;随后町町单车也宣布倒闭,小蓝单车和小鸣单车也因为融资问题而运营维艰,几乎陷入困境。

10月25日,永安行宣布其参股公司江苏永安行低碳科技有限公司将与哈罗单车签署了合并协议,双方业务将进行合并,但并未披露具体的交易金额与细节。哈罗单车创始人杨磊将此视作是进入决赛的最后一张门票,

共享单车的终局几无悬念,唯一的猜想是摩拜和ofo是否会握手言和宣布合并。此前国外媒体报道指称,摩拜与ofo投资人正谈判推动二者合并,以结束烧钱的竞争,目前相关谈判还处于初步阶段,合并后估值可能会超过40亿美元。

不过这一消息遭到双方否认,事实上摩拜和ofo在运营模式上仍存在着明显差别,前者的重资产路线强调技术创新,后者的轻资产模式则主攻数量优势,期待快速回收成本,在二者的发展模式相互融合前,合并的时间窗口暂不存在。

美团点评创始人王兴在近期亦表示,包括移动互联网在内的竞争将很长时间内维持在两家公司或以上,但最终的赢家必定是依靠运营效率而非资本胜出。这一道理在共享单车上同样适用—在摩拜和ofo其中一方取得压倒性优势之前,它们背后的资本将继续保驾护航,直至迎来共享单车的终局。

共享单车局变:头部企业跨界求生,尾部企业凛冬已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