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于丽丽

编辑  洪鹄

在VIPKID、作业帮、爱奇艺、运满满、货拉拉等一系列明星项目背后的投资机构中,不难发现红杉中国、经纬中国、GGV、创新工场等大牌基金的身影,但也有一家此前从未公开曝光的机构,同时出现在这些项目投资机构的名单上。

据了解,这家名为襄禾资本的基金成立于2016年5月,由曾主导了百度投资去哪儿、爱奇艺、收购91无线、收购pps等业内知名投资案例的操盘手,前百度公司战略投资并购副总裁汤和松和前百度投资并购部执行总监杨柳共同创立。杨柳2010年加入该部门,协助汤和松完成了上述一系列重大投资并购项目,并主导完成了对快手、优信、链家等的投资。

去哪儿创始人,现斑马资本创始人庄辰超告诉36氪,汤和松“当年以3亿多美元现金投资一家互联网公司,是创纪录的举动”。“据我了解,这是汤和松在内部顶着很大的压力推动成功的,但事后证明他对行业和我们团队的判断都是对的,单从财务看,四年后,这笔投资带给百度的财务回报就达到了55亿美元,也是至今为止互联网行业赚钱最多的几个投资之一。”

2014年6月,汤和松从百度公司离职,回到美国陪伴家人,两年后的5月,汤和松凭借“襄禾资本”重返江湖。之后的一年多,襄禾资本攻势凌厉,先后投出了一批明星项目。

VIPKID创始人兼CEO米雯娟记得,创业初时,她就和汤和松有过多次交流,两人深入探讨了VIPKID“模式的可能性、战略发展路径以及如何布局”,“这些对我后续制定战略发展带来了很大启发”。

作业帮CEO侯建彬和汤和松认识多年,他认为汤和松对“事物的本质有很高的洞察力”,比如他能直接指出教育直播“核心是产品设计,而难度在于人机交互”。“(汤和松)看问题犀利、有很好的格局观,尽管有很高的江湖地位,但却赤诚率真”。米雯娟则觉得汤和松“还是一位有温度的长者”,“当年我作为实习生进入百度投资团队,他首先和我沟通,问我希望在百度获得什么样的成长。这个行为对我影响很大,也让我在现在的团队建立了同样的习惯”。

前不久成功融资1亿美元的同城物流平台货拉拉,上一轮也由襄禾资本领投。CEO周胜馥去年第一次见到汤和松时,是在清华南门的文津酒店,当时襄禾资本甚至还没有自己的办公室。但“汤总对问题抓的很准,也很有魄力。”让他尤为印象深刻的是,襄禾资本决策机制的迅速,第一次见面,两人深谈五个小时后,汤和松当场给出了 offer。

汤和松认为襄禾资本的核心优势是他们的团队打过硬仗,在百度这个大平台上“见过树木,更见过森林“,所以有很强的深度战略分析能力。也因此,襄禾资本把投资轮次主要锁定在初步有数据的B、C轮成长期,这个时期的项目正处于“长出来,看得见,看不清”的阶段,“那么,我们来看清。

汤和松离开百度后,曾沉寂数年,本次接受36氪采访,为他首次面对媒体发声。

(以下为汤和松口述)

 2014年6月,从百度离职后,我过了两年闲云野鹤的日子。期间,尽管也收到很多大的平台或者投资机构的邀约,但我都拒绝了,因为内心一直有个愿望,就是这次要做点不一样的事。

我一直喜欢和创业者交流,探讨问题、研究商业本质,在业务上给出自己的战略分析与判断,这对我来说有特别大的精神满足。另外,过去我一直在大的平台服务,从思科,微软到百度,都是很好的经历。但一直在大平台上,很多时候并不清楚成绩究竟来自大平台,还是自己。

所以,我也选择了创业,出来做一支自己的基金。

很幸运,我有了这个想法胡,很快就找到我们的基石投资人——全球风投行业的顶尖公司美国恩颐投资(NEA),澳大利亚主权基金等。我们的LP还包括国内BAT创始人在内的行业顶级大佬和投资人。2016年上半年,在“资本寒冬”中,我们很快完成了第一期3亿美元的募资。现在,总额10亿的人民币基金也接近募集完成。

在我表达想做自己新基金的想法后,我之前在百度组建的投资并购团队,也在各自分散后,愿意重又聚拢到了我这边。我们8个人的团队曾经操盘了40多亿美元的投资并购,完成了20多个产品与行业的战略分析。以往的默契,让我们无需磨合,就可以进入战备状态。在我们还没有一间办公室的时候,就投出了作业帮、VIPKID、货拉拉等优质项目。所以,这一次成立襄禾基金,其实是老班底的新征程。

 聚焦成长期

再出发,我做的第一步是把自己调整成创业者的状态。这意味着要享受勤奋,要谦卑,并且要根据我们团队的能力模型,来研究适合我们的方向和打法。

以前在百度,我们对很多行业都做过自上而下的行业研究,见树木、看森林,这种对行业的梳理能力,以及我们对成长到一定阶段大项目的深度战略分析能力是我们的核心优势,让我们能够给被投公司提供行业分析和竞争格局非常有价值的视野和判断。也基于此,我们把投资轮次主要聚焦在初步有数据的B, C轮左右的成长期。

这个轮次的项目往往经历了最初的爆发期,慢慢冷却下来,甚至一些公司会陆续倒掉,而优质的项目则会慢慢跑出来,争夺最后的赢家。我们投出的几个明星项目,像教育赛道投出的VIPKID、作业帮,物流赛道投出的货拉拉、运满满,恰好都经历了这样一种成长周期。

当然,根本逻辑首先来自我们的分析:当下,纯云端互联网的机会几乎没有了,互联网进入所谓的下半场,必须更多关注互联网与传统行业的结合。在垂直和细分领域找市场足够大,相对低效的行业,而相信互联网一定能给行业带了革新或价值。也因此,我们找到教育,物流和企业服务等这几个领域。

这个阶段的公司往往已经长出来、看得见,但还看不清。那么,我们来看清。

四个明星项目的投资逻辑

我们投资的教育赛道,一个落脚在外语教育,另一个则是k12教育。教育是知识的虚拟传播,所以本质而言,非常适合互联网。但因为教育在很多时候是违背人类好逸恶劳天性的,所以互联网做教育,关键在于你提供的体验是否足够好,足够让人坐的住。去年,投这两个项目前,我们发现随着直播,网络互动等技术的迭代更替,一些用户体验良好的产品已经可以让用户停留,所以我们觉得出手的时机到了。

投资VIPKID,首先是我们对它业务模式的认可。中国的孩子向北美的老师学英语,通过互联网完成跨地区的资源整合,是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改造,这是我们看好的。它的定位一开始就很明确,北美的老师+中国的学生,质量可控。学生群体,付费意愿和留存率都高,终身客户价值大,而且容易做口碑传播。其次,VIPKID非常重视课件运营和用户体验,这是在线教育的制胜法宝。

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我对创始人Cindy(米雯娟)这个人评价很高。她原来是我百度的同事。当时,她在我们投资部门做实习生,给我的印象非常深。好学,善问,求知欲和学习能力都很强. 记得当时她参加一个行业的战略分析项目,就表现非常积极,主动联系采访行业内相关公司,并在每次采访后,单独来找我或同事探讨遇到的问题。她当时还热衷跑步,跳伞等运动,让我印象很深。多年来,我们一直保持着很深的交流和联系。

去年5月份,美元基金募资一完成后,我们就决定投VIPKID。当时已经是C轮融资,公司收到很多大牌基金的TS,竞争非常激烈。 而他们之所以接受襄禾的投资,还是认可我们对业务的战略分析和建议能力。

紧接着,我们又开始考虑作业帮。在中国,优质的师资非常不均匀,作业帮试图通过互联网解决这个问题,这是它的价值所在。当时,他们刚刚开始做一些线上直播,但用户量也开始跑起来,经过调研,我们发现它的用户体验也很好。

CEO侯建彬过去是百度最优秀级别的产品总监,在他还是一个产品经理时,我们就认识。第一次一起开内部业务会,我发现他有化繁为简的能力,思维也很有穿透性,又非常好学,对自己要求很高,也经常找我探讨一些问题。另外,他和我的联合合伙人杨柳在百度时,也很熟识,可以说互相知根知底。当时,我们在文津酒店大堂,谈了三个小时就差不多定了。

运满满和货拉拉所在的物流赛道也经过和教育赛道差不多的成长周期。货拉拉是同城车货匹配平台,类似同城货车版滴滴,运满满则是面向全国的货运卡车车货匹配平台。三四年前,类似的公司特别多,创业者良莠不齐,价格也很高。没几年,分化开始了,死掉一大批。

我们投资的时候,同城货运已经冷下来,资本市场并不看好,但我们认为他们解决了货运这个细分市场的低效问题,他们给货主提供了有、快、好、廉的运力平台,模式上也具有很好的双边网络效应,本质上是非常有价值的业务,加之他们的团队尤其CEO我们是非常认可的。所以去年年底,我和CEO周胜馥第一次见面深谈五小时后就决定投。投资是很忌讳跟风的,独立思考和判断非常重要,需要有能力承受孤独夜行的压力。我一向不看重甚至反感谁投了、谁没投、谁在抢这个项目。这些可以参考,但一定要自己说服自己,是不是好的项目,有没有价值,能不能赢,其他都是参考而已。

除此外,我们也在看人工智能,企业服务,互联网医疗健康等方向,像我们已经投出做自然语言理解的蓦然科技,做大数据企业服务的超盟等等。像人工智能,因为整个技术还处于早期,所以我们投的轮次在这个赛道也会偏早,我们会主动在熟人圈子里做筛选。像近几年比较火热的共享单车和无人货架等风口,我们也在看,有的是我们介入时已经起来,时机不对,所以放弃。

总结来说,在早期爆发、疯抢阶段我们不会介入,待有一定轮廓,但格局还不明朗,则是我们出手的好时机。

做投资只有关公,没有赵子龙

做投资,靠的是不对称:信息不对称与判断不对称。信息不对称靠勤奋,就是多了解公司、多采访用户等等,判断不对称靠聪明,聪明人很多,襄禾采取的是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具体来说,就是在投委会之前,大家要进行充分的讨论。每个项目讨论时,我们内部有个投资决策思考维度,所有人包括实习生都要从每个维度进行打分,而这个过程中团队和我们合伙人是完全平等讨论和表达的,力图最大程度消除我们知识中的盲点。

这中间,管理者的态度很重要,如果其他人否定你的意见,你的脸面要挂的住,他们才敢继续表达。做投资,关公常有,赵子龙不常有,关公可以斩颜良诛文丑、过五关斩六将,但也能败走麦城。不管你多么厉害,每个人都是有盲点的,不可能像赵子龙是常胜将军。想通了,其实脸面就不是问题,如果想不通,脸色难看,那下一次其他人就会是有选择的表达,所以做管理者还是要有心胸,本质上还是人品问题。

看项目时,我们也一直坚持同一个赛道至少两个人看的原则,就是想最大程度避免疏漏或者偏颇。我们没有专门的研究团队,每个人打仗的同时,也要做好相关的研究报告。

团队内部,襄禾倡导平等和乐于分享的文化,注重利益分享,荣誉分享以及决策分享。

我们偏爱有战略格局,有学习能力的的创业者,同时希望他心胸宽广,能随着业务成长而成长。在我看来,优秀投资人应该做到“看得见,看得清,拿得下”三点。看得见需要你勤奋,信息广博,看得清需要你能做战略思考判断,足够专业。单点要犀利,格局要震撼,要真的能帮到创业者,帮他们看到业务本质、战略选择,帮他们看到更大的竞争格局。

而拿得下,则是人品、能力、是否赢得创业者信任和认可的综合考验。当然,拿项目时,决策速度也很重要。我们的原则是,出了TS,除非遭遇黑天鹅事件,都要做。这里边就有个权衡的问题,速度太慢,机会可能就飞走了,出的太快,就有可能太草率,投资质量不高,所以会需要一种集体合作和智慧来做到平衡

现在很多创业者喜欢找带所谓战略资源的钱,我认为很多时候是个迷思。其实,大部分时候,所谓的战略资源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战略”。我认为,创业就是在未知道路上的不断摸索过程,创业者真正要找的投资人,是每当自己遇到问题,能与其商量、并能不断给自己提供很有见地的建议、 让自己豁然开朗的投资人,也就是创业路上真正能一起走夜路的搭档,因为,创业讲到底,还是人的问题。另外,我一贯主张,能用钱买到的资源,不要用结构性的股权去交换 。

当下的互联网,不再像2013-14年那样,高潮迭起,也不再有大面积的热点,但貌似平静底下,一定在孕育着新的浪潮,这是发展的规律,况且会有加速的趋势。互联网的本质是连接,随着连接的普遍和深入,多要素的聚合,大数据的积累,计算能力的提升,算法的改进,智能化成为必然。因此,互联网对传统领域的进一步深入连接,改变形态并提高效率,以及智能化在各领域的应用,仍是后面若干年创业和投资的机会 ,也是我们襄禾资本的专注领域。

创业不易,创业是在未知道路上不断摸索的过程,伴随创业者的除了激情和梦想,还有持续的孤独、焦虑和压力。我们希望就如同我们名字所昭示的那样,在这样的路途上,襄助创业,改变世界。

 

 

一年投出VIPKID、作业帮、货拉拉的襄禾资本是谁?前百度并购大案操盘手汤和松重出江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