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利·道森(Hailey Dawson)是个只有7岁的小姑娘,非常可爱。    

虽然只有7岁,她已经是棒球赛开球仪式的老手了。她刚刚在休斯顿的世界大赛( World Series ,美国职棒大联盟每年10月举行的总冠军赛)第四场开球,这是她有史以来观众最多的一场。这之前,她还参加过两场职业联盟的比赛。

这是她开球的照片,细心的你可能发发现,她的右手、也就是开球手有些不一样。

这是由拉斯维加斯内华达大学研究团队制作的3d打印假肢。

道森出生时患有“波兰综合征”,让她的右手失去了三根手指。如果没有义肢的辅助,她的右手很难正常使用。

但是,传统的义肢又是非常昂贵的,而且很多保险计划都不会涵盖这种25,000美元以上的儿童用品。

随着孩子们的成长,他们需要频繁更换这些设备,成本也在不断增加。

这是医疗系统中的一个漏洞,好在已经被3d打印行业的一些团体解决了,其中包括一些非盈利项目,比如“开放手”项目(Open Hand Project)。

使用3D打印制造定制假肢,可以大大降低制造成本,并且可以更方便地进行更新,不管是假肢破损了,还是儿童身体发育超出了原来的尺寸。

海利的母亲勇(Yong),向当地的大学内华达大学请求支援,询问他们是否能帮助创造一个定制的假肢。

内华达大学欣然同意。该校机械工程系的主席布伦丹·奥图尔(Brendan O’Toole)表示:“3D打印已经可以为像海利这样的孩子,提供了低成本的假肢。我们现在可以对孩子的手进行一些测量,通过我们定制的设计工具,在几分钟内生成37个CAD模型,然后在第二天打印出零件。”

5岁的道森为比赛开球

我们知道,3D打印在航空领域颇受亲睐,Rocket Lab(火箭实验室)今年5月成功发射了,世界首枚3D打印的电池动力火箭“Electron”。

汽车制造商也在探索用这种技术生产汽车的可能性。今年3月,福特对外宣布,正在测试用于打印大型汽车零部件制造的3D打印技术,这种技术可以允许消费者以更低的价格定制汽车产品。福特因此成为首个使用这项技术推动零部件量产的汽车制造商。

不过,这项技术并不只是这么“工业”的。它也可以用来改善我们的生活。

两年前,在一场巴尔的摩金莺队和奥克兰运动家队之间的一场棒球赛中,她就曾用3D打印的假肢为比赛开球,把现场的球迷感动坏了。

关键的是,这种技术给孩子们提供了低成本定制假肢的可能性。比如,在道森的例子中,她的假肢上就印有参赛球队的颜色。

其实,像这种3D打印定制假肢的故事还有很多。比如,伊莎贝拉•尼古拉(Isabella Nicola)是美国弗吉尼亚州一名10岁女孩,她一直梦想能演奏小提琴,但她却天生没有左手。乔治•梅森大学的五名学生用3D打印机制造出的义肢,帮她圆了这个梦。

未来,能实现低成本定制的特点,会让这种技术越来越多地走进人们的生活。去年5月,迪拜甚至发布了针对医疗服务的3D打印战略,计划到2025年前造出成本在400迪拉姆(约合710元人民币)以下的3D打印假肢。

那么,3D打印对假肢的未来意味着什么呢?

Stratasys公司的Jesse Roitenberg说道:“我相信现在正进行的这些改变,会让假肢公司瑟瑟发抖,他们需要采用这些新技术来丰富原来的方法。”

不过,相比于未来行业的洗牌,科技让生活更美好的前景更让我们欣慰。马斯克征服火星的技术让人心潮澎湃,相比之下,3D打印定制假肢的故事虽然没有那么宏伟,不过它让励志的故事少了一份辛酸,让患者的生活多了一份美好。

7岁女孩用3D打印的假肢为MLB世界大赛开球,这是假肢未来的缩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