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希望利用虚拟现实来改善这个世界。

在去年的Facebook F8开发者大会上,扎克伯格阐述了一个让虚拟现实成为主流的方式:社交VR,或者说是在虚拟世界中将人连接起来。不过现在Facebook有了一个更庞大的计划。在10月11日举行的Oculus Connect大会的主题演讲中,扎克伯格分享了这样一个未来:让虚拟现实改善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不仅仅是改善我们的社交。更让人惊讶的是,他表示Facebook未来希望能够让10亿人用上VR。

Facebook能否实现这一愿景取决于三个因素:可获取的设备、内容和商业应用。

扎克伯格更新了一个愿景

Oculus Connect是一个开发者和内容创作者的年度盛会,基于Oculus在VR界的影响力,Oculus Connect堪称是VR行业的风向标,这也让Oculus Connect大会成为马克扎克伯格阐述自己的VR愿景的最理想的场所。他在主题演讲中重新定义了虚拟现实未来的应用场景,认为虚拟现实能改善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而不仅仅是通过虚拟现实将人连接起来。

“我们相信有一天,几乎所有人都将使用虚拟现实来改善我们的工作方式,我们的娱乐方式,以及我们与他人建立联系的方式。虚拟现实并不是关于逃离现实,而是为了让现实更加美好。它能够更好地治疗疾病、连接家庭、传播同情心、重新思考工作、改进游戏,它能够让我们更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扎克伯格说道。

他还说:“我们希望能让10亿人用上虚拟现实,我们必须确保每个人都能获取虚拟现实。”

关于何时能实现他的这个宏大目标,他并没有给出一个确切的时间点,但他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数据:根据eMarketer的数据,在美国,现在只有960万人每个月至少使用一次虚拟现实技术。

我们可以对扎克伯格的让10亿人用上VR的远大目标表示质疑,甚至嘲笑这个目标。但是,扎克伯格的想法是正确的。正如他指出的那样,除了将虚拟现实用于游戏和娱乐外,人们已经将虚拟现实用在了很多其它的地方,比如:

(1)医疗健康领域: “Oculus Walk Again Project” 这个项目正字啊使用VR来帮助截瘫患者重新学会走路。

(2)工作领域:利用Oculus来帮助在不同地方办公的Facebook员工进行更好地协作,从而超越工作场所的局限,解决了出差和通勤带来的麻烦。

事实上,许多企业都在使用Oculus和其它的虚拟现实产品来改善病人护理、培训员工、创作新闻内容等。其中一个原因是:企业通常更能负担起虚拟现实设备的成本。

通过重新定义VR的愿景,扎克伯格让Facebook世界变得与Google的世界更像了,Google将虚拟现实视为一种用于教育、搜索和更好生活的通用工具。不过Google的愿景听起来更技术一点,而Facebook兜售的是一种改变世界崇高理想。

“每当有人说我们打造虚拟现实是因为我们对自己生活的现实世界不满意的时候,我的答案是:‘确实是这样。这是一件好事,我们相信未来会变得越来越美好。’” 扎克伯格说道。

现在让我们来看看决定扎克伯格的这个愿景成败的三个关键因素:可获取的产品、内容和商业应用

(一)可获取的产品

不管Facebook关于VR的愿景有多吸引人,如果普通大众用不上虚拟现实设备的话,那么虚拟现实技术将只能成为少数不差钱的媒体/娱乐爱好者的专属。

虚拟现实设备一直是虚拟现实技术发展的一个严重障碍。要想享受真正高质量的沉浸式的虚拟现实体验,就需要购买一台能够与计算机连接的笨重而昂贵的虚拟现实头盔。针对这个问题,扎克伯格在Oculus Connect大会上发布了一个全新的设备:Oculus Go头显。

Oculus Go是一款更加轻便、透气的独立VR头显,它既不需要连接 PC 也不需要连接手机就可以独立使用,售价199美元。虽然Oculus Go的价格是Google的Daydream View的两倍,但比价格高达1500美元-2000美元的高端Oculus Rift要便宜太多了。扎克伯格称,Oculus Go能够填补移动虚拟现实头盔以及成熟虚拟现实头盔 Oculus Rift 之间的空白。移动虚拟现实头盔售价便宜,但功能有待提升。Oculus Rift 等产品虽然功能成熟,但需要搭配昂贵的计算机设备。Oculus Go将在2018年上市销售。

Oculus Go主要有两大优势:

(1)更低的价格。

(2)不需要与PC相连,移动性更好。

但是Oculus Go无法提供真正沉浸式虚拟现实技术体验。这款独立头显将只限于看一些VR内容,比如电影。要想体验让人兴奋地尖叫起来的沉浸式虚拟现实技术,你需要花更多的钱买一台装备精良的PC电脑,还要花上数百美元购买合适的头显设备和传感器。

也就是说,Oculus Go能让更多没那么多钱的普通人也能以更实惠和入门级的价格享受虚拟现实技术。Oculus Go并不是灵丹妙药,但它能够让虚拟现实更接近普通大众,让更多的人能使用上虚拟现实设备。真正的突破可能会发生在2018年,届时Oculus将推出一款更高端的移动虚拟现实头戴设备:Santa Cruz。

VR要想得到普及,就需要有更轻便、移动性能更好的头戴设备。不过,客观的说,虚拟现实技术处于Facebook 10年发展计划的最后阶段。扎克伯格已经意识到,今天的头戴式Oculus头盔是无法实现大规模普及的。2016年,他在F8开发者大会上公布了Facebook的10年计划,他说,Facebook的长期愿景是开发一款智能、优雅的眼镜,这款眼镜既能提供虚拟现实体验,也能提供增强现实体验。Facebook并不是唯一一家开发虚拟现实设备的公司。目前,“无处不在的VR”的真实意思更像是“无处不在的低端VR”。

竞争的压力无疑将加速VR的发展,但这也需要其它一些东西的配合:VR内容的制作,有了内容才能让人们愿意为虚拟现实设备付费。

(二)内容

内容是VR能带给用户的最大馈赠,但同时也是目前VR面临的最大不足。事实上,根据Perkins Coie and Upload对众多高管、顾问和技术人员的调研,内容的不足是虚拟现实(包括增强现实)行业面临的最大挑战。

虚拟现实不仅仅以一种令人兴奋的方式呈现内容。VR会重新想象内容——电影、学习教程、游戏、音乐以及我们在2D世界里消费的所有其它形式的内容。有了VR,你将不是在消费内容,你已经成为了内容的一部分。

然而,我们目前还远远没有满足虚拟现实技术对内容的需求。当记者Paul Tassi自己尝试使用Oculus Rift头戴设备体验虚拟现实世界后,她最终放弃了这款产品,并指出了其中的一系列问题:“这是一系列的问题。有设置方面的问题,在虚拟现实中玩游戏和处理游戏是非常耗费体力和脑力的一件事,事实上,与游戏机和PC游戏相比,值得玩的虚拟现实游戏是少之又少的。”

正如Kaleidoscope VR的负责人 René Pinnell在2016年向华尔街日报的记者Christopher Mims描述的那样:“关于虚拟现实的一个肮脏的小秘密就是VR硬件以已经走在了内容制作的前面,即有了VR设备,却没有内容。” 就在几天前,Yahoo!Finance的科技作者Daniel Howley也指出,缺乏内容是阻碍VR发展的最大问题。

Facebook知道必须要有非常棒的VR内容。在Oculus Connect上,Oculus的内容负责人Jason Levin列举了几个例子,说明Oculus是如何通过内容改善艺术现状的,包括:

(1)《孤独回声》这部角色扮演VR游戏在Metacritic上的评分高达89分。

(2)在由Oculus工作室出品的获得艾美奖的VR记录片《 The People’s House》中,奥巴马和米歇尔夫妇带领我们360度全景参观白宫,在整个二十二分钟的片长里,观众可以参观白宫十个房间,这其中包括一些平时不对外开放的房间,比如林肯总统的住处,以及奥巴马指挥追捕本拉登的办公司等。

(3)在《银翼杀手2049:记忆实验室》这款游戏中,它将参与者植入到视觉震撼的虚拟电影世界中。

Jason Levin列的这些例子都是游戏和娱乐方面的例子,但VR内容远不限于游戏和娱乐。正如我在上文中说过的,虚拟现实技术已经开始应用到医疗、零售、汽车等其他许多行业了。扎克伯格已经意识到,VR需要超越游戏和娱乐才能有更好的发展,这也是为什么他在2016年开始推动社交VR,这也是为什么Oculus会推出商用版的Oculus for Business。

(三)商业应用

Oculus Connect最引入注目的一项进展就是推出了Oculus for Business,该项目将为企业在开发虚拟现实应用过程中提供专门的支持和硬件包业务。Facebook希望通过提供硬件、配件、专门的服务,让企业能够利用Oculus for Business来开发各种用途的VR软件,从更高效地销售产品到员工培训等。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想法。Oculus for Business将会让企业更容易通过Oculus和其它竞争性产品围绕自己的生态系统开发内容。例如:

(1)沃尔玛正在利用虚拟现实(包括Oculus头盔)从各方面来培训员工,从为黑色星期五来购物的海量客户做好准备到保持干净的商场过道。沃尔玛现状正认真研究将虚拟现实技术融入到购物中。

(2)华盛顿大学的Harborview烧伤中心在利用虚拟现实技术来减轻患者的疼痛,通过在训练治疗中对大脑进行再训练,使其专注于愉快的体验。

(3)Oculus for Business的合作伙伴奥迪正在利用Oculus来更好地销售汽车.

(4)劳斯莱斯利用VR技术培训工人,为其最新的喷气发动机装配变速箱部件,从而降低了这一复杂程序的风险和成本。

企业负责承担虚拟现实设备的成本,员工能通过虚拟现实技术学习到新技能。像沃尔玛这样拥有160万员工的大公司,如果能让员工适应使用这项技术,这能够产生巨大的影响。

Facebook希望自己能在这个潜在的巨大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它也面临很多竞争对手的竞争。例如,劳斯莱斯使用的就是HTC的Vive头盔来为其最新的喷气发动机装配变速箱部件。我认为,Facebook是希望自己在VR商业领域内能够取得类似IBM的Watson在人工智能领域内取得的成绩:成为最重要的资源提供者和布道者。

Facebook的社交VR进展如何?

与此同时,Facebook的社交VR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今年早些时候,随着VR社交平台Facebook Spaces的推出,Facebook正式实施了VR社交这一概念。在Facebook Spaces中,用户可以利用自己的账号头像设计自己在VR里的虚拟形象,选择不同的发型、脸型、五官等。在设置好自己的虚拟形象后,你就可以体验Facebook Spaces里面各种奇妙的功能了。在这个虚拟世界中,用户也可以观看Facebook平台上的环景视频,或是利用Oculus Rift头盔搭配的控制器,去抓取虚拟物品。他们还可以在世界上不同的地方去自拍,在虚拟现实中分享信息等等。

在Oculus Connect大会上,Facebook社交VR的负责人Rachel Franklin分享了Facebook Spaces是如何在平台上增加一些新功能的,包括:

(1)用来创建实时视频内容的Live 360视频功能,通过这项功能可以让你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和名人一起走红毯。

(2)VR绘画工具,让Spaces用户在虚拟现实中与别人一起绘画。

(3)3D帖子,或在虚拟现实中创建物体,并在Facebook信息流上以3D物体的形态显示。

新增的Quill功能是最为值得关注的一项功能,因为它能够让人们在虚拟世界中联合创作艺术作品,而不仅仅是像过去那样只能虚拟现实世界里被动地闲逛。想象一下,随着人们能够在虚拟世界中一块创作作品,用户在虚拟现实中的参与度将会大大提高,而不仅仅是在虚拟世界中闲逛几分钟拍张自拍。

不过,在Oculus Connect上演示的社交VR表明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因为这些虚拟人物看起来太俗气了,虚拟空间看起来太卡通了,无法引人注目。

今年10月份,扎克伯格和Rachel Franklin 一起戴上Oculus Rift,并利用Facebook的全新虚拟现实平台 Facebook Spaces对遭遇飓肆虐的波多黎各进行虚拟访问,并在Facebook上进行直播。他利用这个机会来讨论Facebook正在采取措施来帮助救灾,例如捐款及与红十字会共享数据等。可能由于VR中的卡通形象无法很好的表现出他严肃的意图,这场宣传活动立马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很多网友批评指扎克伯格只不过是借着波多黎各的悲剧,宣传VR技术和Oculus Connect大会,把自己的“宣传”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面对公众的批评,扎克伯格在该Facebook视频的评论区表达了自己的歉意,表示VR的力量之一就是共情:“我的本意是展示VR将如何提高公众意识,让我们看看这个世界的其他角落正在发生的事情。我也想告诉大家,我们与红十字会展开合作,帮助灾后重建。但读到一些评论后,我意识到当时表达得不清晰,在此对所有被冒犯的人表示歉意。”

此外,一位名为Maria Mangiarelli Ripp的Facebook用户表示:“如果我们能看到你们真实的脸或许有效得多,以虚拟化身报道真实的灾情确实让人分心。”对此,扎克伯格回复道:“我明白这一点。当你处于VR场景中,你就会感觉周围的一切都非常真实。但是当人们通过2D屏幕看到你的虚拟化身时,这种同情感传递得不太好。 这也是我们需要花时间去解决的问题。”

这个例子在这里非常值得一提,因为首先,他试图用VR来做一些更有野心的事情,其次,他展示了实现他的VR愿景是多么困难。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对于Facebook和虚拟现实来说,企业世界是一个重要的试验场。单单将VR应用在医疗健康领域里的疼痛治疗就是改善社会和改善生活的一种巨大进步。可能我们不会看到有10亿人使用虚拟现实技术,也许虚拟现实永远不会像扎克伯格所希望的那样。但是我们现在不是才刚刚处在Facebook 10年计划的第一年嘛!

即使虚拟现实技术无法深入我们的日常生活,它也会在工作场所站稳脚跟,不仅仅是通过Facebook自己的推动,还有Facebook的竞争对手在普及虚拟现实技术上所做的努力。

原文链接:https://www.linkedin.com/pulse/facebook-make-world-better-virtual-reality-david-deal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利用虚拟现实,Facebook 能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