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陈之琰

“UpHonest Capital,威诚资本?”

10月20日,第六届中国女性领导力论坛期间,很多参会者指着海报上这个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写在一起的联合主办方发问——“UpHonest Capital究竟是谁?究竟是做什么的?”

可若是将这个问题抛到距离上海一万公里外的硅谷,将会很快得到答案。在那条汇集Google总部、Quora、Polyvore等科技公司的Castro街道上,不少创业者和投资人都听过、见过UpHonest Capital那个1988年出生的年轻创始人郭威——

15岁留学新加坡,20岁在美国旧金山大学读Entrepreneurship(创业学),到2014年,刚读了一天MBA的郭威就辍学用身边朋友募来的钱,开始了自己的天使投资人之路。通过发邮件“混进”Y Combinator(美国知名孵化器)的Demo Day(演示日),从各类网络股权众筹平台搜集创业项目和早期投资人的联系方式,再加上对于创业者的“崇拜”,几年后,郭威成为“硅谷最好约的天使投资人”,以及《华盛顿邮报》笔下的“China whisperer(中国代言人)”。

UpHonest Capital管理合伙人郭威

2015年,郭威成立Wei Fund(威基金),得到国内一线美元基金、不同领域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以及互联网知名人士出资。2017年,郭威顺利募集第二期基金,并成立UpHonest Capital。

至今,郭威已管理近1亿美金,投资过约200家不同领域的硅谷创业公司,其中包括:刚被Facebook收购的00后社交公司tbh、平价超音速飞机Boom、大数据背景调查公司checkr,云计算公司Rescale,被福特收购的智能通勤公司Chariot、被思科收购的Saas公司Worklife、北美最大的共享单车Limebike,网红孵化器team10、以及刚刚上市的智能安防公司Scout等。

在2017年VentureBeat美国十大AI产业投资人榜单中,郭威以满分 100 分超过雅虎创立者之一的杨致远、 Scott Banister、John Shaw、Peter Livingston等一众知名投资者,排名第一位。

郭威说,是时代给了他机会——2015年“双创”背景下,国人考察硅谷的大潮里他发现了跨境投资的潜力,才有了第一期基金。到现在,他认为跨境投资已经到了第二个阶段。

“现在,中美之间一种商业或技术创新是分别由两边的创业者在做。但未来,很可能会是一个团队。”郭威在接受36氪记者专访时说,“以前,一个创业到B轮、C轮才会考虑扩大市场、全球化的布局。而将来,产品的市场会在一开始就有全球化的考虑。对投资人而言,这将是一个心智和认知的提升。

以下为对话:

中国资本如何让硅谷疯狂?

36氪:2013年你开始在硅谷做投资,当时中国背景的同行者很少,到现在越来越多,你观察到的情况是怎样的?

郭威:我2013年开始做天使投资的时候,硅谷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对中国抱着一种好奇。那还是O2O刚火起来的时候,中美两边有对标的企业,这时候讲中国的故事能让他们觉得很有意思。我聊得多了,就能弄些小钱挤进那些还不错的项目里。后来,国内的媒体开始越来越多地派驻硅谷记者,再后来一些大的国内企业来硅谷做并购。所以从我这个讲中国故事的人开始,到后来,硅谷发现真的从中国来了实质性埋单的人了。

那差不多是2015年开始的。中国国内的背景是“双创”日益火热,从而给硅谷带来了一大批学习的投资人、企业考察团。当时,一天可能就会有好几个团出现在硅谷,总有一些“出手”的人。对于硅谷的创业者和投资人来说,他们发现中国的考察团不仅是来考察的,还真有动作,给的钱不少,而且还能帮到他们。双方的意愿叠加,渐渐地,中国资本的量变得越来越大,一直到2016年达到顶峰。

可以说,那时,中国让硅谷陷入了一种资本的疯狂。硅谷的创投人见过俄罗斯的有钱人,见过中东“土豪”,可从未想过中国人会有那么多钱,对科技上面的事儿如此热衷。当时,硅谷的每一个媒体人、投资人都会问:中国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那么多钱拿到硅谷来投资?在此之前,硅谷对中国资本和创投的概念基本是零。

36氪:为什么会有越来越多的中国资本看向硅谷?

郭威:一方面,大家发现海外资产配置本质上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另一方面,经过改革开放这些年的发展,中国国内的产业优势和市场优势在全球范围内已经很明显,而产业要继续发展,急需的是技术升级。全世界科技的中心就在硅谷。

这背后是“信息互通”史无前例地达到了全球几乎同步的阶段。今天中国的创业已经不可能像二三十年前,到硅谷来学了一个模式,就能回国成功融钱、复制、赚钱。现在,创业者和投资人已经没有可能在美国看到新模式再到copy到国内,大洋两端几乎已经同步了。国内创业的火爆,使得西方国家可能要十几、二十年才能教育出的创投文化,在中国两三年内就已经教育完成。中国这几年出现了一大批创投的从业者,他们希望知道先进创投的样子,就到硅谷去,也发现了硅谷的机会,从而为硅谷带来了中国资本。

从不同的投资主体来说,背后也是不同的诉求。一些大的互联网公司更多考虑战略层面的,都或多或少涉及硅谷的技术项目。而传统的大公司来到硅谷,更多的是寻求转型和产业升级。例如传统地产公司,发现传统业务出现瓶颈,就回来硅谷寻找新的机会,而零售企业则更多地来找新的零售技术。个人投资以纯财务投资、资产配置为主。

对于一些布局硅谷的国内投资机构而言,当然想要发现更多差异化的好项目,硅谷的项目相对便宜,技术又有优势。还有就是机构背后LP的一些需求,特别是有美元背景的机构,希望好的项目在美国退出后,因为有中国的资源,也能寻求中国双退出的机会。

36氪:作为一家跨境投资的机构,UpHonest Capital和国内资本的合作方式是怎样的?

郭威:一开始是比较简单的合作,我们投资的早期项目到下一轮的融资的时候我会介绍给认识的产业方。在“双创”的背景下,越来越多的大公司也开始意识到小额战略投资的重要性,很多上市公司也开始与我们合作。这些企业慢慢成为我们的LP,或者寻求更深层次的合作。他们也成为我投后增值服务的一部分,更好地服务被投公司。

在中美两边,有200多家与UpHonest Capital合作的机构,主要是合投的形式。我们的机构LP更希望UpHonest Capital能够起到他们在硅谷的前哨站作用。因为我们更了解硅谷,能发现更好的项目。

从给硅谷讲中国故事,到为中国讲真实的硅谷

36氪:从2013年入行到后来成立Wei Fund,再到UpHonest Capital,能够发现其中很明显机构化的发展过程,你也从个体到团队。目前整个团队的情况如何?

郭威:的确,之前单兵作战,没有任何团队,从募资到投资、管理,甚至投后、宣传都是我一个人。现在,我们做的事情和想做的事情更多、更全、更完善、也更专业,今年还开始做孵化器,和之前个人做投资相比,整体变化还是挺大的。

目前团队一共是8人,其中有两位是主要在国内,寻找资源方和合作方。国内团队另一个很重要的工作是传播硅谷。国内大部分的人对硅谷的了解还是停留在比较初级的阶段,而我们相对起步早,对硅谷的了解相对较深一些,所以希望把真正的硅谷创投传达给国内的人。

36氪:为什么会有机构化的发展?

郭威:可以说是商业的自然发展。经过这几年的积累,我已经逐渐能够把硅谷创投的脉络看得比较清楚,这算是我个人做基金的一个优势;但我同样知道单打独斗的劣势,当积累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很多人、项目,和机会找来,一个人是没有办法来处理这么多的人、事、物的,,所以组建团队一起来做这件事就成为必然了。

另一个原因是我想做的也更多了。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我之前很多次作为硅谷的天使投资人来国内做访问,与很多媒体、机构交流。我发现这种交流很必要,效果也很好,国内的很多人对于了解硅谷的愿望特别强烈。我就想:类似的活动是不是能够更扩大化,以机构化的模式来做呢?这样的活动是不是可以和我的投后服务相结合呢?因为我们毕竟不是深入管理型的投资机构,主要还是以对接资源取胜的跨境投资。这种情况下,机构化就能更好地实现资源对接。

36氪:机构化背后,向国内传播硅谷成了一个很重要的动因。从你的经验来看,国内创投业者对于硅谷有哪些误解呢?

郭威:广义上来,是国内对于投资硅谷这件事的理解还比较浅层。国内的创投人从硅谷大的创业文化,到每一个小创业公司的文化,都存在一定的认知差异,这些差异可以具体到投资额、投资模式,甚至到法律上的细节。

比如,这里的早期项目会在天使轮拿很多人的钱,类似半众筹的模式,多拿几个机构的钱,然后让每个投资者都能最大化的帮助到创业者,而国内就没有这样的氛围。又比如,这里并购、收购非常多、流程规范、简单,而国内相对比较少。除此之外,硅谷创业者的“杀伤力”或者说“狼性”、“进取心”都比国内要弱一些,因为硅谷的同质化竞争相对较弱。

总的来说,国人对硅谷的误解包括三个部分:第一,不了解美国的创投文化和商业文化,在和美国的创业企业、创始人的沟通中双方容易因此产生一些误解,影响商业谈判的进程或是项目进展的速度。第二,没有建立起高质量精准的网络,而被一些表面的现象混淆视听。例如,美国人普遍从小接受的是自我表达、推销自我的训练,且不少人都是美国名校毕业。很多的国内投资人较为容易被这些华丽的表象影响,忽略考察更本质和实质的东西。第三,没有完善及时的投后服务,经常抱着一种“快进快出”的短线心态。很多美国的创业机构和创业者都会觉得,中国的投资机构、投资人不够有耐心。主要表现为,投前很积极地描述中国故事,投后则没有及时完善的服务。但是,美国不是一个鼓励“快进快出”的市场环境,特别对于早期投资机构而言,更需要有耐心,要抱有服务所投的项目,陪伴成长的心态,才能建立起长期的好口碑。

36氪:以前你在硅谷讲中国故事,现在开始向国内传播硅谷。你对UpHonest Capital的定位是什么?

郭威:我们想做中美之间的一座桥梁。我们是最早一批在硅谷做早期投资的人/机构,也取得了一些小小的成绩,会吸引中美两边相关的一些创业者、投资人。我希望成为跨境创投圈里主要人群在中美之间的一个对接口。这些人群包含我们的LP、有创业投资意向的留学生、海归工程师、在实践走出去策略的大公司等等。

硅谷没有风口,我没有赛道

36氪:从赛道或者领域上来说,你有偏好吗?

郭威:没有偏好。硅谷这个地方是在浪的上面,这里是造浪的中心。我对UpHonest Capital团队一直强调的是“我们不要跟风,而要造浪”。尤其是在增加中国人对硅谷的了解这方面,我们应该走在前面,这波“浪”应该由我们来造。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任何高科技的发展一定都从非主流到主流的过程。作为投资人要去做一些分析,这种分析来自不同的知识领域,进而做出判断。

36氪:国内创投圈很爱用“风口”这个词。从整个硅谷来看,你观察到的“风口”是什么?

郭威:硅谷真的没有“风口”的概念。不会一窝蜂的做一个种类的创业,还是相对理性的。我的确感受到国内比较盛行“风口”说,部分原因可能是来自于市场和资本的压力。美国创业的动因主要是科技的全面爆发,受市场和资本的束缚和压力相对较少。我们孵化器里面有一个公司是整理选票的,每年都能赚几百万,它不在任何一个风口里,但它满足了一个特定领域的需求,也能活得很好。大公司、政府愿意为小的改变而埋单,VC也愿意支持天花乱坠、甚至还很远的创新。

36氪:随着硅谷为更多创投圈里的人熟知,你在做的这件事也会出现越来越多的竞争者。你认为UpHonest Capital未来的竞争力是什么?

郭威:硅谷投资还是非常欢迎合投,所以我不觉得在硅谷投资有什么竞争。要说优势,入行较早最大的优势是有时间让我去犯错去总结,我犯过很多错,也总结了很多经验。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对创业者给予最大的、真正的尊重。作为天使投资人,能够帮到创业者的地方全力以赴地去帮,把细节做好,但不过分干预创业者,保持好奇心,看清虚实,做好自己。

专访UpHonest Capital创始人郭威:跨境投资将会是投资人心智和认知的提升|基金观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