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中高产阶级,已经开始在全球范围内配置他们的资产了。

在今天的WISEx新出海行业峰会上,有路(Uoolu.com)创始人、CEO黄晓丹分享了创业以来积累的数据,以及对这个市场的观察。

在中国,有300万闲置资产的高净值用户,正在寻求在全球范围内配置他们的资产。他们选择海外投资,不只是出于回报率,安全、稳健、多功能性、符合未来的规划,同样是他们的考虑。

今年,东南亚是最受中国海外投资用户青睐的市场。而美国、日本的资产端,对于中国的购买力也同样很有兴趣。

黄晓丹认为,建立起全球资产配置的行业壁垒,既要有运营用户的能力,同时也需要解决资产端的痛点。

以下是“有路”创始人、CEO黄晓丹演讲实录:

今天我们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对出海领域资产配置的理念和思路。我们公司应该是这个出海领域里面跟大家都不一样,大家做的是海外本地化的市场,我们是做通道和连接的市场。在国内C端获做用户,在海外获取资产端。

有路是帮助中国人进行全球不动产投资的互联网公司。我们成立了两年时间,目前在C端有非常好的流量,目前月活用户超过100万,在资产端现在差不多有1000家合作伙伴,包括海外基金、房地产、银行。在这中间,我们做数据、交易加资产管理。

我们希望把全球房地产投资数据连接起来,打破信息不对称;因为中间有很长的链条,我们做服务和连接通道,怎么付款、怎么交易;最后我们做资产管理,希望建立一个移动端用互联网管理你的财富资产,数据交易加上资管的闭环。

一、新一代财富用户

我想分享三个真实的故事,颠覆了我自己对这个市场的理解。我们最小的用户是1992年的,他去日本投资,其实就是考虑的时间很短,就投了一套公寓。我们跟他聊,你为什么要去海外置业?他说是刚性需求。我说什么刚性需求?他说我去旅游的时候,需要有个地方住。现在市场上面对所谓刚需的理解都已经颠覆了。可能养老,大家需要买套房。出去旅游,大家需要住自己的房子。小孩出去留学,考虑置业。甚至有些家长,考虑提前投房地产基金,拿出来的收益给他当学费。所以说海外市场的用户,已经颠覆了整个对刚需的认识。

第二个用户,跟我们的顾问在线交流了大概十几分钟,两小时之后用户自行完成了一笔五百万人民币的交易。没有来过公司,没有看过项目,她就敢投出这么大一笔钱。这是让我们觉得,现在的中高产用户,她的需求是非常非常迫切,而且非常非常值得我们去研究。

第三个,曾经我跟一个投资人交流,因为我们是2015年做的,那个时候没有很多人做海外大宗资产这块。投资人说,你们真的有用户全球配置资产吗?现在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他,真的有,而且不止一个。这是1978年的一位先生,在沈阳,他投了三个国家不动产,还投了另外两个国家的房产基金。这是很真实的一个案子,他就是真的全球配置资产。

讲这些故事的时候,我们也发现用户的属性在发生很大的变化。这是整个海外资产配置和海外房产,包括我们自己的流量增长,看到市场在进一步的扩大。尽管中间有一些挑战,但实际上这市场是刚性需求而且真实存在的市场,用户的关注度非常高。

今年10月初十一假期回来之后的第一周,我们完成了八个国家10多个城市的房产交易,涉及到八个国家资产配置的整个环节,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里程碑事件。我们的运营效率真的能做到,让全球的资产在中国交易,让中国用户投资全球的房产。

我们的用户年龄层次,都在30岁到45岁之间。80左右,90后都有,但更多的集中在30到39岁。他们的可支配资金达到300万左右,67%的用户可以一次性支出300万的跨境投入。这些用户对比互联网金融来说是顶尖用户,很可能是下一代的高净值客户。他们的行业大家看到很多都是互联网圈的,创投圈和互联网创业的朋友,他们中有很多投资海外房产。这个行业都从事着非常优质的工作,金融投资和互联网IT占了50%。

用户最关注的国家,今年是东南亚年。从去年6月份到10月份,都是东南亚。在美国市场,中国一直都有很好的、很稳定的输出,整个购买力的输出非常稳定。另外还有日本和阿联酋。阿联酋也是非常好玩的市场,他们现在最大的三家房地产开发商,都是有路的战略合作伙伴。迪拜也非常想进入中国市场。还有很多国家,其实很多时候都是用户非常聪明,用户在我们之前发现市场。去年有用户问越南房产能不能投,我当时想为什么有人投资越南,今年一看,用户真的非常聪明,他能比你更早的发现市场,因为用户的基数太大了。

二、全球资产加速流动

1. 资产端概况

刚说到用户,现在回头说一下全球资产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我们做通道和连接购买力和资产端的公司,是比较受到资产端尊重的。如果你做的好,他们会对你非常好,因为他们觉得你是帮他,解决他们的生存问题和业绩问题,会非常看重你。

关注中国市场的国家有很多,美国当然是最关注的了。美国房地产开发商的Top4全部在中国有推广和直营业务。泰国去年在中国置业,还有新一波的房地产基金也围绕泰国出来了。包括马来西亚,澳大利亚,日本房产市场,都是非常受关注。

我们自己在海外有英文版的平台,叫有路+,是做资产端服务的。现在入驻有路+的海外资产端有1000家,来自全球各国,很多国际化的公司都有入住。当然泰国、日本、美国也是在Top3。这些机构里面,50%是开发商,因为之前的开发商朋友问我,去海外投资拿地,得先拿你聊聊,看你的数据情况怎么样,开发商我们也给他们做引荐。包括托管机构,物业托管也是很大的一部分。

2. 资产端的痛点

刚才说到有路资产端覆盖了二十多个国家,一千家海外开发商和金融机构都有。接下来说一下资产端的痛点。

海外资产方进入中国更简单一点,这是我们一直以来要考虑的一个痛点,一个非常重要的痛点。首先,中国很多公司喜欢做简单的中间商,他们喜欢用信息不对称的方式做生意。

比如有的在新西兰认识一个开发商,然后成立一家公司,跟开发商签约,拿到中国来做批发商。这样的公司在北京至少有几百家,但是大家都习惯于增加环节,而不是减少环节。大家都喜欢拦截资产端的收益,反向再给中国的机构去做,做这种挣钱多的事情,但是没有人喜欢做服务。

第二,海外资产端缺少整合性的服务平台。中间很多资产机构非常好的公司,在国内没有品牌,别人不知道它。所以它需要有品牌能力,有营销的能力,有获客和服务能力,这个在中国很少。

第三,海外资产端的运营成本也很高。很多公司进到中国来招人,不知道薪资水准,跟我说月薪五万能不能招来一个销售。我说可以,跟我原来的学校说一下,给你推荐一些销售。

第四,他们建立不了中国用户的信任。中国人哪知道这些公司,他知道万科、万达,海外的不管什么公司,在中国没有品牌知名度。

3. 行业壁垒

什么样的公司能够做这个行业,三大条件必须得具备。

第一,你得理解这个行业的核心价值。比如说,海外资产配置,它的核心价值不只是用户想要高回报率和理财产品。因为国内已经足够多了,太多了,你有三百万,有很多地方可以投,回报率可以比海外基金更高。但是他为什么花时间考虑?他的点不在于完全的回报率,而在于他的资产配置属性,还有安全、稳健、多功能性,符合他未来的规划,而不是完全考虑回报率。

第二,行业的壁垒是什么?C端,一个客户一万四千(获客成本),获取客户要花很多钱。如果没有C端能力,就没有品牌输出能力。用户永远不会知道你是哪家公司,你也永远建立不了品牌。没有信任就不会在你这儿消费,非常简单的道理。中间要有运营能力,有很多的链条。后期有资产端,很多资产在国内已经有非常强的公司争抢,凭什么中国的公司拿到资产,你要具备非常强的资产端的能力。所以说,在这个领域,行业壁垒非常高,前、中、后都有。所以我们觉得,这种行业更多的是需要扎扎实实去做事的公司,而不是去想我没有C端基因就放弃它,我做一个工具行不行,简单地连接市场。你这样想,别人也这样想,你很快就会被替代,能活到C轮和D轮,往后在这个市场生存下来是不可能的事情,这样的领域必须建立超强的壁垒才行。

第三,一个现成的案例,我跟开发商说你把资产拿到我这儿来,开发商说一个月能帮我们带来多少交易额?能带来一千万吗?对我来说压力很大的来源在于,要把资产拿进中国市场维持它的关系,还要赢得用户的相信。所以说,创业公司怎么建立海外和中国本地两块的品牌和信任度,开发商指望靠你降低用户的门槛,用户指望靠你找资产,如果你没有双向能力会很难做到。

三、跨境投资下一个五年

最后,简单说一下跨境投资下一个五年的趋势。第一,我认为现在虽然有一些政策,但我觉得人民币国际化这个趋势是不可挡的,最终资本的流量会像国际航班一样正常,印度人来中国投资,中国人去印度投资,这很正常的,不超过五年,这个时代一定会来临。

第二,从船到桥的结构化变化。原来大家可能拿着资产,就是船,来到中国,是点状的。未来会有很多桥,桥上可能有金融企业、房产企业、互联网企业,这是结构化的变化。

第三,就是三个链接,也是我对行业的认识。首先数据的链接,第二个就是资本的链接,能不能把中国购买力和海外的资产对接起来;第三是服务的链接,你如果光做轻对接是没有用的,因为你把控交易闭环,靠交易才能做更好的公司。你能不能做好服务,在中国的C端服务,在海外的B端服务,这都是非常关键的。

总结一句话,我觉得接下来的五年,可能从今年开始,中产、新中产去配置全球资产的时代其实已经到来了,谢谢大家!

WISEx新出海行业峰会 | “有路”创始人黄晓丹:中产阶级全球投资的时代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