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互联网发展这十年,中国已超越欧美日韩,拥有了全球最大的移动互联网人群:愈发成熟的创投机制、日渐崛起的创业生态,也拉开了从 Copy to China 向 Copy from China 的转移大幕。

随着越来越多的中国创业者开始专注海外市场,中国的投资人也意识到中国创业者是拥有攻占海外市场的能力的,开始投资这些出海的企业。并且,一小部分拥有海外深度人脉管的系的基金开始意识到,相对于中国本土的创投生态的喧嚣,海外的创投生态中更容易寻找到估值合理的项目,寻找到价值洼地。

在日前36氪举办的WISEx新出海行业峰会上Magma基金合伙人郝杰从一个新大陆创投生态建立起来的三个阶段出发,分享了他对于如何成为大国崛起红利的受益者、以及对创业者和投资人在出海“掘金”过程中的三点启示。

36 氪整理了他演讲的关键内容摘要,以下,enjoy:

出海新常态:下个十年,投资人创业者的巨大机会

一个大国崛起或者是行业崛起的时候,一定会有一批人依靠自己的大国在全世界去寻求机会。

在2010年至2011年,有一大批非常优秀的美国创业者从美国离开到美国以外的新兴市场去寻求这样的海外市场。现在再看中国的出海跟当年的美国创投生态出海内在逻辑是一样的。

下一个十年是中国崛起的十年,出海是我们这一批投资人创业者的巨大机会,它让我们能依靠着中国的市场人脉,依靠着中国的资本在全世界上去寻求机会。

中国出海其实是一个历史的新常态,我们过去从美国出海的这一批人,在新兴市场建立的时候我们遇到了几个阶段,那时的出海经验其实会给我们现在的投资人、创业者有所启发。

新创投生态建立起来的三个阶段

  • 第一阶段:2011—2014,从荒芜到不断失败

在2010年的时候,以我们当时出海的拉丁美洲为例,它的创投生态基本上是一片荒芜,那个时候在整个大洲没有创新或者是创业的念头,白手起家、创业致富的故事,在墨西哥市场、玻利维亚市场、智利、阿根廷和巴西这些国家成不了 10 万加的。

硅谷的创投生态在2010年尝试进入美洲,选择的国家是巴西,因为它是当地有最大人口、最大市场的国家。在2011年至2012年之间我们看到了很多的硅谷资本在巴西当地运营,他们跟当地的家族进行合作,后者以前基本上是银行家或者是做PE的,对高科技一无所知,所以希望投出的拉丁美洲企业拥有着固定增长的速度,然而三年以内这些资本基本上都看不到了。

为什么?无论是出海的创业者还是投资人,我们出海的大前提是什么?这个国家是否有稳定的经济周期,是否有透明高效的政府,是否有足够的人才储备是大前提,在没有这些大前提的时候,单单看国家的人口基数是非常有误导性的。那个阶段的拉丁美洲,这些都不具备,所以最后从荒芜到不断失败成了主旋律。

  • 第二阶段:2014—2017,创投生态建立—到达拐点

  • 2011年至2014年基本上是磕磕绊绊,从2014年年初的时候我们有一个感觉,整个拉丁美洲的生态,整个从荒芜忽然到了一个拐点,体现到了三个方面:

    从2011年至2014年不断失败的这群人忽然找到了感觉,我们投的前十家公司,基本上都是属于失败过很多次的团队,这些人在不断的失败,对拉丁美洲的商业经济、政治进行了研究,出现了很多大项目,这是第一个体现。

    第二个体现,当地的头部加速器已经成为整个拉丁美洲的希望创业中心,这些算是毕业生的团队从加速器出来以后,去了哥伦比亚,那个时候整个拉丁美洲是属于一个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感觉。

    第三个体现,在过去七年里面,有50个国家直接参考或者是直接复制头部加速器的项目,在2014年我们感觉到拉丁美洲整个生态慢慢建立起来了,不断的引爆。在2014年的时候,我们建立了Magma基金,三年的时间我们投了三十家的企业,我们现在的 porfolio 存活率基本上达到了65%。

    这样的成绩得益于什么呢?第一个原因,整个拉丁美洲的生态是由于我们这一群人建立起来的。第二个,我们基本上没有什么竞争对手,作为基金来说没有什么特别多的竞争对手,大部分好的项目直接过来找我们,我们其实也在其他的国家做天使投资,但我们清晰的感觉到,基金在本土,在我们自己的国家,在中国是没有任何竞争力的。你看现在国内那么多的基金,很多好的项目是投不进去的,坏的项目投了一大堆。

    但在拉丁美洲我们是有非常强的控制力的,出海了以后,我们找到了一个价值洼地,我们自己作为一个基金,找到这样的价值洼地,才获得了早期项目的博弈机会。

  • 第三阶段:2017开始,走向聚光灯,被大资本市场发现

  • 上面说的是从2014年至2017年的整个变化,到了2017年,忽然有了新的变化,环太平洋国家的创业报道越来越多,都是从欧美过来创业的。从2017年开始,我们有特别大的感觉,硅谷的大资本不断的联系我们,基本上是从2017年6、7月份开始,各个大资本在我们的办公室或者是哥伦比亚的办公室出现、接触,这个阶段,是拉丁美洲慢慢跑到聚光灯下,虽然中国的大资本没有看到拉丁美洲,但是阿里巴巴已经开始逐步联系我们了。

    出海经验对中国出海者的三个启发

    所以,总结这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不断试错的过程,非常好玩的一个过程。第二个过程是在慢慢出现在一个拐点;第三个阶段,直到现在,拉丁美洲一定会回到大资本的聚光灯下面,我们过去经历这七年种种的事情,对与中国出海者而言有三个启发:

    • 第一个启发是选对国家

    国家的重要性比项目的重要性要高很多,项目占20%,国家是占80%,选一个项目的时候,这个国家是否有稳定的经济周期,是否有高效政府,是否是自由市场,是否有好的人才储备才是大前提,有大前提之后我们才可以讨论这个市场的基数有多少。

    • 第二个参与到整个创投生态建设

    参与其中、并实操,是找到红利的好的方式,现在新兴市场,美国的新兴市场,很多的创投生态已经在做了,孵化器背后都有创投生态,对于其他的新兴市场来说,它的创投生态背后鲜少有中国面孔。对于大家来说,未来可以看得到,所以我鼓励大家去做这些事,参与到新兴市场的创投生态的建立里面,参与到孵化器、加速器,加入到政府部门,参与到基金的运营里面,在这个里面可以获得早期的红利。

    • 第三个启发是顺势而为

    大规模出海事实上是依靠国家的崛起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聚光灯的一个行为。国家崛起是时代趋势,这是大前提,开启聚光灯需要所有的出海者在当地创立、发掘、建设,以上这是三个小启示吧。

    时代不会辜负有远见的人

    回看时代发展,整个逻辑都是一样的,可记载的三千年历史告诉我们,世界的任一时刻都会有特定那个时代的超级强国,而在这些超级强国崛起的过程中都会有一批人依靠这个崛起强国的资本市场以及团队,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机会,这件事不是一个新鲜事情,它在不停的重复。

    站在这个历史节点上,希望我的分享能够对大家有一点帮助,我相信这个时代不会辜负每一个勤劳勇敢有远见的黄色面孔,希望大家全球创猎成功。

Magma基金郝杰:如何成为大国崛起红利的受益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