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黑匣(ID:heixvr);36氪经授权转发。

一名来自深圳某硬件厂商的海外销售在展位站了4天,他们公司主要为企业贴牌生产笔记本、平板。去年年底,老板心一横,跟风生产VR一体机和全景相机,半年出产品,4月在香港参展,摆了满满一桌子。仅仅过了半年的时间,他们已经放弃了这两样当时似乎在风口之上的产品。 

10月,香港,环球资源移动电子展秋季展(下称“香港电子展”)如期举行。2800个展位,在四天的时间里,向来自全球的买家展示了包括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增强现实(AR)和虚拟现实 (VR) 在内的移动电子产品。

与北上广几乎每个月都有的展会相比,这场展会有三个不同:规模大,国际化,以交易为主。换言之,这是一场大家不辞千里“冲着钱来”的展会。在这里,你可以看见中国移动电子与世界交锋的硝烟,亦能观察到新兴电子产品的崛起与没落。 

全景相机:不见了 

10月10日,诺基亚宣布停产全景相机OZO。一时间,VR业内人士纷纷感叹高端全景相机无销路。可惜的是,消费级全景相机似乎也不太受市场欢迎。时隔仅半年,香港电子展上的全景相机几乎都“消失”了。 

4月,香港电子展上,70余个VR相关的展台中,摆出全景相机的约占了一半。买家路经展台,自己动手换张名片,说句“对你们产品很感兴趣,请发资料到我邮箱”这样充满套路的话,走了。这是当时展台负责人看惯的现象。毕竟摆着全景相机的展台那么多,而每一家的产品几乎一样——这些全景相机分为两种形态,一是球形,二是长方体,售价数百至上千不等。有厂商透露:早就有公模了。 

黑匣了解到,这些生产平板、手机、上网本,如今又增加全景相机、VR一体机的厂商,多数是来自深圳的OEM厂商,他们主要为客户提供贴牌生产。近两年VR概念火热,微软、苹果等大佬看起来也像玩真的,这让他们纷纷增加VR相关的产品线——他们十分清楚这些科技大佬带动市场的能力,数年前使用电容屏的iPad出现时,深圳市场一片火热,他们皆是受益者。如今,显然大家都不愿、不敢错过这样的机会。 

“到时如果一个机会飘过来,你可能都看不到。即使看到了,在岸上站着也肯定没戏,至少跳在水里温度先知道。你先得看到机会,机会来了,有人愿意伸手,有人不愿意伸手,手太小那也抓不住,抓住了胳膊太细也拉不回来。”谈到这种机会,亿境(EmdoorVR)总经理石庆这样说。 

全景相机跟VR擦了边,却完全不是那个“好机会”。仅仅过了半年,香港电子展规模再度升级,而这些厂商大部分都不做全景相机了。为什么? 

“你使用全景相机吗?”石庆反问。他们去年也“心痒痒”,原本打算跟着推出全景相机,现在一看,觉得当时没跟风是对的,因为“这个产品基本不行了。” 

对于深圳代工厂来说,全景相机市场并非突然走下坡路,而是一直没什么起色。GO.TOP的一名负责外贸的员工透露,虽然不少厂家年初便推出全景相机,但前半年大家都还没有拿到实际的订单,仍处于“初步沟通,你先给我寄两台样机过来看看”的阶段。 

某品牌全景相机的海外代理商则有不一样的烦恼。该品牌相机与代工厂相比价格要高一些。当一位老外跟他换了张名片,很不走心地请求发送产品资料给他时,这位代理商也很不走心地答应了对方。 

他经验很丰富:“印度或巴基斯坦这些国家”的人,会购买中国高端产品的可能性极低。他们选择中国的厂家,原本就是因为价格低。因此,虽然高新产品在海外的市场很大,中国的品牌在国外却难以卖到高价。 

一体机:两个极端 

展会期间,环球资源移动电子组总经理高嘉显透露,有个展商已获得美国客户700万台VR设备的购买意向。消息一出,主办方和在场媒体一片哗然,卖家的反应不见便知。 

且不论这个单子最终能不能成,亿境给出另一个确切的好消息:他们近期拿到了一个“PC头显和一体机”的单子,数量差不多有2万台。石庆本人十分看好VR行业,除了PCVR和一体机,他们又推出了AR计算单元。本次展会上,他们带来使用快闪LCD的4K头显,结合NOLO移动定位设备,展示的是射箭游戏《The Lab》。

不过,并不是每一家都看好VR一体机的发展。现场的另一家厂商讯都数码表示,他们已经放弃VR一体机了。 

讯都数码是来自深圳的平板电脑OEM厂商,公司宣传册上着重提到公司曾为世界500强生产过定制产品。Facebook、HTC跟谷歌即将发布一体机,他们却在半年前就决定不做VR一体机生意了。黑匣的追问让现场负责人有点不耐烦,他直言:(VR一体机)“根本就不会有什么订单。” 

没有订单,是否因为国内竞争太激烈?而来到面向全球市场的香港,又是否有效的解决方法?深圳启运达展位负责人告诉黑匣,国外市场同样要面临深圳厂商的激烈竞争,利润并不高。 

深圳电脑配件厂商Aikun老板的回答或许更接近事实真相。作为一个“老外”,他肯定了深圳硬件供应链的便利,然而,他们生产的手机和平板电脑却主要销往欧洲。这个生意人表示,发达地区的消费者对新科技产品的接受度更高;中国市场虽大,但消费者收入水平较低,消费能力有限,而且市场竞争比较激烈。 

同样来自深圳的艾百信给出了不同的解释。他们只选择海外市场的原因之一是:为了保护产品专利,在被山寨前为自己赢得一定的窗口期。 

为了延长窗口期,他们在市场推广上也分三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以业务团队向合作伙伴主动推送新的方案为主;第二阶段,将产品上线各种渠道跟B2B平台以吸引订单;第三阶段,市场上已经可以见到自己的产品时,他们会直接通过贸易公司分销。 

产品同化程度高,各厂商也在努力“夹缝里求创新”。2014年完全转型做VR的启运达,今年推出了一种相对另类的产品:VR PAD。这是一种将平板跟VR眼镜结合的可分离VR一体机产品。她透露,他们正在将屏幕做成触摸屏,以实现一个产品既能当VR使用,也能当平板使用。 

艾百信则在VR设备之外推出一款更特别的产品——VR女友,即VR飞机杯。 

艾百信副总经理表示,深圳有VR相关产品的厂商可能不下千家,假如十家中有一家推出自己的创意产品,那VR公司根本不需要自己去设计也许难以量产的产品,只需要找这些供应链成熟的厂家贴牌生产。不过现实是,具备设计能力的厂商屈指可数。 

石庆在专访中告诉黑匣,事实上,中国企业在市场跟进速度及产品研发技术上并不逊色于国外企业。不过,国内厂家在OLED屏幕等核心资源上受制于人,此外,平台级产品的缺乏始终是我们的劣势。 

好消息是,如今,京东方(BOE)等国内厂商显示技术不断取得突破,最新的快闪LCD凭借低余晖、高PPI的特性,正在成为OLED的替代选择。据黑匣了解,10月26日,京东方位于成都的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已正式投产。这意味着国内柔性AMOLED面板有望摆脱过度依赖进口的现状。 

 AR枪:不简单

一种结合手机使用的AR玩具枪出现在本次香港电子展上,展商都将其称作AR Gun。 

玩家只要在手机安装APP,将手机夹在枪形设备上,扫描墙上的卡片便可进入游戏。游戏具备一定的空间定位效果,即移动手枪时,游戏场景也会跟着移动。因为墙上的卡片作为识别标记,所以玩家游戏时得留意让摄像头捕捉到卡片。 

来自爱尔兰的Woo Mobility负责人告诉黑匣,他们的Woo Shooter售价4~6美元,玩家只要购买枪即可使用APP上的游戏。 

枪,来自深圳的恒必达还推出了弓。“深圳就喜欢做这种很细(小而简单)的东西,但许多人做出来之后,能不能卖出去还不知道。”现场工作人员对黑匣说。

AR枪看起来技术含量不高,似乎考验的是商家的销售能力,其实不然。对于厂商而言,他们面临两个问题:玩家为什么要买AR枪?为什么要买你家的AR枪? 

恒必达接下来的计划似乎可以回答这两个问题。他们觉得已有的游戏太简单,正在为AR枪增加更多功能按键,并开发更具可玩性的游戏。此外,他们还计划实现远距离对战。 

Woo Mobility也考虑到内容的问题,他们找开发商定制开发了5款独占游戏。但是,花了那么多钱开发内容,被盗用了怎么办?他们的计划是,在玩具枪中植入特定芯片,自家的玩具才能玩自家的游戏,避免为他人做嫁衣。 

事情做到这份上,是否别人就一定玩不了他们的游戏? 

“没有什么是绝对的。也许有人破解游戏,也许可以把芯片拿出来研究一下,做出一样的产品。”这位负责人觉得,抄袭是很正常的事情,“每个人都会剽窃创意,苹果的鼠标还是偷Xerox PARC的呢。总之,我们把自己的事情做好。” 

有意思的是,现场的另一展商极贝科技(Geekplay)自称是AR枪及其配套APP的唯一原创团队。这让黑匣想起之前发生VR领域的一件事情:深圳某公司持有“VRBox”商标所有权,但不少厂商仍然侵权生产、销售印有“VRBox”字样的VR眼镜。有厂商透露其中玄机:老外就认这个名字。 

这是一种“类别名”式的品牌名,被更高频率地使用不足为奇。不过,假如有家媒体叫做“VR媒体”,还注册了商标,黑匣是否还自称VR媒体呢?

内容:没有

半年前,黑匣在香港电子展看到来自韩国的VR游戏团队Youcanstar,还用Gear VR体验了他们的恐怖解谜游戏DEMO。此次秋季展,黑匣并没有留意到现场的VR内容团队。 

内容对于硬件的重要性母庸质疑,在VR领域更是如此。环球资源电子组总裁黄谭伟告诉黑匣,不少产品都只是单独的商品,但VR不同,不管是购买还是制作硬件、外设、软件或内容,都必须考虑到其它几个方面的搭配。 

是的,就像玩家选择游戏主机会考虑其独家内容,购买VR产品也会将内容丰富度考虑在内。黑匣一位小伙伴购买HTC Vive时,橘子VR上免费的Steam游戏资源,便是他着重考虑的因素之一。 

黄谭伟表示,他们希望展会上能出现越来越多的内容和应用团队。假如展会上内容和应用能够迎来爆发,意味着这些团队获得了一定的收入,可以反映出VR行业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自给自足的生态闭环,这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在环球资源移动电子展同期举行的VR/AR/MR生态圈高峰论坛上,爱奇艺高级总监张航则总结了VR内容的3个瓶颈:硬件体验,消费级内容,用户使用场景拓展。 

众所周知,VR行业刚刚起步,硬件体验固然还有待提升,给消费者体验的内容也还不够多。除此之外,张航认为我们应该重视增加用户使用VR的场景。他表示,假如用户在生活中有更多使用VR的场景,就能充分利用碎片时间来使用VR——就像我们随时随地看电子书、听音乐或看视频一样。 

行业内容制作方面,张航认为,VR内容生产工具效率比较低,限制了内容的生产。他举例称,在做一个纯CG的影视内容时,需要用电脑进行后期处理,但是预览效果却必须通过VR头显,经常出现在电脑上效果良好,在VR里却是另一回事,这导致影片后期调试不便,制作效率低下。 

VR行业成熟时应该是什么样的?我们可以联系数码互动娱乐展Chinajoy。这场夏日盛会上,最热闹风光的,无疑是内容开发商们占地三百平的展台。

参展这件事 

样一场展会,企业参展的心思各不相同。有人卖东西,有人找合作伙伴,共同点是都想打广告。 

参展费用不菲,除非主办方能从政府单位拿到经费,否则利润都得从展商身上来。9平米的标展1-3万,特装展位除了每平米数百元的场地费,还得加上数万至数十万的一次性装修费用,整体花费甚至可以达到百万级别。 

尚未盈利的企业,参加展会自然要慎之又慎。不过,即便产品尚难量产,或仅有小demo,仍有不少团队不惜重金参与大大小小的展会,因为他们心中挂念的不只有订单,还有品牌形象、知名度提升,以及被投资人看到的机会。 

不过,并不是各种企业都适合参加展会。广深硬件厂商多,它们的大型设备需要当面试用,却不能到处寄送样品,参加展会是最高效的手段。现场演示,现场试用,现场成单不无可能。相较而言,内容团队的合作需要后期沟通,而且内容有更多展示渠道,它们往往将展会作为广告渠道一种,特别重视性价比。据黑匣了解,许多展会为了吸引内容买家,会让内容团队低价甚至免费参展。 

从香港电子展回北京时,兰亭数字CEO孙文博看着北京的雾霾天气感叹:大北京就是有这种飞升上仙的气质,对比务实接地气的深圳香港,还是飘着的多。 

跟首都的各种高新技术企业相比,南方的许多实业公司显得有点“土”。他们并不自诩为探索前沿科技的VR先锋,他们并不在科技圈召开发布会,也不会请媒体报道完全无法量产的产品。他们推出VR产品仅仅因为觉得当前有利可图。 

产品形态决定了营销方式,又影响了经营者的心态。硬件产品不会有几百倍升值的机会,快速跟进的竞争者也不会让你有用户成千上万倍暴增的空隙。入场之后,他们面临的是深圳的山寨大军,以及未知的消费者市场。假如形势不好,他们会立马撤掉这条线,一刻不停留。这是扎根于深圳的硬件厂商们熟悉的江湖。

硬件难卖,内容没有,谁能在VR江湖里吃到果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