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第一财经,作者:王珍;36氪经授权发布。

10月26日,京东方(BOE)成都6代柔性OLED面板生产线量产。这是中国首条、全球第二条量产的6代柔性OLED面板线,打破了韩国企业在柔性OLED面板市场的垄断格局。

即将上市的苹果iPhone X带来了柔性OLED屏的热潮,但也分薄了目前有限的柔性屏资源。从短期看,尽管中国新增了多家供应商,但全球柔性OLED屏仍然供不应求。

庞大的市场需求,是中国企业后来居上的契机。“十九大”已提出,中国要建设数字国家、智慧社会。随着触控技术的完善和普及,显示屏正在成为信息输入和输出的重要载体。

奥维云网分析师宋宇认为,虽然目前此类显示的主要技术为LCD,不过随着OLED技术成熟度的提高和成本的下降以及可弯曲折叠、可透明显示、超轻薄等特性,会在高端化、个性化、异形化等特定领域的细分市场,为数字化、智慧化的社会建设添砖加瓦。

国产柔性屏大量供应“头啖汤”

到2020年,全球将新增10多条6代OLED面板生产线,长期有供过于求的隐忧。手机、平板、笔记本电脑“三合一”等新形态的移动终端产品,才会刺激新的需求。

“京东方喝了国产OLED屏大规模供应的‘头啖汤’。”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说,京东方成都6代线预计到今年12月,每月可生产600万片5.5英寸的柔性OLED屏。因为新屏幕进入品牌手机厂,认证周期要6-9个月,所以应用成都6代线柔性屏幕的手机,估计最快要到明年下半年才会上市。

京东方副总裁张宇告诉第一财经,总投资465亿元的京东方成都6代OLED线10月26日量产,计划明年满产,满产的设计产能为每月4.8万张基板(1850mmX1500mm)。

这也是京东方首条6代柔性OLED面板线,张宇透露,2017年年底京东方合肥的10.5代液晶面板线也将投产,这样,加上之前已有的产线,预计京东方明年的面板产能规模将跃升全球首位。而京东方另一条在绵阳的6代柔性OLED线将在2019年投产。

OPPO、vivo 、华为每月的旗舰机型出货量,达到100~200万台。孙燕飚说,上海和辉、天马、维信诺也有少量供应OLED屏,但像上海和辉光电每月的OLED屏供货量约60万片,很难成为华为、OPPO、vivo 的一线供应商,会在可穿戴产品上寻找新空间。

宋宇认为,当前韩厂几乎占据全部柔性OLED产能,京东方柔性OLED量产,拉开了中国企业打破韩国企业垄断地位的序幕。未来几年柔性OLED产能的增加主要来自三星和中国大陆的京东方等面板厂,到2020年,中国大陆将会成为除韩国以外OLED产能最大的地区。

天马、和辉等其它中国企业也在加速布局。宋宇说,基于智能手机、可穿戴设备、AR/VR等终端的巨大需求,柔性OLED未来几年都会处于供不应求状态,对于率先布局柔性OLED领域的面板厂是利好机会,中国面板厂的获利能力有望在此轮技术升级中迎来较大成长空间。

苹果iPhone X手机使用柔性OLED屏,奠定了OLED在手机领域次世代显示技术的主流地位。当前柔性OLED供应紧俏,国产旗舰机还是以硬性OLED屏幕为主。宋宇预计,“随着中国大陆柔性OLED陆续量产,受制于三星的现象将会有所缓解,尤其是华为作为京东方柔性OLED屏幕的首位客户,OLED在其机型中的渗透率有望持续提升”。

技术创新打破韩国厂家垄断

与LCD(液晶)不同,OLED是有机发光材料,制作过程中,稳定性没有无机材料高。中小OLED屏的生产过程中,需要把红、绿、蓝三色的OLED材料蒸镀到面板上,产品良率提高是很大的挑战。

韩国三星电子大约从2000年开始做OLED,2005年开始做柔性OLED,有长达10多年的生产工艺经验积累。后起的中国企业,要实现追赶,需要不断探索和创新。

京东方早在2002年就开始研究OLED,到2017年上半年拥有OLED相关专利数量已超过1.6万件。京东方成都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是中国首条全柔性AMOLED生产线,也是全球第二条已量产的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

成都6代OLED线应用先进的蒸镀工艺,将玻璃基板切为二分之一进行蒸镀,技术难度高,是中国首条采用该工艺的AMOLED生产线。同时,采用低温多晶硅(LTPS)塑胶基板代替传统的非晶硅(a-Si)玻璃基板,并采用柔性封装技术,实现了显示屏幕弯曲和折叠。

在OLED产品创新方面,京东方推出了可实现“S”形弯折的5.5英寸WQHD柔性OLED显示屏; 7.8英寸柔性可折叠显示屏,可实现半径5mm的对折折叠;可将手机和平板电脑合二为一的7.56英寸QHD柔性AMOLED显示屏等多款柔性产品。此外,还有显示屏占比达95%以上的5.5英寸FHD全屏OLED显示屏,以及1.53英寸内嵌式触控OLED显示屏。

京东方首席执行官陈炎顺表示,成都第6代柔性AMOLED生产线顺利量产,将大幅提升京东方在高性能手机、移动显示屏等领域的竞争力,满足市场对中小尺寸高性能显示产品日益增长的需求,对中国OLED产业和全球柔性显示产业加速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在聚焦中小尺寸柔性OLED研发的同时,京东方还在合肥布局了一条大尺寸电致有机发光显示器(AMOLED)先导线,并于去年和创维等联合发布了第一台国产OLED电视。此外,京东方与OLED关键供应商已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正积极推动OLED产业链国产化进程。

华星光电、和辉光电、深天马、维信诺等其他中国面板厂,也在OLED领域快马加鞭。华星光电正在武汉建设6代柔性OLED生产线;和辉光电的6代OLED生产线在上海;深天马的6代柔性OLED生产线也放在了武汉;维信诺的6代柔性OLED线则在北京固安。而华星光电还在研发印刷式显示技术,以求解决大尺寸OLED成本偏高的难题。

柔性屏短期紧张,长期或过剩

对于国内多条6代OLED线争相上马,有人担心,未来OLED屏的产能有过剩的隐忧。

不过,IHS分析师吴荣兵认为,短期内,因为苹果的加入、分薄了资源,而中国新增的供应商产量爬坡还有一个过程,所以全球柔性OLED屏将供不应求。

吴荣兵举例说,三星向中国手机企业供应的OLED屏,今年接近1亿片;明年,因为苹果手机也导入OLED屏,使OLED屏的供应更加紧张,明年三星向中国手机企业供应的OLED屏预计只有8000万片。

“今年,维信诺、京东方、合辉光电,一共供应500万片OLED屏。而京东方成都6代线预计到2018年二季度或下半年,才能实现计划产能。因此,短期填补缺口有难度。”

IHS Market报告指出,AMOLED应用于数码相机、平板电脑、移动手机、近眼头戴式显示器(AR和VD设备)、OLED电视和智能手表等领域,其中移动手机使用的AMOLED面板数量最多。2016年,AMOLED面板出货量达4.16亿片,其中3.9亿片是手机面板。预计2017年AMOLED手机面板出货量将增至5.13亿片。2016年到2020年间,全球柔性AMOLED产能将从150万平方米扩大到2010万平方米,柔性AMOLED将有广阔的市场发展空间。

群智咨询副总经理李亚琴也向第一财经分析说,短期内柔性OLED屏供不应求。单苹果IPhone X到今年年底备货8000万片柔性OLED屏,三星S8、Note8今年也要消化6000~7000万片柔性OLED屏,而今年全球柔性OLED屏的供货量仅为1.5亿片,明显供应小于需求。

京东方如今开始供应柔性OLED屏,韩国LG Display(LGD)的6代柔性OLED面板生产线今年三季度也已投产,但是上量还有过程,目前全球柔性OLED屏仍基本由三星供应。所以李亚琴预测,从今年一直到明年旺季,柔性OLED屏的供应还是会紧张。

但是,李亚琴认为,随着中国大陆积极布局6代OLED线,长期看中小OLED供过于求。

据群智咨询的统计,2017年全球新增4条6代柔性OLED线的产能,包括京东方成都、LGD、天马武汉(预计今年11-12月投产),三星有一条6代柔性OLED线扩产。而2018~2020年的未来三年内,全球还将新增12条中小OLED生产线,其中中国大陆有6条(大多是6代线,还有信利的4.5代线和柔宇的5.5线)。

“2020年,供需形势不容乐观”。李亚琴说,不排除BOE、LGD会扩产,价格、客户争夺将加剧。预计到2020年,OLED在手机上的应用超过45%;2022年,渗透率将达到60%。

只有颠覆性的产品形态出现,才会激起真正的消费欲望。张宇透露,已有厂家在研发可折叠、可卷曲的产品,有的两折、三折,打开是平板电脑;有的类似笔、小画轴,打电话时像笔,一拉开“画轴”则变为平板电脑,解决手机越来越大、口袋装不下的难题。“未来柔性OLED产品将是薄膜形态,可能是手机、平板、笔记本电脑‘三合一’的移动端产品。”

全球格局将变为“中韩争霸”

张宇认为,全球面板产业的竞争格局,将由目前“三国四地”(韩国、日本、中国大陆、中国台湾)的较量,演变为“两强(中韩)争霸”。奥维云网分析师宋宇也说,OLED新型显示的全球竞争,开始由韩国一家独霸向中国大陆逐步倾斜。

据了解,日本企业最早研发OLED,却曾决定全面退出,现在日本显示(JDI)、被富士康收购后的夏普又重新计划上马6代OLED面板生产线;而中国台湾则一直跟踪OLED,但迄今没有批量供货。

而据中国OLED产业联盟副秘书长耿怡介绍,中国OLED产线建设已初具规模,逐步由技术研发向规模化生产过渡。2016年,中国大陆国产OLED面板出货量总计达600万片。3条5.5代OLED线,2条4.5代OLED线进入量产阶段,2条6代OLED线点亮(其中一条量产)。而且,中国企业正加快OLED柔性面板的布局,目前国内7条6代产线均为柔性产线,预计在2018年初开始逐步出货。

不过,宋宇也冷静地指出,中国OLED产业和韩国企业无论技术还是产能上,仍存在明显的差距。当前中国大陆的企业除了要快速度过产能爬坡和良率提升这两个基础阶段外,长远来看还要着力解决上游核心设备及材料受制于人的尴尬局面。尤其是蒸镀设备还有发光材料,在一定程度上制约着大陆OLED产业的发展。

他建议,“面板厂作为产业链中的骨干企业,可以通过资本投资、共同开发、技术合作等方式向上游的材料和设备厂商渗透,从而打通整个OLED产业链,这是尽快缩短差距的有效捷径。”

中国光学光电子行业协会液晶分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梁新清则呼吁,中国OLED产业链加强协同创新,推动国家工程实验室,建成开放的平台。

OLED产业成中韩企业新战场,未来产能会过剩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