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Netflix是世界最大的在线影片租赁服务商。很多读者对他们的自制剧《纸牌屋》应该不会陌生。Netflix当然不止这一部原创剧,《超胆侠》、《超感八人组》和《女子监狱》都挺受欢迎。2010年,Netflix开始走出美国,先是在加拿大开通电视与流媒体服务,同时着手在拉美、加勒比地区以及欧洲的市场建设。同年,Netflix正式登录苹果商店,流媒体的影响力也大大增加。从2013年起,Netflix原创系列也标志着公司进入内容创作市场,仅在2016年,Netflix就发行了126部作品,比任何有线电视台产量都要高。现在,Netflix又有一部电视剧在全球热播。让我们看看现象级电视剧的背后,Netflix有什么秘诀,又下了什么苦工?本文编译自Wired的原题为“HOW NETFLIX MADE STRANGER THINGS A GLOBAL PHENOMENON”的文章。

热播美剧《纸牌屋》

大约不到两年前, Netflix在130个国家同步上线。现在,即使世界各个角落都可以观看Netflix的节目了。这样的国际爆发时增长自然也伴随着很多挑战,比如如何强推自己在美国本土的热播剧目《怪奇物语》,毕竟他们的观众群很大,喜好也非常不同。

对Netflix而言,让《怪奇物语》这样的电视剧在国际流行起来是很重要的,尤其是对于Netflix的长期目标而言。Netflix的流媒体服务得想办法让用户全年都保有一个播放清单。2018年Netflix原创内容预算高达800万美元,但即使有那么多的预算,Netflix也得好好盘算,保证加拿大和喀麦隆的观众都爱看这些电视剧,因为,就连Netflix这样的大腕,也无法承担在小地方剧目上下重本,总不能在爱沙尼亚和其他小国家当地电视剧上投入太多。

想要制造海内外大受欢迎的电影、电视剧,一定程度上,质量是少不了的。但Netflix一直都认为,用地理位置来判断观众的喜好是很不准确的。而像 《怪奇物语》这样在美国国内获得艾美奖提名、收到很多批评家赞誉的剧目,想要在海外也受到同等欢迎,Netflix就必须发挥才智,让不同语言的人都对其痴迷——好好钻研《怪奇物语》在不同市场的翻译问题。

翻译要地道 KNP“宝典”很有必要

世界上使用的语言有几千种,而要找到“Demogorgon”((古代神话中的)魔王)在各种语言中的确切的翻译,根本就是个不可能完成(至少很不实际)的任务。但是Netflix提供字幕的20种语言,还有更多提供语种配音的节目来说,Netflix还是费尽了心力。

于是,Netflix做了个“关键名称和短语”工具(Key Names and Phrases, 简称KNP),一张巨大的表格中有各种内容:小说中的地名、只存在于科幻作品里的术语、流行语、口头禅等等。这张表格能确保自由译者和翻译公司的翻译保持一致。KNP能让Netflix知道这些千奇百怪的名词和短语是什么、怎么念,不管是希腊语、西班牙语、瑞典语还是越南语。

有些翻译很直接粗暴,英文的university翻成西班牙语就是universidad。但是其他语言就没那么方便了,甚至需要做很多的背景调查。尤其《怪奇物语》的背景是80年代,有很多那个年代特征的用语,跟现在的说法很不一样。

为了保证《怪奇物语》能跨越语言障碍,得到世界人民的喜爱,Netflix深入钻研《龙与地下城》很久以前在不同国家的翻译,看'Demogorgon'到底在70年代中在不同文化中都被翻译成什么。Netflix也翻出Eggo华夫饼几十年前的宣传材料,就为了得到当时的翻译。

“我们深入钻研故事中提到的背景基础、具体细节,以保证翻译出的译文与三十年前的说法一致。”Netflix的内容本地化和质量管控部门主管Denny Sheehan说道,“我们将所有这些细节都集中在一起,成了一本‘怪奇宝典’,将宝典分发到各个译员、配音工作室的手中,以便他们参考。”

就以“Demogorgon”为例,《怪奇物语》中的反派一号,被剧中的孩子借用《龙与地下城》中的恶魔王子“狄摩高根”来命名。为了保证《怪奇物语》能跨越语言障碍,Sheehan的团队苦苦寻觅7.年代龙与地下城中Demogorgon在不同文化中的翻译。团队还翻出Eggo华夫饼几十年前的宣传材料,因为第一季中这个华夫饼“有很大戏份”。

龙与地下城中的“魔王”

对于一致性的执着追求,不仅体现在Netflix狠抓文字翻译上,在配音演员的声音上他们也毫不懈怠,专门找来跟原剧组声音相似的演员。Sheehan说:“(声音)体现了角色的性格和基调。”这话倒不假。但是Netflix也在找能给好几个剧目的角色配音的演员。为《怪奇物语》中角色Joyce Byers配音的演员也为Beetlejuice中的Lydia Deetz还有 Bram Stoker’s Dracula中的Mina Harker配音。

我们对待字幕和配音的态度,是将他们视作打动观众的一种途径,”Sheehan说,“我们的目标通过自己的创作热情,真正的创造出在播出的国家有巨大文化影响、让观众有共鸣的翻译,让这部电视剧在全球观众面前更有吸引力。”

怪奇物语中的“魔王”

影视要流行 本地化势在必行

让影视作品在全球广泛传播,也越来越成为商业关注的重点。

“要在国际广泛传播,本地化就异常关键。”

Ovum的流媒体分析师Tony Gunnarsson一直都密切关注Netflix的动态, 他说:“欧洲的观众对美国影视作品很熟悉,但是他们总期望着能出当地语言的字幕。世界各地观众都是同样的要求” 

Netflix已经尝到了这样做的甜头,Netflix产品创新部门副总裁这样说道,“在本地化之前,有些国家就已经有会讲英语的观众订阅Netflix,并且在追这些剧。”Yellin说,“但是在本地化之后,我们在这些国家的订阅数量有显著增长。”

Netflix响应观众的本地化需求,可不只是做字幕和配音。近几年来,Netflix付出极大的努力,让新兴市场的观众能更好地使用自己的服务。这些国家的带宽可能有限制、网络不太稳定。于是Netflix引进了可下载的内容,让观众能在Wi-Fi环境中下载,然后随时随地可以观看节目。

“我们努力让观众有更好的观看体验,比如,如果观众是用手机网络在看节目,我们怎么用更少的流量让他们看到画质更好的视频,怎么减少缓冲,尤其是在一些网络环境挑战性大的国家,印度、马来西亚、菲律宾等等,这些市场对Netflix的扩张是非常重要的。”

技术和语言关都过了,那观众要是本来就不喜欢节目内容,一切都是白搭。这也是Netflix和漫威签下好几个系列合约的原因,漫威的漫画相关作品是国际观众播放清单的中雷打不动的一块。今年,Netflix对动漫的投资也大有增加,因为动漫一般能超越国界和观众群的界限,受众比较广。

Netflix和漫威合作的《超胆侠》

作为斯皮尔伯格流派的“回归”,《怪奇物语》也有斯皮尔伯格作品的DNA,为红遍全球而生。在该剧首映之前,演员和制作人都是对观众而言都是比较陌生的。但是它是符合大众口味的。不仅是斯皮尔伯格、导演大卫林奇的粉丝和喜爱电影Stand By Me 的观众或许也会好《怪奇物语》这一口。

“我的直觉是,这部剧之所以大获成功,吸引到好几个不同的观众群,是因为对于他们而言,追这部剧的粉丝对剧非常着迷,形成了一种“崇拜”,”林肯大学电影研究教授Nigel Morris说,“剧中的各种暗示和伏笔对于观众而言,像是互动游戏。一方面,观众因为看出了编者的对他们喜爱影视作品的‘引用’而沾沾自喜,另一方面,他们也很好奇自己错过了哪些暗示。他们在社交媒体上讨论得热火朝天,对于情节的发展、不同的线索做出各种猜测。”

Netflix下了这么大功夫,成效如何?《怪奇物语》不负厚望,一开始先在加拿大火爆起来,接着逐渐蔓延到世界各地。在一个月内,观看该剧的Netflix用户遍布190个国家,其中70多个国家的观众成了忠实粉丝。在不丹和乍得都有用户观看。在Netflix服务的历史中,《怪奇物语》成为首部有南极洲用户在线观看的影视作品。

《怪奇物语》只是一部电视剧。但制作这部剧的模式跟其他影视内容的制作没有太多区别。Netflix已经应世界人民的需求和口味,为他们“量身定制”一些他们想看的内容。现在,难就难在要打破地域和语言的阻碍,不管观众身在何处,说什么语言,都以他们能够理解的形式,向他们呈现这些影视作品。

原文链接: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Netflix 自制剧全球热播,翻译、字幕等“本地化”举措是关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