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一则网络八卦让张磊火了一把,为人一向低调的他只是在朋友圈疑似辟谣回应称:读书益智。高瓴资本创始人兼CEO张磊,一位以170亿的身家登上了胡润财富榜的投资人,在他看来,有价值的投资就是和高质量的人花足够的时间做高质量的事:「用长远的眼光看问题做选择,这样时间会成为你的朋友。」

耶鲁读书与投资结缘

张磊出生于70年代河南的一个干部家庭,家中藏书很多,他自幼喜欢读书,也经常借书给同学看。高中的时候,他把《资本论》读了两遍。虽然现代金融投资的工具和方法大多源于西方,但是张磊是更推崇中国的哲学思想和传统文化。他很喜欢 「守正用奇」、「弱水三千,但取一瓢」、「桃李不言、下自成蹊」,这三句话,它们分别源自《道德经》、《论语》、《史记》,这也成为了他最重要的三个投资哲学。

高考的时候张磊以河南省文科状元的身份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国际金融专业,并当选了学生班主任。这个经历让他在学校期间就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也让他逐渐悟出一个道理:「一个人的成功,并不取决于个人,而是看你是否能带领一个团队走向成功。」在之后的人生道路上,张磊一直努力践行这一点,让团队成功。

1998年,张磊赴美读书,他选择了内心一直向往的耶鲁,在耶鲁他攻读了工商管理硕士和国际关系硕士两个学位,他的投资生涯也开始于耶鲁。

张磊:在耶鲁读书的时候,我曾去波士顿的一家咨询公司面试。面试官让大家分析整个大波士顿区域需要多少加油站。别人都在做数据分析论证时,我向面试官提了一连串问题,为什么只建加油站?为什么不能也同时开杂货店?未来要是有了别的出行方式,修那么多加油站干什么?可能是我「怼」面试官怼得太狠,结果他现场就把我KO了(出局)。后来这样「一轮游」的面试我还参加了不少。在所有的门似乎都关闭的时候,我在耶鲁投资基金找到了一份实习生工作,就这样我进入了投资行业。

在耶鲁,我遇到了影响我一生的一位恩师——David F.Swensen(大卫·斯文森)他当时是耶鲁大学捐赠基金的首席投资官,为美国各大机构输送了无数优秀的人才,他是被美国的机构投资者奉为教父级的人物。跟着他我学到了很多,也深受他的影响。毕业后他邀请我管理耶鲁大学捐赠基金。

后来我回到中国,利用耶鲁大学投资基金办公室提供的3000万美元创立高瓴资本,专注于中国投资。为什么选择回国?其实回国对我来说是水到渠成的事。对祖国的感情发生在一年365天,只是在回国的这一天体现罢了。

和高质量的人花足够的时间做高质量的事

对于投资,我要找的是具有伟大格局价值观的坚定实践者。我认为有价值的投资就是和高质量的人花足够的时间,做高质量的事情。

本质上我是创业家,只是我的专业领域是投资而已。我觉得,能生活在这个创新层出不穷的时代里真的很幸运。我喜欢那些想干大事的企业家,我最大的乐趣就是帮他们实现梦想。

我的投资风格主要受到两个人的影响,一位是我的恩师David F.Swensen(大卫·斯文森),刚才提到过。另一位就是巴菲特先生了。我可以算是巴菲特先生坚定信念的执行者,相比于简单的价值投资者,我更认可的是长期持有。超长期投资是我的信仰。概括来讲就是两点,第一,把基金做成超长期结构的基金;第二,所投公司和投资基金的理念要完全一致。

张磊投资京东的时候,很多人不看好京东,当时轻资产是主流模式,但是张磊看准了京东的商业模式可行,决定重仓。

当时京东找我融资的时候只要7500万美元,我当时就告诉刘强东,这个生意要不让我投3亿美元,要不我一分钱都不投。因为这个生意本身就是需要烧钱的生意,不烧足够的钱在物流和供应链系统上是看不出来核心竞争力的。刘强东人很真实,我希望创业者都能像他那样,真实的表达自己,总有适合你的投资者。不要见风使舵,见到一个喜欢精耕细作的资本家,你就说自己是江泽水乡来的,虽然这样可能融资做得很快,但是最后会有问题,我觉得真实是第一重要的。现在有太多的人在培训创业家,有太多人培训资本家,我觉得培养很好,培养技术很好,但是培养的时候要强调他们把自己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

还有一件事是当年我提出让京东收购腾讯电商时,其实京东和腾讯的团队都非常反对,其中腾讯一方更强烈。 但我始终没有放弃这个想法,我告诉马化腾,最大的问题不是不能赚钱,而是减少不该花的时间和精力。这句话让他恍然大悟。14年1月下旬,刘强东和腾讯总裁刘炽平见面并启动合并案。我还和他们一起分享了我的理念,就是做事要搞就搞大的,搞大了就要搞永恒的,而且再牛也要不断创新,还有一点就是早死早超生,要么自己去死,要么自我毁灭再生。

自信,选择一条与众不同的路

投资这件事还是要坚持自己的判断,走自己的路。包括控股百丽,当时外界肯定不明白我为什么做出这个决策,控股一家已陷入困境的老牌公司?其实我也解释过,第一,百丽仍是一家年销售额超400亿,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超60亿的企业;第二,能把鞋做好的零售企业,是真正牛的零售企业;第三,百丽做成了中国乃至全世界都是规模顶级的零售网络,它可能是全球唯一一家拥有2万家直营门店,并实现全面自营、管理、掌控的企业;第四,百丽企业文化中有运动员精神。试问哪个失败的企业,一年还能有几十亿现金流?在最近的消费者调研中,我们仍然看到百丽旗下的品牌是众多消费者眼中最耳熟能详的女鞋品牌,消费者认知度超过60%,甚至超过了Zara、H&M等快时尚品牌在中国的认知度。几千万会员啊!这是多少企业梦寐以求的资源,下一步的重中之重,就是研究怎么抓住这么宝贵的消费者基础,外界看到的是百丽的衰退,我看到的却是无限的宝藏。其次我认为百丽做的事,高科技公司是做不了的。

高瓴资本投过不少高科技公司,一些亚文化的创新公司也好,一些互联网的时尚公司也好,他们参观完百丽都惊呆了:百丽做的这些事情,他们都做不了,太难了!他们所说的那些互联网理念,不管是C2M,还是快时尚供应链,还是无缝链接,唯一最有机会实现并创造出新模式的公司,实际是百丽,而且只有百丽。

弗罗斯特在他最著名的诗《未选择的路》里说道:「我选择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而这对我此生意义非凡,我很认同这句话,我也在人大演讲的时候说给学妹学弟们听。人生就是有很多路口,每个路口也导向了不同的方向。现在回想起来,当年在波士顿如果按照那个咨询公司的面试官的要求建模型做论证,今天我可能会在华尔街做咨询或投行。当然这也是个不错的选择,那样我就不会有现在的成就,也不会有今天的高瓴资本了。当时我选择的是诚实面对自己的内心,坦诚表达自己的想法,选择不走寻常路。

用长远的眼光看问题做选择,懂得滞后满足

作为投资人,我自己的感触是用长远的眼光看问题做选择,时间自然会成为你的朋友。

我的信念,是要做企业的超长期合伙人。高瓴资本的使命就是发掘最具有长期竞争优势的企业,用最长线的钱来帮助企业实现长期价值。我们相信那些能长期为消费者带来价值、为产业链提高效率、「护城河」足够深的商业模式能够带来长期的高资本回报率。

其中,我所认为的「真正的护城河」,其实是长期创造最大价值,而且用最高效的方式和最低的成本创造最大价值。怎么创造这种价值,在不同的环境和不同的时代是不一样的。在美国,20世纪50年代,品牌是最大化、最快创造价值的「护城河」,而随着互联网对品牌的冲击,品牌价值的护城河又不见得是最高效的方式,有人说在网上通过意见领袖创造价值效率更高。其实,这个世界永恒的只有变化,「护城河」也不可能不变。

优秀的公司是当互联网大潮袭来时,能够深挖自己的「护城河」,主动拥抱互联网带来的变化。如果一家企业恒古不变,这种企业永远不值得投资。

正如我在人大80周年校庆上所演讲的一样,这个世界不变的只有变化本身。有句话叫「风物长宜放眼量」,就是让我们从远处、大处着眼,要看未来,看全局。我常常给创业者建议,要学朱元璋「广积粮,高筑墙,缓称王」。这个战略在创业中有效,也同样适用于你我的生活。做时间的朋友,需要极强的自我约束力和发自内心的责任感。在多数人都醉心于「即时满足」(INSTANT GRATIFICATION) 的世界里,懂得「滞后满足」( DELAYED GRATIFICATION)道理的人,早已先胜一筹。我把这称为选择延期享受成功。

【转载须知】

1、本文为投资人说编辑作品,受《著作权法》保护,依法享有汇编权及注释权;

2、如需转载请留言后台或联系微信:wuyaoguaiguai,取得授权后方可转载。禁止二次转载。

高瓴资本 · 张磊:投资人要用长远的眼光看问题做选择,懂得滞后满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