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保险这个行业从没像支付或信贷一样成为爆点,作为一个光是痛点满满的万亿级市场,它还是创业者与投资人们放不下的一个赛道。

保险行业规模一直在稳定增长,其中寿险和健康险是保险行业里面利润比较高的险种,从保监会公布的数据看来也是近几年增速比较快的。

据保监会今年公布的数据,2016年原保险保费收入30959.10亿元,同比增长27.50%。2016年,产险业务原保险保费收入8700亿元,同比增长9.12%;寿险业务原保险保费收入17440亿元,同比增长31.72%;健康险业务原保险保费收入4040亿元,同比增长67.71%;意外险业务原保险保费收入750亿元,同比增长17.99%。

然而这只是一个存量市场,当保险从业者看到中国在保险广度(覆盖人口比例)和保险深度(人均投保保费)都远不及发达国家时,总想着差距的存在意味着市场潜力的存在。同时,不少从业者都会说“保险几乎每一个环节都有痛点”(36氪专栏作者的文章曾经展现过传统保险的价值链,如下图所示),亟待利用科技或者互联网技术去改进,提升用户体验或者效率。

“中国保险行业,到目前为止,就没有创新。创新的土壤,就是数据。”36氪最近跟保酷科技公司CEO 郁华聊的时候,他认为,用科技和互联网改造保险行业的基础,就是数据。拥有数据才能了解用户和改变传统定价模式。为什么中国保险科技的爆发一直没来,其中一个原因是缺少数据。

保险关键在于风控与定价,这也是保险公司拥有的核心能力。有足够的数据才能精准地定价。

郁华认为,现有的互联网公司拥有的大量数据,都是关于用户行为或画像的数据,很少有跟传统保险险种场景直接相关的数据。因此,最重要的数据,还是掌握在头部的几家保险公司手中。然而,传统的保险操作流程全都依靠纸张存档,到近几年才开始去纸化,如果要全部录入成本非常大,传统中大型保险公司由于体制和利益问题,公司内部很难推动这个事情。从数据这个维度来说,甚至可以说传统保险公司和创业公司在同一起跑线上。

定好了要收集数据之后,保酷科技选择从销售这个环节切入。

这不算是一个特别新的切入环节,成立于2005年的慧择网,做的就是互联网保险超市,互联网巨头也用自己的流量优势,让消费者直接在网上卖保险。不过大部分的保险销售依然掌握在保险代理人手中,加上保险产品的复杂性(尤其是寿险和健康险),不少人认为代理人将长期存在并发展成独立代理人。因而有很多人会给代理人提供展业工具,比如保险师、保险中介泛华旗下的掌中宝、36氪报道过的四叶草

保酷科技主要不同之处在于,他们面向的用户不是代理人个人,而是“团队”,包括中小型保险经纪公司或者保险公司直销业务里的团队长,提供一款互联网保险服务SaaS平台,提供产品池和业务管理系统。这件事的壁垒在于覆盖渠道的多少,但中国保险代理人已经突破700万人,而且这个群体流动性极大,保酷认为“团队”更为稳定,而且铺开的成本更低。

如果光是对接代理人和保险公司,郁华认为,只做一个环节,没有核心竞争力。因为销售有用户没数据,理赔的有数据却离用户太远。保酷科技除了产品销售,平台还会提供保全服务、处理理赔、客户服务等全流程服务,这也有利于平台积累数据。

目前,保酷的平台上主要提供的产品以直接to C的短期的寿险、健康险为主,最近打算上团险、终身重疾等产品;合作的渠道约有100个。

其实计划先积累数据继而创新的保险公司不少,保险科技界的明星众安保险、36氪报道过的悟空保和大象保险,都是打算先通过场景定制化保险和保险电商积累海量的用户数据,以作为后续创新的基础。定制化保险的优势是覆盖人数多,能获得大量的用户行为数据;保酷科技未来积累的则是传统的投保和理赔等数据,跟保险相关性很大,比较垂直。

团队方面,保酷的创始人龙骏从事企业健康医疗管理近10年,拥有23年人寿健康保险经验;曾担任FESCO保险经纪公司助理总经理,曾担任平安人寿、太平人寿总公司团险部负责人,创立了健康保险和健康医疗服务机构翰尔希医疗(imhealthcare)。联合创始人兼CEO 郁华有人力资源、保险和医疗服务等8年高级运营管理经验,曾经在FESCO保险经纪公司、澳大利亚健康险公司Medibank、邦宁护理任管理职位。

互联网保险赛道,从销售环节切入的还有36氪曾报道过保险特卖平台小雨伞大特保等;从产品切入的有保准牛悟空保运动保等定制化保险平台;从公司和管理人角度切入的有保险极客等B2B2C的企业团险平台、四叶草等车险代理人展业工具、还有企保招招等企业保险管理SaaS。

只做销售难以形成核心竞争力,「保酷科技」利用全流程服务来积累数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