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由公众号鲸准(rong36kr)原创,采访/文 闫旭 梁小妖,36氪经授权发布。

2017年10月23日 晴 |《推手》第一季 第3期

在这段音频中,同道大叔背后的资本推手张晓婷向我们展现出一个不一样的投资人。她没有那种从一而终的高冷与严肃,反倒给人一种放松与更接地气的愉悦感。点击听音频,给你听听投资圈不一样的故事。

没经历过创业的不好意思做投资人

初次见到同道大叔时,张晓婷终于看清他头套背后的真面目。与面具上有点世故、带着谜之微笑的大叔脸不同,她觉得眼前这个男生呆呆的、萌萌的,颜值还不错,看起来人畜无害。

在同道只有一两百万粉丝的时候,张晓婷就开始关注到他,发现“写的太准了”,继而迅速沦陷,成为一名痴迷的粉丝。那时候她“每天都期待看到一篇文章写巨蟹和射手很配,但是写到最后还是不配!”对这个星座内容大V的兴趣与日俱增,机缘巧合,她在朋友的介绍下与同道大叔创始人蔡跃栋见了面。 

尽管是投资人,张晓婷开始却压根没聊投资的事,一直追问蔡跃栋的对象是什么星座,得知同样是射手座,她喜出望外:“哎嘛,我对象也射手座!跟我到底配不配?”星座的讨论竟然贯穿了这对创业者与投资人谈话的始终。

星座就像生肖一样,它能开启跟所有人的话题。

3年前,蔡跃栋还在清华美院学美术。一次在咖啡馆,他听到旁桌几个妹子聊星座聊得昏天黑地,不禁感慨星座所具备的消除距离感、制造话题的强大力量,“无论是从线下还是线上,星座可能成为连接人和人之间很重要的纽带。”

从中发现爆点与商机的蔡跃栋突发奇想,利用自己的美术功底给每个星座画了各自的肖像,配上“星座失眠原因”、“星座吐槽”等大众喜闻乐见的话题,在微博上彻底引爆G点,一发不可收拾。谁都想不到,一个曾经只在微博上给粉丝画肖像的清华小生,一跃变如今成拥有全网3500万粉丝的星座大V,一个内容创业者。

有的投资人喜欢听故事谈理想,如徐小平;有的投资人喜欢从创业者身上发现自己,如张晓婷。听同道讲这段创业史时,坐在对面的张晓婷听的忘了神,蔡跃栋言谈中的干练与张晓婷身上的爽朗在此不谋而合。

2011年,正在读法学研二的张晓婷决心尝试创业,管父母借了10万元。她那时想开个服装店,就像所有梦想开个花店的小女生一样。 

火车向左走,城铁向右走,不动的便是五道口。张晓婷就在这“宇宙的中心”开起了第一家店。此后陆续几年,整租了一套商铺,又以降租入股的形式入手旁边的美发美甲店,开了一家美食餐吧。

创业的短暂4年,张晓婷跟各路牛鬼蛇神打交道:处理工商、税务、物业,躲城管,一往无前的冲劲儿,把她塑造出别人口中的「五道口一姐」,“走哪刷脸,不用买票。” 店铺清盘的时候,她发现赚的钱都被“造”了。“年轻的时候谁想过存钱啊,都在身上,都在酒里。”

五道口华清嘉园,曾经是酒吧的天堂,现在是创业者孵化的天地;张晓婷也摇身一变,从一个小女生变成了今天的投资人。这段经历给了她早期对商业的理解以及对人的判断,更让她此后觉得:

“没经历过创业的人不好意思做投资。”

“他们根本不能理解创业者在整个创业过程中承担的压力,创业真的是一个九死一生的事情,创而优则投。”

后来回想起跟蔡跃栋的第一次见面,张晓婷更加确信那句“内容为王”。张晓婷从来不觉得同道的商业化高明在哪,但是它身上的文化标签,是相对于papi酱的无厘头搞怪、咪蒙的情感大号在本质上的区别属性。

“星座是个包容性很强的特使文化,是在年龄、阶层、文化、地域的跨度非常广的文化,几乎没有人讨厌星座。内容是同道最大的特色,他把每个星座特点场景化,揉在日常生活中。娱乐圈谁出轨离婚,就立马写到哪个星座容易出轨离婚,这样的内容不重叠,模仿起来并不容易。” 

张晓婷曾跟蔡跃栋深聊过,她发现蔡跃栋不仅个人有很强的美术功底、营销能力,更拥有一支高质量的团队。团队很高产,一天推送一次,一次5篇文章,做到内容不重叠。同时据传团队内部福利待遇优厚,多人享受年薪百万的高新工资,以至于曾闹过这样的笑话:有外部公司来挖人,提出了年薪80万的待遇,让同道的人哭笑不得。

同道大叔的小股东,创投圈的大女人

果然如同道大叔所说,“巨蟹座与射手座不合适”,张晓婷与那个对象最终还是分手了,她不禁又感叹一遍“太准了”,对同道的笃信更深了一层。此时的同道正在俘获越来越多像张晓婷这样的粉丝,开始发展壮大:成指数级上涨的粉丝量级、愈发昂贵的广告费用、不断扩张的商业版图。

此时的同道大叔,正如日中天。

随后的数次见面,张晓婷与蔡跃栋始终未提及“投资”二字,仅仅是谈论一些层面上的合作。张晓婷形容这是源于她对投资的“不敏感”。倒不如说,相比于商业精明,人情练达在她身上体现的更加淋漓尽致。

在创投圈,从来都是生意归生意,朋友是朋友,泾渭分明。在张晓婷身上似乎不适用,直来直去的她,乐于交朋友。不管跟投资人还是被投企业打交道,她基本上是“5分钟聊正事,半小时扯闲篇”。张晓婷称之为“解放他们的天性。”

“创业很枯燥,不要把自己过得这么紧张,那样思路会很闭塞。”

在创投圈,人人都说自己和创业者是朋友,但仍旧上演着一幕幕投资人中途撤资、创始人卷钱跑路、被强行踢出局等狗血情节。张晓婷则保持微妙的平衡,努力与创业者成为真朋友,往往“一晚上喝3场,到家4点完全懵逼的状态,男朋友差点没给我下最后通牒”;也不喊对方真名,每个人都有一个外号,“从来不总啊总啊地叫。”

跟蔡跃栋聊完闲天儿,张晓婷从自身的角度谈了对这个星座IP未来的想象空间。她认为星座要跳脱出“茶余饭后的调侃,更上一个档次,更主流化一些”,张晓婷那时的一个想法,是希望将同道大叔的IP影视化,把星座题材拍成另类喜剧片,或者网剧。这正是张晓婷与明嘉资本所擅长的:作为艺人黄晓明名下的基金,影视行业的资源与人脉正是其天然的优势所在。 

聊来聊去,最后双方觉得与其这样,不如投一点。而在当时,同道大叔已经close掉一轮融资,原则上明嘉资本很难再进入,并且其他股东并不是很乐意。但是张晓婷已经与蔡跃栋建立起来的友谊与信任还是制造了机会,经过蔡跃栋的从中斡旋,明嘉资本最终于2016年上半年投了进去,拿了几个点儿,成为同道大叔的一个小股东。

同道卖的值吗?

当同道大叔宣布卖给美盛文化,张晓婷正在深圳出差。一家媒体把写同道退出的稿子发给她,她只轻描淡写地说了句“哦”。坐在她身边的创始人则炸了锅:“你投了同道?我怎么都不知道,也太低调了!还不PR一下,我现在联系市场总监,咱炒一炒。” 张晓婷向来对这种PR的事没什么敏感度。

被卖之前,蔡跃栋也曾打电话征求意见:

“小婷姐,有个好消息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你都说吧,其实差不多都是一个事。”

原本还想跟蔡跃栋在影视化道路上做一番事业的张晓婷,也不曾料到短短3个月的时间便实现了退出。不过对于这样的退出方式她并不感到惊奇。在有上市公司(美盛文化)投资同道的那一刻,她已经预料到这样的结果,只是时间快慢的问题。

“创业每个人都有疲劳期,承担的心理压力只有自己知道,如果这个阶段选择这种方式,可能是觉得路只能走到这了。我创业太累时,也想过把店转出去,都有这种想法。”

同道大叔、李叫兽相继上岸后,一种质疑的声音开始出现,很多人惊呼:最头部的内容创业者纷纷选择售出套现,行业泡沫终于开始破裂。一时间“内容创业风口已过”的声音甚嚣尘上。

同道大叔这笔生意,让明嘉资本变现600万,赚了1倍多。

在动辄成千上万乃至上亿量级的创投圈中,这也似乎不值一提。但在张晓婷看来,这笔买卖就是值的:“同道大叔选择了一个完美的时间点,高点抛售,他现在卖不一定值这么多钱。”

同时张晓婷认为,同道的“卖身”也绝不是一个无奈之举,而更像是一次资本的合谋。她看到资本市场的复杂现状:“现在很多创业项目想让上市公司进,如果将来被并购,就多一条退出途径。现在上市哪有那么容易,尤其传媒文娱类的公司,能IPO退出的极少。” 

变卖给上市公司之后,同道大叔的品牌IP战略或许终会有所变化。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拥有更全面的产业链和更广泛的产业规模,收购同道不见得是它重要的一个版块,日后或许会少一些之前的风格和特色。“但是资本进入内容,想象空间很多,无论对同道还是上市公司都会有互补。”张晓婷如是说。

如她所坚信的创而优则投,如今成功套现实现财务自由的蔡跃栋不仅继续内容创作,也开始做起了投资,涉猎更多自己喜欢的事:搞艺术品、做医疗管家。

在同道大叔被收购这件事上,多方实现了自己的利益诉求,没有一方是输家。而内容创业战场上那些papi酱们、咪蒙们与罗振宇们,仍在这片“浑水”中摸着石头前进,对于内容创业者们的未来,还有的想象。

《推手》是鲸准出品的一档投资人访谈节目,我们从创投圈中找到最核心的人群——投资人,向他们发问,和他们一起思考“中国创投市场的风云”,透过热闹的事件、场面,通过资本博弈的力量,去探索中国创投圈不同领域背后的推手,透过现象,看清本质。

合作联系:zhangxuanyu@jingdata.com

还在苦苦挣扎的内容创业者,谁能成为下一个同道大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