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细观察美国科技巨头过去三个月的表现,你会发现:Facebook、Google 和 Amazon 用于游说方面的花费居高不下。

Facebook 公开披露的报告显示,2017年第三季度 Facebook 共花费 285 万美元用于游说联邦政府,同比增长41%。其中的部分资金花在了国会及白宫官员的身上,Facebook 将游说的重点放在“在线广告、内容及平台的透明度”两个方面。

与此同时,Google 和 Twitter 等社交网络也面临着来自国会两党的压力。由于大量的政治广告信息在这些平台上售卖或散播,因此美国两党都想强制互联网公司对相关内容加强封锁。

目前,有些国会议员正积极推动广告透明化的立法工作。他们表示这类法案的出台,将防止重演“俄罗斯干涉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戏码。Facebook 称,它将采取措施增加政治广告的透明度,同时它也支持立法方面的努力。

和去年相比,Google 的游说花费也上涨了——仅今年第三季度 Google 花费了 417 万美元用于游说,同比增长 9%。除了在网络广告管理方面进行游说,Google 还在其他方面对国会和白宫官员做了不少游说工作,比如《童年入境暂缓遣返》项目(DACA)、特朗普政府的“旅行禁令”以及反垄断法和税收改革。

尽管 Google 花费惊人,但也只排到科技行业的第二名。让所有公司望其项背的是 AT&T 公司,2017年第三季度它用于游说的花销高达 443 亿美元。AT&T 之所以愿意这么做,是因为它仍在等待联邦政府的批准——同意它以 850 亿美元收购 Time Warner (时代华纳)。 AT&T 和 Time Warner 最近表示,它们将延迟收购完成的截止时间。这番举动意味着,它们希望能得到官方的“点头”认可。

Google 花费增加的节点出现在今年夏天。当时欧盟认为 Google 滥用其市场垄断地位,非法引导消费者跳转到购物网站,因此对它开出了高达 27 亿美元的罚单。目前,Google 就此决议提出了上诉。

反垄断同样也是 Amazon 游说工作的重点。Amazon 披露的第三季度信息显示,它计划收购 Whole Foods (全食超市)。但它的这次收购“异常”顺利,喜欢反垄断的政府官员并没有出来抗议。最近几个月,一些华盛顿或硅谷的公司频频呼吁:鉴于有的互联网巨头可能利用其经济力量,进行不公平的竞争,希望政府加强对它们的审查。

从公开披露中可知,自今年7月1日至9月30日,Amazon 已投入 340 万美元用于各种游说活动,同比增长 26%。这也是 Amazon 历年来单季度花费最高的一次。它游说的领域主要包括《童年入境暂缓遣返》项目(DACA)、自动驾驶和企业所得税改革。

同样,Uber 和 Apple 在第三季度的游说花费较去年也有所增加。其中,Apple 投入了 186 万美元,同比增长 73%。iPhone 制造商游说的议题主要有《童年入境暂缓遣返》项目(DACA)、企业所得税改革和气候变化。Uber 则花费了 51 万美元,同比增长 50%。像 Uber 这种以打车服务为主业务的公司,它们游说的重点主要集中在自动驾驶和国外的数据管理政策等方面。

在这场游说的“持久战”中,这些赫赫有名的互联网公司“一掷千金”,这让它们在这方面的花费一路上扬;但也有公司反其道而行,比如 Twitter 和 Microsoft 的这类投入较去年却下降了。对此,Facebook、Google、Apple、Amazon 和 Twitter 都未作评论。另外,Uber 和 Microsoft 也没有立即对此发表任何评论。

硅谷科技巨头们的游说经费居高不下,谁砸的钱多谁就说得对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