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David Hall于1983年创办的Velodyne原本是一家做低音炮音响的公司,却因为2005年的一次比赛开始转型做激光雷达。如今,几乎所有主要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商都开始使用Velodyne的激光雷达,包括谷歌、苹果、Uber等巨头企业。最开始对激光雷达一无所知的David Hall是如何将一个有30多年历史的音响公司Velodyne转型、打造成全球首屈一指的激光雷达制造企业的呢?Velodyne是如何撬动市场规模万亿美元的自动驾驶行业的呢?公司掌门人David又有着怎样的传奇人生呢?本文将为你一一揭秘。

对激光雷达一无所知的David Hall

2001年,在《机器人大擂台》的总决赛中,David Hall发明的机器人最后夺得亚军。Hall是一个古怪的发明家,他当时以自己发明的高端低音炮音箱而出名。他的公司Velodyne当时有60多名员工,每年营收数百万美元。但是Hall当时已经开始厌倦音箱行业了,开始对机器人产生了兴趣。

2004年,当时美国陆军的研究部门DARPA举办了第一届超级挑战赛,参赛团队需要设计一种能够通过自动导航行驶150英里的汽车。霍尔从他的机器人身上取下了一些马达控制器和代码,开始制造自动驾驶卡车。

在第一场比赛中共有15辆参赛车辆,都在争夺100万美元的比赛奖金。但是没有一辆参赛车辆完成比赛规定的150英里路程。Hall制造的自动驾驶卡车采用的是立体摄像机来观察道路、避免障碍物,但效果并不理想。其它的一些团队使用的是一项名为“激光雷达”(LIDAR)的技术,这种技术使用激光束来感知物体并测量其范围。“我当时连激光雷达是什么都不知道,来自福特的Jim McBride一直在我耳边告诉我激光雷达是如何解决他所有的问题的,这让我开始对激光雷达产生了点兴趣。当时心想,以后等我无聊的时候可以研究研究激光雷达到底是什么玩意。几个月后,我开始研究激光雷达,我对它了解得越多,我就越感兴趣。”  Hall说道。

第二年,他再一次参加了DARPA举办的超级挑战赛。这一次,他设计和制造了一个定制的激光雷达装置。他没有像其他大部分团队那样将激光扫描仪装在车前方,而是把激光扫描仪安装在了车顶上。他的激光扫描仪不单单能扫描汽车前方,而是能够同时扫描各个方向。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激光雷达技术。

这一次,虽然他依然没能赢得比赛,但是他的激光雷达装置的设计给其他参赛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外,DARPA机器人挑战大赛让很多参与者相信,无人驾驶汽车不再是一个难以实现的幻想。来自斯坦福大学和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团队继续帮助谷歌和Uber做自动驾驶项目的研究。在这些大公司将雄心和目光投向自动驾驶领域的时候,他们也开始关注到Velodyne的激光雷达。

如今,66岁的David Hall所取得的成就和地位足以让很多人羡慕。Velodyne的激光雷达业务应远远超越了音箱业务。公司现在有400名全职员工,每年营收数亿美元。Velodyne最近的一轮融资已经让Hall成为一名亿万富豪。今年早些时候,Velodyne宣布,公司将推出一种全新的激光雷达,它能够使激光雷达技术变得更为便宜,让激光雷达技术不再只是少数测试车才能使用得起的技术,让激光雷达成为普通的消费者轿车也能支付得起的汽车部件。

在经历了40年的发明创造、五种产品类别和多次错误的转折之后,Hall竟然在无意中发现了有望成为一个市场高达万亿美元的自动驾驶汽车行业的关键组成部分的高科技小部件。

看世界的方式有很多种。人类通过自己的眼睛来看世界,眼睛能够解读外界进入的光线。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里,眼睛能让我们看到一个丰富微妙的世界。但是一个完全黑暗的环境下,眼睛并没有多大用处。一些动物,比如蝙蝠,使用回声定位周围的世界。在夜间捕食小昆虫时,它们会发出尖锐的声音,然后解读声波反射回来,从而了解周围的世界。

人类已经发明了能够模仿回声定位的技术。比如,声纳潜艇使用的声纳会发出一种声音脉冲,然后读出反射回来的声波。雷达做的也是类似的事情,不过它用的是无线电波。雷达有很多应用场景,从发现来袭的导弹到捕捉超速驾驶的司机等等。LIDAR(激光雷达)是“light detection and ranging”(光探测和测距)的简称,它采用与雷达类似的方法,不同的是它用激光代替了无线电波。休斯研究实验室的科学家在1960年演示了第一个可以正常使用的激光器,之后,很多人开始纷纷在激光雷达领域进行尝试。最开始的时候,主要是政府研究机构利用它来绘制和测量自然世界,从云的形成到海床、再到月球表面。

但是到了20世纪80年代后期,激光雷达开始应用在自动驾驶汽车领域。1989年,卡耐基梅隆大学海军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已经使用激光扫描仪帮助检测障碍物并确定它们的范围。“通过激光扫描,我们每隔半秒就会看到这些颗粒状物体的更新,骑在自行车上的小孩看起来就像想一个圆点。” 海军实验室研究员Dean Pomerleau说道。实验室之所以使用激光雷达,主要是因为它善于探测反射材料,比如车道标记和路标等。上世纪90年代末,三菱公司尝试在驾驶员辅助系统中使用激光雷达,但激光雷达高昂的成本让三菱最终没能如愿。随着21世纪的来临,汽车工业开始转向采用价格更低廉的雷达和摄像头。

在2004年的第一届DARPA超级挑战赛中,已经有很多汽车使用激光雷达了,但是当时的激光雷达装置还是比较呆笨的工具。它可以被用来看清一条短隧道的边缘,从而让汽车可以在一个光线很暗、没有GPS的空间里穿行,但它无法为你提供一个完整的外部世界的实时图像。“从物理学角度看,这是有很大缺陷的,你如何能够让激光偏转得足够快?” Dirk Langer说道,Langer之前是卡耐基梅隆大学海军实验室的研究员,现在在为德国大陆汽车设计激光雷达系统。激光雷达可以捕捉到任何地形的非常详细的地图,但这需要数小时或数天时间的激光扫描才能完成。想要得到一张高分辨率的照片,至少需要几秒钟的延迟时间,否则是做不到的。“这种扫描机制对于自动导航来说太慢了。” Langer说道。

不过很明显的是,激光雷达还是非常有潜力的。对于当时的处理器而言,获取和解读视频数据是一件很困难的工作。摄像头也很容易会被欺骗(对于电脑导航系统而言,镜头上的灰尘可能会像前面路上的一块石头一样),而且随着光照条件的改变,相机经常无法正常地工作。激光雷达的优点在于它返回的数据很容易被计算机读取:有一个物体,有这么宽,这么高,距前方这么远,距左侧这么远。而且它不受你是白天开车还是晚上开车的影响,因为激光就是它自己的光源。“每个人都知道激光雷达技术是关键,所以对这项技术的任何实质性改进都是非常重要的。” Joseph Bebel说道。Bebel是南加州大学计算机科学教授,他也参加了2004年的DARPA超级挑战赛。

在2004年DARPA超级挑战赛前夕,David Hall对激光雷达技术一无所知,但是几年后,他却开发生产出了市场上最好的激光雷达系统。

从小就是发明家,靠专利授权费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并不成功的创业

Hall是在康涅狄格长大的,他从很小的时候就成了一个小工匠了。他出生在一个工程师世家。他的父亲帮助设计了核电站,他的祖父是一位物理学家,他在上世纪30年代开发设计了一个制作彩色照片的流程。家族传说中,Hall的祖父是曼哈顿计划的一个重要人物,他曾是一名秘密特工,曾在原子弹项目上工作过,并保留了一个假身份证和邮政信箱地址。

在Hall四岁的时候,他就制作了自己的第一个放大器。“在他学会阅读文字之前,他自学了科学项目的示意图。”  Hall的妻子Marta说道。在青少年阶段,Hall总是戴一个厚厚的可乐瓶眼镜,在他自己的工作室里花了上千个小时时间,这个工作室是那些喜欢焊接而非学校舞会或团队体育活动的孩子的避难所。

Hall完成了械工程学位的学习,在他还是学生的时候,他就设计了一个改进版的转速计,这个装置用来测量一些东西的旋转速度,比如车轮或传动轴的旋转。“大多数转速计只能显示基本的转速,而我改进的转速计可以读出每小时的转数或每秒转动的英寸。” Hall说道。Hall最初是为他的祖父开发这个装置的,他的祖父主要在船上使用这个装置。不过,Hall的这项技术在1979年获得了一项专利,他将这项技术授权给了几家公司。拿到了专利授权费后,他直接从大学搬到了自己位于波士顿的机器商店。“我从来没有打过一份工,也没有过老板,我今后也不会有。”Hall说道。

(年轻时的David Hall骑着他最喜欢的摩托车)

在最初的几年里,Hall专注于制造能满足医疗和工业行业客户需求的设备。如果像雷神这样的公司在激光测试床上获得了政府合同后,Hall就会通过投标来争取获得制造原型机的合同。这种方式虽然工作量巨大,但却很难得到更广泛的认可。Hall期望能够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品牌,获得一点名气。

开始进军音箱行业,创办音响公司Velodyne

Hall的姐夫建议他们进军音响领域试试。这两个人都是高级音响的超级发烧友,于是开始痴迷于打造一个完美的扬声器的想法。Hall的祖父给了他25万美元的贷款,让他能够顺利启动这次创业。1979年,Hall离开波士顿,在加州创办了他的新公司,并将公司命名为Velodyne。

在接下来的三年里,Hall用他的转速计专利授权费维持自己的生活,致力于打造一个完美的音箱。这是他的“舒适区”:在一个没有人能解决的问题上,通过一个可以客观衡量的技术解决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到了1983年,他攻克了这个难题。同年,Hall为一个具有高频动态反馈的扬声器申请了专利。他的这项技术是对飞利浦首创的方法的一种改进。Hall的设计使用了一个微小的压电加速度计来测量扬声器纸盆的运动,并通过调整信号的频率以消除失真问题。

Velodyne的第一款产品ULD-18受到了批评人士和消费者的青睐。“当我听到那坚实的、打击声的低音音符时,我感觉到脚下的木地板开始弯曲。地板震动让我想起了22个月前纽约地区发生的里氏4.5级地震所造成的位移。然而没有多余的泛音,没有悬垂音,没有中音或高音的干扰,只有那个清晰的大低音音符。低音鼓的所有泛音都在那儿,我以前从未听过。”一位《发烧天书》的评论员这样评论ULD-18。

“我们在音频领域做的工作为我们今后做激光雷达做了很好的铺垫。”Culkin说道。激光雷达也面临与扬声器类似的挑战:你如何以尽可能小的延迟来测量你周围的世界,并利用这些数据来调整你的输入信号?

(Hall坐在他2004年参加DARPA超级挑战赛时用的汽车上,这辆车并没有按照他独特的激光雷达)

在过去的几十年里,Velodyne制造了7种不同的扬声器,其中包括一些这个市场有史以来最昂贵的低音炮音箱:1812年标志性版本售价为25000美元。但是,Velodyne却很难保持一个健康的运营状态了,也无法保证其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的利益。

他更像史蒂夫沃兹尼克而不是乔布斯,擅长发明创造,却不擅长宣传销售

Hall热爱工程学,他并不像是一个商人。他涉猎的学科之广可以与埃隆马斯克相媲美,但他缺乏马斯克所拥有的宣传能力。他更像史蒂夫沃兹尼克而不是乔布斯。“我从未成功地推销过自己的任何一款产品。” Hall坦承。Velodyne从未成功地将自己的品牌运用到新产品中,或者销售能够吸引更广泛消费者群体的更廉价的设备。

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Hall已经失去了对音频产业的热爱。“我所做的事情并没有得到大家真正的重视,所以我想我应该考虑换一个行业了。当我们把所有的音箱生产都转移到中国后,我们已经无法看到任何我们可以改进的东西了。这时,你已经从一个发明家变成了一个进口商。我意识到这并不是我想做的事。” Hall说道。全球化也削弱了音频行业对他的吸引力。为了让自己产品的价格更具竞争力,Velodyne已经将扬声器的生产转移到了海外。

他开始花很多时间探索一些新的领域。在半导体行业探索了一段时间后,又在机器人行业玩了几年,之后Hall进入了自动驾驶汽车领域,接着就是激光雷达。

从音响行业开始向激光雷达行业转型,将公司从金融危机中拯救了出来

2005年举办的第二届DARPA超级挑战赛已经与2014年的第一届挑战赛截然不同了。许多团队都成功地完成了150英里的比赛规定路程,而且有几个团队完成了不止一次。尽管Hall带领的团队没能赢得冠军,但他的激光雷达装置却受到了大家广泛的关注。“比赛开始后,其他所有的汽车都在爬。与此同时,Dave的卡车正以每小时50英里的速度穿越沙漠。在比赛进行的过程中,Velodyne的汽车遭遇了严重的机械故障,但是它的激光雷达却吸引了每一个参赛者的眼球。

(Hall2005年参加DARPA超级挑战赛时的用车,车顶上有可以旋转的激光雷达装置)

Hall的激光雷达与其它的激光雷达的一个不同在于它是可以旋转的,在旋转过程中会发射激光脉冲。有一个传感器专门负责测量每束光照射到一个物体以及返回所需的时间。然后,一个计算机软件将数据组装成一个完整的、360度全景的汽车周围环境的图像。这是一个颠覆性的设计,2007年Hall获得了这项设计的专利。有了这个激光雷达,意味着你不仅可以看到和避免障碍物,你可以将自己定位在实时地图上,即使在没有GPS的情况下也能进行导航。

这种设计是非常大胆的,Hall在一个球体内装了64个不同的激光器,每分钟旋转900次。如果数据有问题,那么在操作过程中是没有办法看到扫描仪内部出现了什么问题的。“大多数人都不会尝试那样的设计,但是这种设计的成果却是非常出众的。” 德国大陆汽车的激光雷达系统的开发者Langer这样说道。

到2007年,当DARPA的城市挑战赛开始时,Hall收到了来自十几个团队的请求,希望利用他的技术。他将之前用来制造音箱的一部分场地用来开发激光雷达系统,并组建了一支特别的工程师团队。对于每套激光雷达系统,他收费8万美元。在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这项新业务的及时出现挽救了Velodyne的音箱业务。

“当经济衰退来临之时,人们放弃购买的首先是那些昂贵的低音炮。“ Hall说道。在2009年,Hall和他的兄弟正在商谈以6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整个音箱业务,而公司也经历了几轮裁员,这是很难熬的过程。但是他们成功出售了足够多的激光雷达装置以,从而保持了立体声音箱业务的正常运转。

谷歌、Uber和苹果等巨头公司纷纷成为他的客户,几乎所有主要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商都开始使用Velodyne的激光雷达

到了2010年,激光雷达的订单开始滚滚而来,早期的客户包括像NavTech这样的测绘公司和像卡特彼勒这样的建筑公司,他们将激光雷达用在自动驾驶汽车上,它可以在人很少的地方部署无人驾驶汽车,比如地下的矿井。到了2012年,让自动驾驶汽车在普通公路上行驶的想法正在得到越来越多的公司的支持,谷歌的无人车使用的就是Velodyne的激光雷达系统。几年后,Uber的无人驾驶汽车也开始使用Velodyne的激光雷达系统。苹果的每辆自动驾驶汽车上安装了6个Velodyne的激光雷达。

自那以后的几年时间里,Velodyne已经成为自动驾驶汽车激光雷达的黄金标准,几乎所有主要的自动驾驶汽车生产商都开始使用Velodyne的激光雷达。虽然照相机和雷达可以在未来的系统中发挥作用,但大多数人都认为激光雷达仍将是无人驾驶汽车的关键部分。“没有安装激光雷达的无人驾驶汽车,我是不敢让它上路的。” 阿斯顿马丁的CEO Andy Palmer这样说道。这就引发了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问题:一家公司的领先优势是否能在不断增多的竞争对手面前依然保持领先地位?

今年7月,我参观了Velodyne位于加州圣何塞的一个先进的制造工厂。在地面上,身着实验室工作服、戴着防护眼镜的工程师们正在对新的激光雷达装置进行了校准,测量激光脉冲在发射场地内来回反弹时所需的飞行时间。在附近,戴着橡胶手套的工人们正在盯着放大镜组装电路板。

行政高级管理人员和行政人员的办公室位于工厂的第二层。我参观的那天,有很多排的办公桌都是空着,整个楼层也都没什么人,这些是为新员工预留的办公场所。Velodyne的总裁Mike Jellen表示,公司今年的目标是将公司的收入增加三到五倍,并相应地扩充员工数量。他声称,13家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和至少22家大型科技公司都在使用Velodyne的激光雷达。“有30个项目正在进行中,他们中的很多公司都是在加州的车辆管理局注册过的。每当我们对需求进行预测时,都会发现需求量越来越大。” 在底特律和硅谷之间的战斗中,Velodyne计划成为双方的武器供应商。

众多科技巨头和创业公司开始争夺Velodyne的市场

但是,几乎每一家主要的汽车制造商都在试验多个供应商和内部生产,这意味着Velodyne几乎每周都要面对新的竞争对手。世界最大的汽车制造商丰田最近宣布,公司将推出使用Luminar开发的激光雷达的无人驾驶测试车。世界第二大汽车制造商大众汽车正在与法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Valeo合作,准备使用Valeo提供的激光雷达技术产品。而通用汽车则刚刚收购了自己的激光雷达制造商。

与此同时,Alphabet、Uber和中国搜索巨头百度等公司都在努力证明,下一代汽车领域的突破将来自科技行业。英特尔和英伟达等芯片制造商正在研发由人工智能驱动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几乎每周都会有新兴创业公司宣布获得了新的融资,用于开发极光雷达产品,并声称自己的极光雷达产品是优于其它所有的极光雷达产品的。

Velodyne在激光雷达领域内的长时间沉淀是它的一个主要优势。“大的OEM厂商都倾向于信任那些与他们有着长期合作关系的供应商。这就让Velodyne比那些刚进入这个领域的创业公司更有优势。” 但是它对待技术的方式必须要不断演变。汽车制造商已经使用Velodyne激光雷达用于开发他们自己的自动驾驶平台,现在他们需要批量生产,这意味着他们必须大幅降低激光雷达的成本和尺寸,并进行大规模生产。”激光雷达行业的分析师 Akhilesh Kona这样说道。

产品不断优化,满足自动驾驶等需求

自从2005年DARPA超级挑战赛以来,Velodyne的可旋转激光雷达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它的第一个激光雷达装置有2英尺宽,重达50磅,它的探测范围只有80米,现在已经成了史密森尼博物馆的一件收藏品。它在2007年销售给那些DARPA参赛选手的激光雷达和这大致相同,每台售价8万美元。自那时开始,Velodyne已经将自己的激光雷达装置的尺寸和价格降低了很多。如今,Velodyne销售的是16频道的激光雷达的售价仅为7999美元,重量不到2英镑,能很容易地放进一个大钱包里。

激光雷达就是Hall喜欢的那种产品类型,因为你可以衡量它的性能改进。就像他对待低音炮音箱一样,Hall和他的团队正在努力优化他们的激光雷达设备,其中的一个产品原型将极大地增加在一个单一球体上的激光通道的数量,使它能够捕捉到周围世界让人难以置信的细节。“我们采用了冰球形状的元素并将其延伸至最高分辨率的传感器,满足自动驾驶的需求。” Velodyne的首席技术官 Anand Gopalan这样说道。

和低音炮音箱一样,Hall可能正在突破收益递减点。即使是8000美元的定价,Velodyne的可旋转激光雷达依然太过昂贵,无法在大多数消费者车上安装。更糟糕的是,它的设计引发了人们对Velodyne极光雷达寿命的担忧。大多数消费者的汽车都会用10年以上的时间。“许多OEM厂商在机械扫描激光雷达方面都遇到了问题。他们说超过60%的激光雷达需要被送回制造商那里进行重新调整。” Kona说道。

汽车制造商们关心的是如何让汽车变得更安全,他们不关心你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安全标准一旦确定,这个标准就成为所有供应商必须达到的要求。“OEM厂商们并不会看激光雷达装置里是什么。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一个盒子。他们最关心的是谁先达到这些要求而且做到成本最低。这就是为什么这个行业正在转向一个内部没有移动部件的激光雷达。”Kona说道。

当Velodyne激光雷达的尺寸增加时,它的成本成本就可以降低。Velodyne本月早些时候宣布,在过去一年中,该公司的制造能力增长了四倍,使它能够在欧洲、亚洲和北美地区提供即时可用的服务。但是,削减成本也意味着要放弃2005年由Velodyne自己发明的旋转设计。

去年12月份,Velodyne发布了新款固态激光雷达传感器Velarray,这是一款小尺寸、高性能、坚固且成本经济的汽车LiDAR传感器。新款Velarray极光雷达传感器采用了Velodyne公司专利的ASIC,在125mm x 50mm x 55mm的小型封装内获得了卓越的性能指标,能够灵活的嵌入汽车前部、侧方及四角。它能够提供最大120度的水平视场角和35度的垂直视场角,即便是面对低反射物体,其最大探测距离可达200m。公司承诺,这款新设备的价格将会非常便宜:一旦销量上升,关键部件的价格将低于50美元。这将让汽车制造商把这些传感器安装在汽车的每一边。内部的定制芯片将有助于探测周围的世界,并将每个传感器的数据融合在一起。

Velarray中的定制芯片也可以让激光雷达具有能满足特定需求的高级功能。霍尔希望激光雷达不仅适用于无人驾驶汽车,还适用于农业无人机、安全机器人、叉车,高尔夫球车等等。

但是,在发布Velarray这款产品将近一年之后,公司仍未将成品推向市场。据Velodyne公司的员工透露,公司的主要资源已经重新转向到高端旋转激光雷达的生产,而新闻发布会上吹捧的固体极光雷达传感器还处在非常早期的阶段。但是Velodyne延迟推出Velarray的时间越长,竞争对手率先推出能满足汽车制造商需求的廉价的固态激光雷达传感器的可能性就越大。

当我问Hall关于固体激光雷达的问题,以及它将如何推动这个行业向前发展的时候,我期待着他会信心满满地描述公司的未来。但他给人的感觉是他对固态激光雷达的前景已经感到很无聊了。“对于Velodyne,我们将成为一个全方位的激光雷达公司,无论大家需要什么:大的,小的,昂贵的,便宜的。其中一个是固态的。我不知道固态激光雷达传感器如何与其它传感器竞争。我仍然钟情于旋转设计的激光雷达。我就是喜欢。” Hall说道。对于Hall而言,他最喜欢的工作就是工作就是继续完善他发明的旋转激光雷达,而不是去寻找能够大规模化销售的固态激光雷达传感器。

兴趣再一次发生转变,David Hall将目标瞄向了航海和外太空

Hall现在是一个亿万富豪,但他活得并不像是亿万富豪。他和他的妻子Marta(一位艺术家)住在一艘改装的驳船上,在上面能够俯瞰阿拉米达的一个造船厂。住在这里让他能更接近他最新的项目:马提尼1.5。

过去几年里,Hall的兴趣再一次发生了转变,这次他将目标瞄准到了航海上。这个项目开发的明星产品是一艘自我平衡的船,它可以快速的扩张和收缩,即使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也能使船的甲板保持完美。此外,他对外太空也开始感兴趣了。“Hall有想法用电磁学来设计一个太空发射系统,可以用它来在空间站里创造更舒适和更适宜居住的环境,并将其置于星系的任何地方。他认为去火星纯属是浪费时间,因为那里的环境太恶劣了。”Marta说道。

虽然Hall永远不会放弃对Velodyne的控制,但他似乎也不那么在乎自己担任的公司CEO的角色。“当我到公司的时候,我就会戴上CEO的帽子,这时我需要考虑公司融资、增长、招聘、员工、结构、管理、公司层级制度等方面的挑战。当我去阿拉米达的时候,我就会戴上工程师的帽子,我开始谈论 FPGA、设计和新产品方面的问题。这对我是一种文化冲击。” Hall说道。

得益于百度和福特的1.5亿美元投资,Velodyne激光雷达公司已经成为了一家大公司,它还聘请了来自汽车和半导体行业的资深人士加入。公司甚至还成立了董事会。“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我从未给任何人打过工,也没有向任何人汇报过。我现在太老了,已经改变不了了,所以如果有人认为他们会成为我的老板,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我有董事会。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我喜欢用一种奇怪的方式来享受它。” Hall说道。

Marta是公司的首席创意官,负责公司的业务发展部门。“我不会把他强制拖到任何地方,我们会说服他参加高层会议。” Marta说道。Gopalan是公司的首席技术官,他告诉我:“你可以将我看作是David Hall的翻译,如果David有一个想法,我试着去理解,并将这个想法变成现实。”

我问Hall,Velodyne目前是汽车行业中激光雷达生产商中的领军者,他对自己公司在行业中所处的地位是否有安全感。Hall将自己公司的地位与一项运动进行了比较:自行车运动。“我们是遥遥领先的,在我们前面除了干净的空气什么都没有,终点线就在那里,这是一个美好的一天。你转过身来,有一百个愤怒的家伙在向你咆哮,想要干掉你。但我只想盯着前方,因为前方的风景更美妙。” Hall说道。

原文链接:https://www.theverge.com/2017/10/18/16491052/velodyne-lidar-mapping-self-driving-car-david-hall-interview

编译组出品。编辑:郝鹏程。

撬动整个自动驾驶行业,激光雷达公司 Velodyne 掌门人的传奇人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