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可能要迎来第一个盈利年,但它的收入大头居然是游戏代理+联运;腾讯推了个“π”计划,互联网公司和广告公司的合作越来越密切;共享用车平台 EZZY 倒闭,缤果盒子关闭上海首批无人便利店,这些新行业的探索者遇到了一些困难。

下班路上,一起来看看今天有哪些重要的商业新闻吧。

红榜:他们如何吸引用户的注意力?

根据深网获得的一份财务预估数据,今年1月到4月,B站营收达7.292亿元,并取得了9854万元的盈利,而其中,游戏代理+联运收入6.41亿元,在总收入中的占比高达95%,这是一个完全不同于其他视频网站的收入组成。

事实上,用“视频网站”来定义B站是不准确的,它的流量并非源于花重金买来的热播影视剧,视频、游戏、社交共同交织构成B站的生态体系,使B站用户具有高粘性特质,也使B站有成为平台级大入口产品的潜质。B站要做的,是在维系现有体系的基础上,谨慎地探索边界,寻求增长。

4A广告公司要被互联网公司替代了?不,他们关系好着呢。最近,腾讯与广告公司又推出了“π”计划,腾讯将开放自身的团队、办公场地、工作资料和工作界面给自己的合作伙伴。

尽管互联网公司有自身的技术优势,能够通过技术“找对人”、“找对场景”,但“讲好故事”仍然是广告公司的特长,因而,广告公司和互联网公司选择优势互补,例如阳狮集团与阿里巴巴、电通安吉斯与腾讯等。

互联网公司赋能广告公司,这样的深度融合,能讲出更好的故事吗?

根据麦当劳的Q3财报,截至9月30日的三个月内,自营门店的收入下降了23%,特许经营门店为麦当劳带来的收入增加了10%,加上出售中国大陆和香港特许经营权的收入和自营门店运营管理费用的下降,麦当劳运营利润和净利润都取得了较大幅度的提升。

总结来看,以下几个措施帮助麦当劳重新吸引了消费者:学习星巴克,重视咖啡业务;提升品质,更新菜单;对1美元饮料、5美元汉堡进行大促销;发展数字化战略;与UberEATS合作外卖业务。

这份Q3财报超过了华尔街的预期,也狠狠反击了对手汉堡王和Chipotle,其他走得不太顺的速食快餐也该向麦当劳讨教一下经验。

黑榜:他们掉进了哪些坑?

EZZY,大概是共享汽车领域的“高富帅”,以宝马 i3+月费的模式开始在北京运营,选择高端 CBD 商圈作为高效率运营区,而且一开始只服务于 iOS 用户,后来才开发了安卓版本。

就在昨天(10月24日),有媒体曝出“ EZZY 已停止运营,公司解散”,创始人付强失联,用户押金难以退回,也侧面证实了这一消息。而 EZZY 给整个行业留下的难题是,共享汽车领域刚刚培育起来的用户习惯、用户认知,可能功亏一篑。

今年风风火火的无人便利店,现在遇到了一些麻烦,缤果盒子在上海首批落地的店面(欧尚长阳路店和大润发闸北店)已经于9月27日正式关闭,原因是公司与欧尚战略方向调整,双方结束了合作关系。

摆在无人便利店面前更大的坎是,盒子型的无人便利店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监管规范,落地身份不太明确,难以满足城市规划的要求。这次缤果盒子的遭遇也为该领域的创业者敲响了警钟。

一个趣店上市了,引起了轩然大波,但依然阻挡不了更多互金公司走在IPO的路上。

在2008年的美国,“发薪日贷款”(Payday Loans)——“趣店”们的前身——比星巴克和麦当劳的店铺数量还多。但使用这类贷款的群体破产率很高,自动翻转的利息进一步增加贷款人的债务,“发薪日贷款”也越来越多使用不公平和非法的收债手法。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各州乃至联邦纷纷出台法律进行监管。

既能解决小额信贷的需求,又能更细致地监管,加上科技公司从中该如何发力,其实是中美两国都要面对的问题。

PK榜:他们把战火烧到里别的领域

“双十一”不只是电商之间的大战,阿里还觊觎着社交这块大蛋糕,并且用“火炬红包”这一玩法悄悄地将触角伸向了微信。

10月19日,天猫淘宝上线“火炬红包”,用户参与红包分享和“点亮”,最多可获得100个红包。这个类似支付宝集五福的春节红包,号称“奖金池”2.5亿元,但玩法其实比集五福更复杂——每个首次进入“火炬红包”页面的用户会得到五个待点亮的红包,并鼓励用户将自己的二维码/淘口令分享到其他社交平台,彰显了阿里想“拷贝”一份用户关系链数据的小九九。

不过,微信方面很快予以了反击,对分享了多次淘口令的用户进行了封号处理。

商业红黑榜 | B站可能要迎来首个盈利年,共享用车平台EZZY倒闭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