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深网出品,作者:韩依民,36氪经授权发布。

10月24日,深网从Airbnb方面得到确认,今年6月刚刚升任Airbnb爱彼迎全球副总裁、全权负责中国区业务的葛宏已经从Airbnb离职。

Airbnb一位新闻发言人对深网表示,葛宏已经离开Airbnb追求其他机会,在我们找到合适人选之前,Kum Hong Siew (中文名:萧锦鸿)将代理中国区负责人一职。Airbnb方面暂未提供更多关于Kum Hong Siew的背景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在葛宏离任Airbnb中国区负责人一职的同时,上周五,Airbnb刚刚对外宣布了Airbnb 爱彼迎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战略官 Nathan Blecharczyk 将出任 Airbnb 爱彼迎中国主席一职的消息。

Airbnb中国区业务此番换帅或与其入华策略改变有关。

多种迹象表明,Airbnb正在试图加大中国区市场的线下团队力量,而此前提升线上体验是Airbnb的中国本土化重点。

从线上到线下

技术背景出身的葛宏,曾被Airbnb寄予厚望。

Airbnb中国是Airbnb唯一一个在美国之外拥有独立产品和技术团队的国家,在今年3月22日Airbnb入华后的第一次正式的发布会上,Airbnb CEO Brian Chesky透露,今年,中国本地团队将扩充至原来的三倍,将针对中国开发专门针对中国市场的产品,将遵循移动为先的策略,并且已经接入了本地的支付方式,比如微信支付与支付宝等。

在那次发布会上,Airbnb中国区运营副总裁潘迎与产品、技术副总裁葛宏也首次正式面对媒体。

6月2日,Airbnb中国区技术团队负责人葛宏被任命为Airbnb爱彼迎全球副总裁,全权负责Airbnb爱彼迎中国事务。

6月8日,在接受深网采访时,Airbnb爱彼迎中国副总裁、公共政策负责人安丽明确表示,Airbnb在中国的本土化措施,主要围绕技术和产品进行改良,比如提供符合中国用户习惯的支付方式、登陆方式等。

“由于中国的消费者有许多特殊的使用习惯,比如喜欢用即使通讯沟通而非邮件,这些消费习惯需要通过对Airbnb进行本土化来满足。同时,本土化不意味着Airbnb要舍弃它的平台特点和属性。”

从Airbnb的实际动作来看,任命葛宏为中国区负责人后,Airbnb确实在线上体验上做了一些尝试。

6月19日,Airbnb宣布全新“故事”功能在中国市场逐步上线,据深网了解,中国是第一个上线“故事”的国家,并且这个功能由中国区本土团队开发。

Airbnb方面对腾讯科技表示,“因为考虑不同国家的用户可能有不同的需求,所以这个故事功能是针对中国的用户去开发设计的。以后是否会在其他国家上线现在还不好说。”

但此番Airbnb中国区负责人换帅,已经显露出其中国市场策略将要转变的迹象。

在上周宣布Nathan Blecharczyk出任Airbnb爱彼迎中国区主席消息的同时,Airbnb方面对外透露了一些最新消息,其中,有关线下房源运营的消息尤其值得关注。

Airbnb方面表示,目前中国已经有一支专门负责房东支持的团队,帮助房东确保高质量的房源和住宿体验,明年,这支队伍的人员数量将会翻番。

刚刚出任中国区主席的Nathan将在这几个星期与数十名房东会面交流。2018年,Airbnb将在中国十个城市举办超过一百个类似的房东线下教育和交流活动。

这与此前策略有很大不同。

十分重视线上平台体验的Airbnb面对中国市场的特殊情况,以及来自竞争对手的积极进攻,已经不再抗拒线下运营,这意味着,其入华策略正在变得更加激进。

曲折入华路

Airbnb的入华之路颇为曲折,从2015年8月宣布正式入华到现在,Airbnb的入华策略已经发生多次修正。

2015年8月正式宣布入华后,Airbnb对外传递的发展思路是:瞄准中国庞大的出境游人群,让更多中国游客在海外体验Airbnb。

换言之,Airbnb的入华重点是扩大企业知名度,获得更多出境游用户,而非房屋拓展和运营。

Airbnb制定这一入华策略与中国的特殊国情有关,在社会信用体系尚不完善,房屋分享观念尚未普及,以及房源质量参差不齐的中国,Airbnb纯平台方式运行的C2C房屋分享模式有很大挑战。

因此,Airbnb的中国门徒们在实践中也探索出了独特的中国式玩法,比如小猪就推出了无忧入住、管家服务、房东结算统计等服务,它甚至开始完善包括信用体系、房源管理等一系列工作。

但到了2016年,Airbnb开始在中国区组建技术产品团队,小心修正自己的入华路线、双管齐下。Airbnb是房屋分享C2C模式的开创者,其模式坚持轻而快,产品是重要的推动力量。

坚持平台模式的做法让Airbnb不断加大对中国区技术团队的投入,任命葛宏为中国区负责人便是重要体现。

但是,在Airbnb坚持平台模式、将重心放在线上的同时,中国的短租玩家们,正在围绕提升房源质量而进行一系列布局。

为了获得房源,小猪的员工帮房东做过软装、刷过厕所、贴过墙纸,至今小猪的仓库里还留着很多软装设备。从最早期帮房东做软装、刷厕所开始,中国的短租玩家们一步步唤醒了国内相对薄弱的C2C短租市场。

装智能门锁、做服务众包、往上下游生态链延伸,这些动作曾经Airbnb不会涉足的地方,如今基本成为中国本土短租玩家的标配,也正是这些本土化改良,才让中国的短租房源、交易环境等基础设施变得更好,成为短租企业们市场策略变得激进的原因。面对中国短租市场的变化,固守原有做法可能会让Airbnb错失良机,因此Airbnb在中国开始向线下延伸。

在宣布Nathan出任Airbnb中国主席的同时,Airbnb方面还透露,接下来Nathan每个月都会到访中国。

或许Uber失利中国市场带来的负面影响,让Airbnb的创始团队意识到攻下中国市场,对于其讲述好一个全球型平台故事的重要性。而在这种重要性的驱使下,围绕中国市场做更多本土化改良,也因此而变得不再那么不可接受了。

Airbnb中国负责人葛宏上任四月后离职,入华之路再现波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