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远读重洋”(ID:readabroad),36氪经授权发布。

“一个男人究竟要跨过多少阻碍,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男子汉?”

这句发自灵魂的设问,来自美国民谣艺术家、2016 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这句诗是他的歌曲《答案在风中飘荡(blowing in the wind)》的第一句歌词。

为什么一个民谣歌手,会跟随罗曼罗兰、海明威、加缪、萨特等人的脚步,走入恢弘的诺贝尔文学奖的殿堂?

顶尖的文学作家之所以伟大,不只在于他们拥有怎样的写作技巧和主题,更是因为:他们提出了那个时代最最重要、最最发人深省的问题。

当鲍勃迪伦唱着这句歌时,他实际上也在反思:一个孩子,到底要经受怎样的教育,才能形成一个健全的人格?

无论在哪个时代、哪个国家,这都是每一个家庭必须仔细思考、谨慎回答的大问题。

那么在当下的中国,年轻的爸爸妈妈们是怎样给出他们的回答的?最常见的解决方案包括以下三种:

1. “我要想方设法让他去最好的学校,接受最好的学校教育!重点中学和一般中学,相差得简直太大了!”

2. “我还要让他上辅导班!数学、英语、国学、乐器、绘画。德智体美劳,一个都别少!”

3. 还有另外的一种思维:“孩子真的挺辛苦的,这才上小学、中学,补什么课啊,给他点自由和快乐吧!”

可是,这种要么过度紧张、要么过度宽松的思维模式,真的能培养出一个人格健康的孩子吗?

这些解决方案,要么过度重视学科教育、忽视人格教育;要么对孩子彻底放养、缺乏人生观和价值观的引导。让孩子即使上了 100 门辅导班,或是拥有了没有作业的快乐童年,也照样无法形成正确的价值观。于是,我们最终培养出了专家、媒体口中“自私自利、娱乐至死、毫无社会公德心的一代”。

那么,如何赐予孩子一个健全的人格和正确的三观?家庭教育究竟要教给孩子什么?

今年 3 月,美国当之无愧的电台大亨、出版大佬比尔·奥瑞利(Bill O’Reilly)给了我们一个极具颠覆性的答案。

谁是比尔·奥瑞利?

比尔·奥瑞利(Bill O'Reilly)对我们来说或许有些陌生,但是在大洋彼岸的美国,他在电视、新闻和出版领域的成就是无与伦比的。

在电视领域,他是个绝对偶像,获得过三次艾美奖(美国电视界的最高奖项,地位如同奥斯卡奖于电影界和格莱美奖于音乐界一样重要),他的个人节目曾经连续 16 年排名全美第一;在新闻领域,他从事新闻评论与播报超过 42 年,他的个人网站有几百万忠实的粉丝;身为写作者,他已经写出 12 本非虚构领域的“no.1 畅销书”,最新一本讲述美国独立史的《结束英国统治》又登上了美国亚马逊历史类的畅销榜首。

比尔·奥瑞利出生于 1949 年,对于他的同龄人来说,他是绝对的 KOL(意见领袖)。而且,他也非常喜欢对自己的人生,以及同时代人们的成长,做出富有启示意义的总结。

今年 3 月,他出版了自己对教育问题的反思之书:《怀念我的校园:如何明智地度过自己的一生(Old School: Life in the sane lane)》。在书中他细致地说明,他的学校和家庭为他塑造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提供了 10 节宝贵的课程。那么今天,我们就来详细讲讲里面对我们中国的教育启发性最大的三节课。

教会你的孩子什么是硬汉精神

什么是“硬汉精神”?这个概念出自海明威作品中的一系列形象。以我们最为耳熟能详的《老人与海》为例,故事的主人公老汉桑提亚哥有一句名言:“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这就是硬汉精神最为简练的概括。

在小说中,无论遇到怎样的风波险阻,桑提亚哥都不为所动;无论鲨鱼给他的生命带来怎样的威胁,他都用尽全力与之搏斗;直到最后他两手空空,回到家中的草垛上睡着时,海明威写道:“老人正梦见狮子。”

狮子作为一种绝妙的象征,写出了桑提亚哥身上百折不挠、坚强不屈的性格,面对暴力、死亡、艰难的命运,他都从容对待、绝不认输。

比尔·奥瑞利有一位非常好的朋友,叫比利·乔尔(Billy Joel)。这位朋友有多厉害?他和奥瑞利同年出生,是美国著名歌手、钢琴演奏家、作曲作词家,一生获得过六座格莱美奖,全世界唱片累计销量超过一亿张。

但是,比利·乔尔并不是什么“天选之子”。相反,他的成才历程当之无愧地呈现了“硬汉精神”。

比利·乔尔第一首被广泛传唱的歌是《弹钢琴的男人(Piano Man)》,这首歌饱含了人生的艰难和不如意,后来被不少电影选做插曲,比催泪弹还有催人泪下的效果。而这是因为,乔尔在写这首歌时,得不到哪怕一张唱片邀约,只能在酒吧讨生活,这才积累下这么多真实的素材。

如果在今天,一个怀才不遇的音乐人沦落到在酒吧讨生活,他会怎样度过自己的一天?他可能会很晚起床、不修边幅、酗酒,和酒肉朋友谈天说地吧?

但是乔尔截然不同。年轻时候,为了生存下去,他过上了晚上唱歌、白天打渔的双重人生。为了挣钱,他甚至成为了拳击运动员,还在著名的金手套拳击巡回赛(Golden Gloves Championship)中赢了整整 22 场比赛,直到在第 24 场比赛中他被打断了鼻子才罢休。他挣到了钱,就去和唱片公司谈判,拿到了邀约,最后开创了自己的辉煌。

你可能会觉得这是个励志故事?相反,比利·乔尔从没想过要从别人的身上获取温暖和安慰。在他看来,一切事情都是自己的责任,一切机会都要自己去创造。他相信自己,每天没日没夜地工作,从不把失败归因于其他任何人。他从不放弃,从成为渔夫的第一天起,就在想怎么能挣到钱,支持出自己第一张唱片。而且在成名之后,他也从来没有懈怠过。

作者说,乔尔百分之百地体现了真正的硬汉精神:在达到你的目标之前,绝对、绝对不要服输。乔尔是那个年代很多人的代表。

为什么在今天,我们要让孩子们拥抱硬汉精神?因为现实中,他们或许在我们的庇护下,已经变得格外软弱。

作者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有一天,他去陪自己的宝贝儿子上棒球课,儿子队中有一个队友叫伊恩。比赛开始了,伊恩向上垒跑去,结果在离垒区仅仅有几步之遥的地方,他忽然停了下来,抖了抖腿,然后面带哭腔地向场下走去。

奥瑞利感到非常愤怒,他在呐喊着:“走啊,走啊,快跑起来,快点上垒啊!”

这时候,他的儿子走过来说:“爸爸,你别吼伊恩了,他的腿抽筋了。”

这时候,伊恩的妈妈焦急地从场外冲到伊恩身边,抚摸着他的头对他说:“宝贝你没事吧,别哭了别哭了,比赛输就输了,你不要太疼就好。走,妈妈去给你买冰淇淋。”

在体育比赛中,赢得胜利就是唯一重要的事情,许多运动员以骨肉之躯突入敌方的重重包夹,帮助队伍获得胜利,这就是球场上的硬汉精神,这也是为什么科比·布莱恩特能在 NBA 获得那么高的成就。篮球之神迈克尔·乔丹就曾夸赞科比:“他用他的塔夫精神(tough spirit)打动了我。”

“孩子的腿抽筋了,他不去迈那几步路情有可原。”这听起来好像是很政治正确的一句话,因为在今天,个人权利(如健康权)成为没人可以触犯的底限。但是,孩子有一点小伤,我们就纵容他将全队利益抛在身后的行为,还给他买冰淇淋来安抚他。我们这样不合格的家庭教育,不顾硬汉精神的培养,怎么能让孩子拥有健全的人格?

当然了,硬汉精神不是说让孩子们冒着生命危险在体育比赛中获得胜利。硬汉精神的本质是,让孩子们自己和困难碰撞,和困难搏斗,然后凭着自己的力量克服困难、超越自我。

孩子不会写作业,别马上教他,把电脑抛给他,让他自己查找、自学成才;孩子在学校被人欺负了,不要把所有压力都抛给班主任,要带着孩子思考,他能做些什么去保护自己?

毕竟,只有经过这些磨难,拥有硬汉精神的孩子,才能在未来的社会中——一个没有父母保护的地方——存活下来。

教会你的孩子什么是社会公德心

什么是社会公德心?这是指,孩子不能只活在以自我为中心的世界里,他要不断接触社会,培养对公共事务的关注,关心除了小圈子以外的公平、正义、自由、安全等重大问题。

你可能会觉得,和上小学、中学(甚至更小)的孩子讲什么社会公德心啊,他们能听懂吗?

事实是,如果你不教会他们什么是社会公德心,他们就会将互联网时代的娱乐性进行到底。

相信每一个家庭都为孩子过量使用电子设备的问题而困扰。现在的孩子都已经成为网络时代的“原住民”,也就是说,他们天然成长于网络的环境中,小小年纪就能自己上网搜索信息、看剧、看电影、刷社交媒体、打王者荣耀,而并不觉得网络是什么新鲜事物。

但是网络作为一种“媒介”,从来不只是一种内容生产的平台,它还会影响使用者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是他的价值观和人生观。

奥瑞利讲了这样一个故事。作为新闻工作者,他在网上看到这样一则新闻,说美国某所中学发生了意外火灾,火灾形势十分严峻,救火队员正在出生入死拯救生命,以及挽回学校的财产损失。可与此同时,有不少已经劫后余生的学生,一边欣喜于自己逃过一劫,一边聚在一旁笑逐颜开地自拍,然后发到社交网络上,评论道“人生第一次火灾经历,一定要拍照打卡,记录一下!”

对此,作者感到出离愤怒。在他那个年代,如果发生了火灾,每一个青年都会自觉加入消防队员的队伍中,冒着生命危险救死扶伤。火海中诞生了无数为了救朋友而离开这个世界的佳话。

可是今天呢?当孩子们在安全的区域一起自拍的时候,消防队员正朝着和他们相反的方向,再次冲入火海。

作者强调,这种情况的发生并不全是年轻人的责任。因为社交媒体以及网络这种媒介,天然地带有强悍的娱乐属性,它会让使用者自然“改写”发表在社交媒体上的文字风格。

换句话说,孩子内心深处也会有对救火的责任感,但因为社交媒体在他们生活中的重要性太高了,所以他们很难真正表现和挖掘内心的社会责任感。

美国的媒介文化研究大师尼尔·波兹曼在《娱乐至死》中也有类似的观点。波茨曼说:“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也就是说,在充满戏谑的文化环境中,孩子们可能会将所谓的公共事务看作一场“游戏”。一切严肃的事情,比如生命、自由、死亡,都会变成一张打卡式的自拍。

当然,波兹曼的作品距今已有 30 年了,网络也已经证明,它不只是娱乐的代名词,也能生产出纯严肃的节目,以及娱乐性与知识性兼备的节目。但对于父母们而言,在这个互联网的时代,必须要教给孩子们一些“老掉牙的规矩”,比如:

1. 吃饭的时候不要让孩子看手机,给他的消化系统放个假吧;

2. 要读书的时候,和孩子协商好多久看一次手机,比如每 45 分钟给他玩 10 分钟,防止他过分沉迷在网络当中;

3. 如果孩子规则 2 打扰了他的社交,那你可以鼓励他,多和朋友在现实生活中碰面,去聊天、运动、玩耍,不要把彼此的关系局限在聊天记录当中;

4. 帮助孩子培养一个和网络无关的爱好。不然,如果他去到一个没有网络的地方,会无聊到发疯的。

引导你的孩子去激发他自己的潜能

提到美国的六七十年代,我们首先想到的肯定是嬉皮士文化。上个月,我们曾经解读过桥水基金创立者雷·达里奥的《原则》一书,获得了非常好的反响,而其作者雷·达里奥就是在嬉皮士文化中成长出来的金融大亨。

可是相比起来,我们的作者比尔·奥瑞利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尽管他和雷·达里奥生长在一个时代,但他就读的高中却是一个天主教教会学校。而教会学校从来以严苛的规定和艰深的课业著称。奥瑞利每天放学要写整整三个小时的作业!这对于中国高中生来说是常规操作,但是对于那些嬉皮士风的美国高中生来说,这简直是一种耻辱。

这还不足以说明奥瑞利的惨状。除去三小时的作业之外,因为就读于教会学校,他还要学习拉丁语,这个世界上最难的语种。之所以说拉丁语难,最大的因素是它已经是一门“死语言”,即大家只会写,但没人能准确地念出来。

当奥瑞利每天坐公车回家写作业的时候,达里奥们正在车窗外和女孩子约会、调情,一边听着”猫王“普莱斯利的歌曲。可想而知,他会有多羡慕达里奥的自由人生了。

但事实是,长大之后,奥瑞利不再羡慕嬉皮士们的成长环境。相反,他对这所教会学校感激不尽:“我很感谢我的学校,也很感谢我的父亲,他知道那时的我缺乏自律性、缺乏远见、缺乏踏实做事的心态。其实那时我也想跑,但是我根本跑不了,我逃不出校门,逃不出家门,只能选择学习,学习,还是学习。”

“可是后来,这些拼搏的时光对我的人生有无穷无尽的积极影响。最重要的一点是,这段日子让我知道,连拉丁语我都能学好,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难得倒我?!”

的确,让孩子每天回家轻松写完作业,然后玩耍、享受青春,自然是一种抚养方式,但这可能是在浪费他们的巨大潜能,他们本能获得更多的知识,而且当未来遭遇人生的困难时,能有自信迈过这一道道坎。

当然,我们不是在倡导让家长给孩子施加无穷多的压力。实际上,人身上承担的压力和获得的产出之间,存在一个科学的比值。

《纽约时报》的畅销书作家史蒂芬·科特勒曾写过一本书,叫《超人崛起:解读人类终极效能》。他研究得出,人的潜能、所承受的压力和预期收益之间,是可以用公式来解释的。

通常情况下,如果给你一个难度太大的任务,超出你的能力,你会进入困境,没有去完成的动力。而如果挑战难度太低,你又会感到无聊,不愿意付出精力,无形中失去了很多收获。而当挑战难度和你的能力匹配时,你便会做的比较轻松,但这还不能激发你的最佳状态。

实际上,只有当难度能比你的能力略高一些,但又没有超出你的接受能力时,你才会觉得任务有足够的难度让你去伸展自己,这时你就会进入学习、工作的最佳状态。科特勒的研究指出,这个数值大约为4%。

其实 4% 这个数据对我们没什么参考意义,因为它很难被我们精确地计算。但是这提示每一个父母,我们的确要给子女减压,不过这绝不意味着要让他们过得太轻松。只有当他们接受的挑战略微超过他们的能力时,他们才能获得最高的成长曲线。而且,这不是一种畸形的成长,而是符合科学的健康成长之路。

怀旧派:一种回顾与总结的姿态

毫无疑问,比尔·奥瑞利是个十足的怀旧派。他怀念那个年代的校园生活,怀念自己父母所给予自己的教育,而且对当下的教育现状充满了不满、反思和批判。

有些人也说,奥瑞利是最典型的美国保守主义右派。他不喜欢新鲜世界,对这个互联网的时代充满了敌意,这是他身上与生俱来的某种局限。

但是,这能抹杀奥瑞利给我们带来的启示么?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奥瑞利在书中提到,真正的怀旧派不是要搞什么文化保守主义,而是要让我们回望过去,看看有什么值得保存的,有什么需要抛弃的,有什么美德是被今天的世界所忽略的,看看这个世界是因什么而变得荒诞不经的。(“Old School is about looking at the past and deciding what’s worth keeping and what’s better left behind. It’s looking at the present and recognizing what’s worth embracing and what’s ridiculous and better tossed aside.”)

实际上,怀旧派是作者的一种人生观、价值观。而他还说道,要想过成功的一生,你不一定要效法我的人生观,但是你一定要拥有你自己的人生哲学。如果一个孩子没有自己的人生经验和人生智慧,那他不可能成长为一个健全的成年人。

为了帮助青年人建立自己的人生观,同时也是回忆自己人生的“黄金年代”,比尔·奥瑞利为每一位孩子,以及孩子的父母们,讲述了免费却价值连城的三节课:

1. 教会你的孩子什么是硬汉(tough guy)精神;

2. 教会你的孩子什么是社会公德心,而不是娱乐至死;

3. 不要让孩子活得太过舒服,那是在浪费他们的潜能。

结语

最后,当我们谈论教育的时候,我们还是要追问那个最本质的问题:教育的本质是什么?

我最喜欢的回答来自德国著名哲学家雅斯贝尔斯,他说:

「教育是人的灵魂的教育, 而非理性知识的堆积。教育本身就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外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

有灵魂的教育意味着追求无限广阔的精神生活,追求人类永恒的精神价值:智慧、美、真、公正、自由、希望和爱,以及建立与此有关的信仰。

真正的教育理应成为负载人类终极关怀的有信仰的教育,它的使命是给予并塑造学生的终极价值,使他们成为有灵魂、有信仰的人,而不只是热爱学习和具有特长的准职业者。」

以上这段话,送给每一位父母,以及每一个孩子。

读书 | 给孩子报 100 个补习班,不如掌握这三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