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住宿鼻祖Airbnb中国区负责人葛宏离职了,而这距离他履新尚不足半年。

Airbnb一位新闻发言人回应36氪称,在我们找到合适人选之前,萧锦鸿将代理中国区负责人一职。资料显示,萧锦鸿五年前加入Airbnb,目前是亚太区域负责人。

对此,途家前高级副总裁、Vashare CEO庄海在朋友圈发表评论称,“Airbnb的中国区老大需要三个最基本的能力,一是总部的信任和支持,二是对业务和行业的透彻认识,三是对国内市场的充分了解。这三者全部具备最好,最起码要做到两点。不然将是一个艰难的岗位。”

事实上,这已经是该职务的第四次换人,只不过葛宏是任职时间最短的一个。

频频换帅无疑跟Airbnb在中国业务进展缓慢有关。本土化程度不足以及房源有限,是Airbnb眼下最显著的两个问题。而这背后,则是Airbnb与入华战略的不清晰,以及共享住宿行业本身的复杂性。

尽管两年前Airbnb就正式进入中国,但最初并未花大力气推进本地业务,拓展和运营房源,而是希望打出品牌,吸引更多的中国出境游人群选择Airbnb的海外房源——毫无疑问,这是Airbnb的优势和“捷径”所在,这家成立于2008年的公司目前在全球6万多个城市里,拥有超过400万房源。

但是随着国内共享短租市场的发展和途家、小猪等对手的围攻,Airbnb在中国的动作变得频繁。先是今年3月推出了中文名字“爱彼迎”,接着在6月宣布了葛宏的任命。

这位前Facebook前工程总监,此前负责airbnb中国区产品与技术,此次不仅受命统管中国区业务,还同时被擢升为全球副总裁,这无疑体现了Airbnb对中国市场的重视。

另据一位了解Airbnb营销策略的人士告诉36氪,在今年3月推广旅行业务Trips时,它在国内某内容平台上的广告投放额就达到几百万,“而这个Trips还只是这次品牌活动的很小一部分”。

这就可以认为Airbnb充分重视中国市场了吗?答案并没有这么简单。

就在9月,Airbnb全球资深副总裁克里斯·勒汉在接受《财新》采访时表示,Airbnb的优势在于国外房源和国际品牌,“至于中国境内游,我们专注高品质房源。中国的蛋糕很大,我们不需要做最大玩家,我们做玩家之一就可以。”

结合之前对葛宏的认命,也说明Airbnb仍把中国业务的重心放在优化产品和完善线上体验方面,并未做好在线下全面突破的准备。

这多少显示出Airbnb对待中国业务的态度摇摆。

而另一边,Airbnb的对手们似乎对于C2C模式的困境早有准备。途家CEO此前在接受36氪专访时称,“我不认为C2C在前面五年做得好。C2C做起来需要个体房东有情怀的,他不仅要钱,还希望你给他的房子正向反馈。在中国很难想象,如果没人打理,房子都被拆了。”

正因如此,途家目前的45万套房源以自营和托管模式为主。即使是最像Airbnb的小猪短租,也在做重运营,比如有运维人员帮助房东实拍房子、制定价格,安装智能门锁、智能猫眼等设备。

这些更符合中国国情的方案也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就在本月,途家宣布在2017年完成线上、线下拆分以后,线上平台顺利完成E轮3亿美元融资。而据腾讯科技称,小猪短租也即将完成新一轮融资。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就在上周,Airbnb官方宣布,爱彼迎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战略官 Nathan Blecharczyk 将出任 Airbnb 爱彼迎中国主席,并强调“他会确保在北京及上海团队能够有一个和总部领导直接沟通的渠道。”这也侧面印证了此前中国负责人在这方面的不足。

不过有业内人士对36氪表示,Airbnb高层来中国当负责人,仍然是一个不得已的过渡方案。“这位是全球的联合创始人,不可能在中国专职当老大。”该人士称。

除了“空降”高层,Airbnb也在加大房源管理的力度,比如撤下上千个不达质量标准的房源、由Nathan出面举办和房东的交流会,更关键的是,他们计划成立一支专门团队来帮助房东,比如帮助他们打理房间、并把房子挂上网。Airbnb方面还表示,这个团队人数明年还将翻番。

尽管Airbnb的营销能力可谓出众——无论是“奇屋一夜”的中国版本,还是“贝爷跳伞”的朋友圈广告,都在业内和大众中获得了不错反馈,但拗口的中文名“爱彼迎”可谓一场滑铁卢。

与此同时,Airbnb在中国的公关业务也有着惊人一致的负面评价,“神秘”、“不接地气”是常见的声音,更有人称其是“典型的外企精英做派”。

更重要的背景是,尽管有Airbnb这样的明星公司入局,中国共享住宿在整个住宿行业的规模依然十分微小。以2015年在线酒店预订市场规模的850亿元计,前者只是后者的约1/10。

和支撑Airbnb快速崛起的欧美市场不同,共享住宿在中国远未迎来爆发,市场教育不成熟,监管政策不明朗,和权责不明造成的事故隐患都在制约它的发展速度。

就在刚刚过去的国庆节,一则“蚂蚁短租出租婚房被一夜搬空”的帖子引爆了网络,评论矛头指向了蚂蚁短租的审核流程不严,而人们似乎忘了, Airbnb同样遭遇过“上戏学生毁房”的负面事件。

也许,就像途家CEO罗军说的那样,在这个市场真正爆发之前,桌面上的玩家需要尽可能地做好准备,而他用的词或许也可以用来描述今天的Airbnb——“撑住”。

不过,硅谷的独角兽们在进入中国市场时遭遇不顺,几乎成了逃不过的宿命——Evernote换了一次CEO、Uber在中国还没有选出过CEO就退出了战斗,Linkedin的沈博阳也离职了。Airbnb的未来会好吗?

在中国很神秘的Airbnb,中国区负责人神秘地离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